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将军府
    童晓晨现甩掉一个跟屁虫果然行动自由很多。.他行事一向喜欢独来独往,受不得半点拘束。此时,只身赶往京城,他只有一个目的,找到赵木晴,再想办法见皇帝老子。他现此事只有皇帝老子能够真正的解决,因为这祸端本就起因于皇帝老子。堂堂一国之主竟然把传家宝弄丢了,只等奸人利用,要是见到这皇帝,一定好好教训几句。他早已料定,苏剑宇一定会把赵木晴送回京城,而以赵木晴的脾气,苏剑宇一定会把她禁闭起来。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苏剑宇此时带兵在外追捕他们一群人,他偏偏要往这大本营赶来。

    将军府,守卫森严,单单巡逻的哨兵就有三拨。童晓晨已经到六扇门一探究竟,赵木晴根本不在,唯一可能的地方的便是这将军府了。这将军府甚大,童晓晨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赵木晴在哪一间。此时,但见一名丫鬟哭哭啼啼地跑了出来,还给门上了锁。他便知道赵木晴定是在这一间了。无奈四周的门窗已经钉死,要是强闯只会打草惊蛇。童晓晨索性飞至屋顶,揭了瓦,屋中之人正是赵木晴。她郁郁寡欢地坐着,桌上的饭菜一口未动,整个人异常憔悴。童晓晨飞身下屋,赵木晴吓了一跳。见是童晓晨,才笑颜逐开。童晓晨嘘了一声,让她保持安静。

    赵木晴压低声音道:“你还没死,太好了!”

    童晓晨瞪了她一眼道:“这么盼着我死,没那么容易,就算是你那拥兵数千的苏大哥也奈何不了我。”

    赵木晴道:“别这么得瑟,真的让你以一敌千,不死才怪。”

    童晓晨道:“你那苏大哥野心太大,我劝你趁早离开他,当年逃婚确实明智。”

    赵木晴道:“都怪你!让我跟着他回来,这下好了,被囚禁在此了。你要全权负责,我的自由死在你手里。”

    童晓晨正色道:“别贫了,说正事儿!”

    赵木晴道:“你有何打算?”

    童晓晨道:“我打算见见皇帝老子。”

    赵木晴惊道:“你要面圣?”随即哈哈笑起来,“你一个江湖野夫,凭什么面圣,亏你想的出来。难不成你还要夜探皇宫?我警告你趁早打消这个念头,这皇宫可不是将军府任你自由来去的。”

    童晓晨道:“我虽然是个江湖野夫,可你不是啊。你可是堂堂将军府苏公子未来的新媳妇,爹又是六扇门的头儿,你肯定有办法面圣的。”

    赵木晴道:“原来你又要求我了。我偏偏不帮你,又怎么样?”

    童晓晨道:“这么说你是要帮你那未来的夫君谋朝篡位了?然后看着已经民不聊生的国家再起动荡,最后安心做皇后?”

    赵木晴被他这么一激,怒道:“我岂是这种贪图名利之人,我就算给我皇帝做我也不做,我要的是自由。”

    童晓晨眼见激将法起效,换了口气道:“我就知道赵小二一定不是这种人,那你也一定肯帮我面圣的。这次的成败可就全指望你了。”

    赵木晴道:“要面圣也不是没有办法,但是从现在开始你必须事事都听我的。”

    童晓晨点头答应。赵木晴不依不饶,硬是要他说出口。童晓晨只得道:“从现在开始事事都听赵小姐的。”

    赵木晴道:“我姨母是皇上的淑妃,我可以即将出嫁为由进宫探望姨母,如此你便可以随行。不过你得扮成我的贴身丫鬟。”赵木晴想到童晓晨扮成自己的贴身丫鬟,人前可以任意使唤,就觉得相当开心。

    没想到童晓晨没有半句犹豫,便道:“这个方法妙,神不知鬼不觉,明天就开始行动吧,以免苏剑宇回来,夜长梦多。”

    赵木晴道:“你真的愿意扮成女人?”

    童晓晨心想,我本就是个女人,何用装扮,但嘴上却说:“当然愿意,如此妙计,再大的牺牲也可以。”

    赵木晴见童晓晨答应的爽快,瞬间没了半点乐趣,怏怏道:“我明天去求将军夫人,你明晚再来吧。”

    童晓晨飞身上屋,盖好瓦片,便走了。月明星稀,童晓晨知道任何事情都将有终点。可他不知道有些事情没有终点,比如女人的执着。那圣女早就守在将军府外等着童晓晨,见一个黑影闪过去,立马跟了过去。奔到一个死胡同,圣女却现童晓晨不见了,心中生疑,不明究竟,却听到耳边一个声音道:“你跟着我干什么?”正是那童晓晨。

    那圣女见状就要出手,被童晓晨一把拦住道:“什么神经?”

    那圣女道:“你把我一个人丢在荒郊野外,我当然要找你算账。”

    童晓晨道:“是你自愿跟着我的,我并没有义务带着你。你也从未说过让我一直带着你。”

    那圣女竟然回不出半句反驳的话,只觉得甚是委屈,眼泪就快涌出来道:“你这不是欺负人吗?”

    童晓晨没想到她竟会哭出来,赶忙安慰道:“不是我不带你,是此次任务实在过于凶险,你还是回去吧。”

    那圣女道:“你果真是因为关心我才如此。我早就说过,我不会给你添麻烦,反而会助你一臂之力。”童晓晨感到非常无奈,只得由她跟着了。

    翌日,赵木晴一反常态,不再乱脾气,送来的饭菜也吃得干干净净,并且主动要求见将军夫人。那苏剑宇的母亲见这未来的媳妇终于开了窍好不欢喜。赵木晴左一声父亲,右一声母亲的叫着,讨得将军夫妇喜笑颜开。赵木晴突然有些委屈道:“木晴自幼丧母,姨母便如同亲生母亲般疼爱我。如今我要嫁人了,却还未见姨母一面,感谢她的恩情。木晴有些伤心难过。”

    那将军夫人见状,不禁也流下了眼泪道:“木晴,以后我就是你的母亲,我没有女儿,你就当我的女儿了。”

    那将军道:“木晴既然想见姨母,去见便是了。跟宫里头说一下,择个日子便去探望吧。”

    赵木晴满心欢喜,拉着将军的胳膊道:“谢谢父亲!”那将军夫妇未曾有过女儿,只得一子,见这小女孩儿撒娇可爱难当,也是满心欢喜。

    将军高兴道:“等剑宇一回来,就择个吉日为你们晚婚。我苏家也好久没有喜事儿了,得好好热闹一番。”

    赵木晴故作害羞,道:“全凭父亲母亲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