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三十三章 分道(一)
    苏剑宇眼看煮熟的鸭子不翼而飞,非常恼怒,吩咐手下的人定要将这密道一探究竟,否则即便回来交差,也是一死。  .这密道布满了暗器机关,下去了好几批人都未见再上来,一时间苏剑宇的手下损失惨重。苏剑宇见此情形,稍微克制了一下自己的愤怒,转念一想,那几个人也不会在密道的那头等死,定是逃之夭夭。这密道既然能神不知鬼不觉地通到日月教,必定离日月教不远。

    他对着那日月教主道:“这可是你的地盘儿,有人挖密道通到你家门口,你竟然一无所知?”

    那日月教主也是颇为吃惊,但又不想削弱自己在教徒心中的威信,便道:“苏大人请放心,在我日月教出的事儿,本教一定负责到底,定会给苏大人一个交代。”

    苏剑宇念这教主颇为识趣,与自己合作,也不好再责备,道:“教主既然说负责到底,那贼人定是插翅难逃了。如此,西蜀这一块的查探就交由教主。料想那几人必定亡命天涯,我即刻带兵追捕。离交差的日子已经不到两个月,时间紧迫,希望教主顶力支持。”

    日月教主道:“本教既然承诺与苏大人合作,必然不会背信弃义。苏大人请放心,一有消息,本教即刻派人前往通知。”

    苏剑宇已经跨上马背,道:“如此甚好。”又吩咐手下众人道:“即刻随我捉拿贼人,一个都不许放过。”

    那跟随其左右的亲信上前耳语道:“大人,属下已经布通缉令,各地都将严查进出之人。还有,赵小姐情绪太过激动,属下点了她的睡穴,已经吩咐护送小姐回京。”

    苏剑宇点点头,心中很是担忧赵木晴对自己的态度。但一想到事成之后,荣登宝座,木晴成为皇后,也不会再对自己抱怨,便又心安理得了,全当赵木晴不知其中利害关系方才如此。

    赵木晴醒来的时候,正在一辆马车上颠簸。她掀开车帘,只见一人正在急赶马车,她喝道:“停车,赶紧给我停车。”那人也不答话,继续赶车,丝毫也不懈怠。赵木晴见此人无动于衷,怒道:“你再不停车,我就宰了你。”说完已经从腰间掏出了匕。

    那人回头道:“小姐还是坐好,苏大人吩咐,若是小姐不听话,属下可以继续点晕小姐。”

    赵木晴道:“你干脆杀了我好了。”

    那人道:“苏大人吩咐不许伤害小姐。小姐且坐好,前面不远就是京城了,小姐可以回家了。”

    赵木晴道:“回京?”那人道一个“是”便不再多话。赵木晴心里盘算着回京也未尝不可,一定要把这事告诉爹。如果苏剑宇的大计实行,赵家一定难逃纠葛,而这一次可是诛九族的谋反大罪。想到此处,赵木晴不由的一个寒颤。

    京城,那辆护送赵木晴的马车并没有停在六扇门,而是直接从六扇门飞驰而过。赵木晴见状已知大事不妙,喝道:“停车,我已经到家了。”

    那人道:“小姐并没有到家,将军府才是小姐的家。”

    赵木晴道:“我姓赵,还未嫁到将军府,六扇门才是我家。你再不停车,我就对你不客气了。”只见那人瞬间已经出手封住了赵木晴的穴道,不得动弹。赵木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将自己带到将军府,心里暗骂,竟然派一个高手驾车。

    赵木晴被关在将军府里,一日三餐均由下人亲自送到房间。房门时刻上锁,窗户也已经被钉死。赵木晴无计可施,只能干坐着。心情不爽之时,拿几个丫鬟出气。但出完气之后又感到万般歉疚,毕竟自己之前也曾干过几年服侍人的行当,知道其中的艰辛。她根本没想到苏剑宇城府如此之深,表面上的豪爽大男儿,竟然也是卑鄙之徒,心中好不气愤。亏得当初离家出走逃婚,不然估计现在已经诞下娃娃,人生才真的是没有任何变数,只能听天由命了。她心中牵挂着童晓晨一伙人的情况,想必苏剑宇已是带着人捉拿他们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他们很可能难逃此劫。

    聂海花留在季国桂的住处,心中甚是担忧。一方面担心日月教或苏剑宇带人找到此处,虽然季国桂说密道装了很多机关暗器,旁人无可能通过密道找到此处,但她认为找到这个地方是迟早的事情;另一方面担心童晓晨他们的安危,不知道大家能否脱离险境,在这种情况下,每个人能自保已经是帮了大忙。季国桂见聂海花整日忧心忡忡,安慰道:“聂姑娘不用担心,你的朋友们个个武艺高强,相信吉人自有天相。”

    聂海花道:“他们确实个个有过人之处,只是朝廷兵强马壮,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而且,此时我更担心的是日月教或苏剑宇的人找到此处。以日月教在西蜀的实力,查到此处是早晚的事情。”

    季国桂道:“既然如此,我有一个更好的去处,不知姑娘可愿一同前往?”

