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三十二章 得救
    地道的出口似乎是个幽静的花园,不时传来幽幽清香。.童晓晨一行人6续爬了上来,他们不仅见到了聂海花,还有他们的朋友,南宫颖、耶律瞻、上官琳儿、即墨寐,他们都来了,朋友永远是这个世界上比金子还珍贵的,金子换不来性命,但朋友却可以救你的命。童晓晨很是感动,他这一生最狼狈的时候是此刻,最成功的时候也是此刻,因为他确实交了一群好朋友,在他危难之际依旧不顾一切帮助他。

    南宫颖道:“童老大,你吓傻了?还是多日不曾谋面我变丑了?”

    童晓晨收回神道:“老板娘永远风采依旧,二十多岁的小姑娘也是比你不上的,我只是想不到你们回来,客栈不要打点吗?”

    耶律瞻道:“客栈可以重新开张,但是好朋友难以再找,你有难,我们无论如何也要来。”童晓晨笑了,重重的拍了拍了耶律瞻的肩,那是一种难以言状的认可。

    聂海花道:“大家不要都站在这儿,屋里坐,我的朋友准备了酒菜。”

    童晓晨道:“你的朋友?看来这次要多谢你的朋友了,今晚一定要跟他喝上几杯。”

    聂海花笑道:“确实是这样的,没有这位朋友的帮忙,这地道是挖不过去的,所以,你一定要好好跟他喝上几杯。”

    已经三更天,一群人还能把酒言欢,说不上是兴奋还是压惊,这个夜晚生的实在是太多了,但是没有人愿意再提,也没有人愿意在喝酒的时候扫兴,他们只是喝酒,朋友间相互问候,相互诉说心事,不言其它。

    正午,茶园,季桂国打理着茶树,聂海花看着眼前这个相识不久的朋友,心中有一股温馨感,很少有朋友像他一样有求必应,而且从来不多问原因,聂海花道:“为什么不问我昨晚到底生了什么事?”

    季桂国并没有停下手中的修剪,道:“我只负责帮助你,其他的我并没有兴趣。”

    聂海花道:“我来了那么多朋友,你不问问为什么?”

    季桂国轻笑道:“我向来喜欢朋友,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你要帮你的朋友,而我愿意帮你,所以也愿意帮你的朋友。既然愿意,当然不需要问为什么。”

    聂海花道:“我的朋友们昨晚喝的太醉,到现在还没醒,可我却睡不着。我担心他们会找到这儿,那你的麻烦就大了,所以思来想去,我觉得我们还是尽早离开才好,这样也不至于连累你。”

    季桂国停下了手中的修剪,看着聂海花道:“那么你是来向我道别的?”

    聂海花点了点头,道:“但是我相信我们还有机会再见面。”

    季桂国道:“我也相信,什么时候走?”

    聂海花道:“大概今晚吧。”

    聂海花一直喜欢安静,可是在这种气氛之下,她特别想要个吵闹的环境,她不舍这个对自己有救命之恩的男人,这是第一次。

    聂海花去找童晓晨,她要跟她说许多事,到的时候,屋子里已经少了很多人,童晓晨道:“我让他们该回去的都回去了,我们要做点打算了。”

    聂海花道:“你想怎么办?现在外面官府一定将我们通缉在案。”

    童晓晨叹道:“所以我想你们都去找各自认为安全的地方,我们五个人必须分开,我们手中有两块藏宝图,而这是我们的本钱,所以必须要保护好。”

    西门云沉声道:“我们不要反击吗?”

    童晓晨道:“敌强我弱,现在不是反击之时,我们不能硬拼只能打巧战了。”

    慕容怡好奇道:“怎么个打法?”

    童晓晨道:“我想我应该去找一个人,这个人能做许多我们不能做的事,如果她成功了,我们也就成功了。”

    古北静道:“谁?”

    童晓晨神秘的笑道:“这个是不能说的,我心中已经有了打算,你们要做的很简单,所以做完了就去找该找的人。”

    聂海花笑道:“谁才是该找的人?”

    童晓晨道:“那要问问自己的内心了,最记挂的人便是该找的人。”

    慕容怡脑海中刹那间浮现的竟然是鲁宏升,她似乎自己也吓了一跳,她不该想起那个人的,那个自己觉得不爱的男人。西门云记挂的自然是匡木文,这一次拿解药失败,她不知道他何时才能康复了那个被泡在药缸里的人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古北静让上官百树跟上官琳儿走了,他们的地方一定是个隐蔽的好地方,他可以趁此机会慢慢疗伤,她再去找他,古北静的眼神中透露着甜蜜。

    聂海花笑道:“我似乎找不到,所以我得跟着你。”

    童晓晨道:“你不该跟着我,因为我了无牵挂,而你不一样。”

    聂海花道:“我觉得是一样的。”

    童晓晨道:“有时候直觉会欺骗人,但是旁观者的直觉却很真诚,所以我觉得你应该留在这里陪陪你那位朋友。”

    聂海花道:“我的朋友并不孤单,而你的行动是孤单的。”

    童晓晨笑道:“我的行动必须是孤单的,所以无论如何,你们都不能跟着我。”

    四人齐声道:“老大!”