    聂海花道:“何处?”

    季国桂道:“在下祖籍镇江,多年来孤身漂泊在外,鲜少归乡,如今趁此机会归宁,不知姑娘意下如何?”

    聂海花思索片刻道:“镇江是个好地方,虽不同于江南的繁华灵秀,却清静怡人。偏安一隅,是个藏身的好处所。如此,便去吧。”

    季国桂心中大悦,一是多年来未归乡心情难免激动,二是有悦己之人相伴更是难得。二人收拾了简单的包裹,季国桂辞退了两位家仆便一同上了路。为了掩人耳目,聂海花易容装扮成季国桂的母亲,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倒也未曾引起太大的注意。季国桂则扮演着好儿子的角色,一路上搀扶着老母,走走停停,倒也相安无事。

    再说古北静,上官百树走之前留了上官琳儿和即墨寐的隐居地点,叮嘱她一定要来。古北静也就顺着地图一路找了过去。由于旧伤未完全复原,古北静专挑偏僻小道走。而这上官琳儿的隐居之所也实在偏僻,一路上竟遇不到一人。在穿越了重重山林之后,她终于找到了目的地。只一眼,她便爱上了这个地方。这是一座小岛,岛上盛开着桃花。而上官百树就在那棵繁盛的桃花树下等她。她看着这个曾经一见钟情,又伤害自己的男人,心中五味杂沉,但更多的是幸福的滋味。

    上官百树抱着她道:“你来了。”

    古北静温柔道:“我来了。”

    上官琳儿和即墨寐看着这对恋人,心中也感慨万分,不自觉地握紧了对方的手。

    上官百树道:“你知道这个地方叫什么吗?”

    古北静摇摇头道:“这么偏僻的地方,我不知道。”

    上官百树神秘地笑道:“桃花岛。”

    古北静心中大悦,但又以为是他随意编造取悦她的名字,便道:“定是你故意编造的,哪有这么巧?”

    上官百树信誓旦旦道:“确有此名,不信你问妹妹和妹夫。”

    上官琳儿道:“这一次哥哥确实不曾骗你,此处真的叫桃花岛,是离西蜀不远的一块僻静之所,属于合川区。”

    古北静不料真的有一处桃花岛,心中甚是高兴。

    西门云依然回到药王谷,找她的匡木文。此次盗取解药不成,反而引来了更大的麻烦,她更是心事重重。胡神医依旧重复着每日为匡木文换药的工作,西门云见他操劳辛苦,心中愧疚道:“神医,真是对不起,让你也卷进这件事中。”

    胡天海道:“不用愧疚,我们这不是好好的吗?要我离开药王谷是不可能的,除非我死了。你看我这药王谷就算成为众矢之的,我也能够切断外来通道,让别人进不来。”原来胡天海切断了通往药王谷的唯一一座桥,如此即便外面有千军万马,也是进不来了。

    西门云道:“你断了这通往药王谷的路,岂不是也断了自己的出路。难道要一辈子活在这山谷之中?”

    胡天海道:“我是可以,但你们不行,不然会被活活闷死的。我至少有这些花花草草陪伴,研究研究它们。这下你们可惨喽,要在这儿陪着我等死了。”

    西门云道:“你对我们有救命之恩,陪你一世又如何?”

    胡天海故作嫌弃道:“千万别,要你来陪我,估计我会先被郁闷死了。你这人平时连个表情也没有,老是穿着一套白衣服,女孩子家要多笑笑,穿的漂亮一点,这样才可爱嘛。你瞧瞧你,还没我这谷中的花花草草可爱呢。”

    西门云道:“你这里还有其他出路?”

    胡天海神秘道:“自然是有,我这药王谷可不一般。不过,这出路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不然你这块木头又要犯傻去涉险了。现在外头风声紧,且过一段时间再告诉你。”

    西门云道:“不行,你现在就告诉我。我要再探日月教,一定找出解药。”

    胡天海摇摇头道:“就知道你这怪脾气。放心,你这小情人一时半会儿死不了,这样每天泡着就行。为免你每日闲着无聊,无事生非,跟着我学习怎么给你的小情人配药换药吧,也减轻一下我的负担。”

    西门云寄人篱下,只好勉强点头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