    童晓晨摆摆手道:“做完你们该做的就是帮了我的大忙了。我们五个人互有分工,这才是最好的团结。”

    童晓晨的伪装技术似乎还可以,一路上张贴着通缉图像,但是还没有一个人能认得出他。因为他的这张脸,看过一眼的人都不愿意再瞧第二次,但是偏偏有这样的人,不仅愿意瞧第二次,而且还叫住他。看到那双美丽的眼睛时,童晓晨已经知道她是谁了,即便斗篷遮住了她的面颊。那女人道:“老人家,腿脚不方便,不介意的话,可以撘坐我的马车。”

    童晓晨笑笑,嘶哑着声音道:“谢谢!不用了!”

    那女人拦住道:“老人家何必这么客气,你我好歹一面之缘,何况我还有些老人家想要的东西还没给你呢。”

    童晓晨弯着腰道:“谢谢!谢谢你!你一定是个好人。”童晓晨上了那辆马车,他不知道它将驶向何方,但他知道这个女人绝对已经知道他是谁。那女人赶马的技术颇为可以,一辆马车竟然走的相当平稳。

    只听那女人道:“老人家坐的还舒服啊?”

    童晓晨答道:“你要带我去哪里?”

    女人道:“自然是你想去的地方。”

    童晓晨笑道:“姑娘没有问我便知我想去什么地方?”

    女人道:“当然!一个通缉犯无论去什么地方,都是他想去的地方,因为他根本无处可去。”

    童晓晨道:“圣女何苦大费周章来要挟我这种通缉犯,你想要什么?”

    那圣女也不再遮掩道:“我不想要什么,只是想帮你。”

    童晓晨道:“可是我并不信任你。”

    那圣女突然停住马车,掀开车帘道:“你当然不能信任我,因为女人说的话往往是相反的。”

    童晓晨道:“我知道,所以我决定摆脱像你这样的女人。”

    那圣女放肆的笑了起来,似乎眼泪已经出来,道:“可是摆脱像我这样的女人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童晓晨道:“摆脱女人自然是件麻烦的事,但摆脱死人却是一件容易的事。”

    圣女似乎吃了一惊道:“你想杀我?”

    童晓晨道:“不错,你正好将我带到了一个不错的地方,在这样的地方杀一个人绝对不会有人知道。”

    那圣女道:“你一定不舍得杀像我这样的女人,而且我还有你等着救人的解药。”

    童晓晨摇了摇头道:“只怕已经晚了,我的那位朋友可能等不及了,所以你对于我没有什么用处,而且我可以先杀了你,再拿解药。”

    圣女再次放肆的笑了,道:“一个要威胁别人的人怎么会笨的把有价值的东西都随身携带呢?”

    童晓晨道:“你说的好像也有道理,只不过我脾气不太好,也没有那份耐心,而且这个世界上漂亮的女人多的是,你只不过是千万分之一,所以我有什么舍不得的。”

    那圣女靠上来道:“如果我说我是喜欢上你了,才来这里帮你的,你信吗?”

    童晓晨推开她道:“我信,可是我并不喜欢你,所以你还是回去吧。”

    圣女似乎有点黯然神伤,道:“你怎么这么无情,面对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的真情告白,你不动心吗?”

    童晓晨哈哈笑起来,道:“日月教的圣女向我告白,我还真是魅力不小啊,我只能说你不是一般的女孩子,倘若是一般的女孩子,只怕现在我已经将她搂在怀里了。”

    圣女道:“你就不能把我当成一般的女孩子吗?”

    童晓晨沉声道:“不能!”女人的双唇在他出手之前就这样印上了他的脸颊,他很惊诧,自己竟然犹豫了,没有忍心下手。

    女人离开了他的脸颊,笑道:“你还是没舍得,所以你并不像你说的那样无情,我还是决定跟着你了。”

    童晓晨呆了呆,道:“我要做的事情万分凶险,你不能跟着我。”

    圣女道:“我绝不会给你添乱,反而会帮助你,那位将军府的公子现在已经布下天罗地网就等着你找上门去。”

    童晓晨道:“看来你是真的想帮我,那即便是身陷牢狱,也有美女相伴,知足了。”

    圣女推了一下他道:“我不相信你真的舍得让我去坐牢。”

    童晓晨道:“你叫什么名字?”

    圣女道:“平日里大家都叫我圣女,既然我已经逃走了,那么就应该恢复本名了,我叫蓝莹莹。”

    童晓晨道:“既然这样,我们去京城吧!”

    蓝莹莹吃了一惊道:“京城?你不是找死吗?那里全是他的人,你去做什么?”

    童晓晨拍拍她的肩道:“别问为什么,照我说的话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