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疯子(二)
    童晓晨大惊失色,古北静、上官百树、胡天海都在。.苏剑宇竟然去了药王谷,他为何会知道药王谷?只是在他见到慕容怡同样惨遭挟持的时候他明白了一切,慕容怡看着童晓晨,眼神在说着万分抱歉,童晓晨知晓她意,摇了摇头,看向苏剑宇道:“你想怎么样?”

    苏剑宇道:“童兄尽管放心,我不会对你的朋友怎么样的,他们都是人才,我亦想结交,我只是想童兄答应一件事,一件你原本就该答应的事。”

    童晓晨笑道:“你要藏宝图?”

    苏剑宇道:“既然你早已知道,我也就不再多说了,我只想知道,华山和日月教的两块在什么地方?”

    童晓晨道:“看来你只差这两块了?”

    慕容怡喊道:“老大,风火霹雳堂的我本已得手,不想被我旁边的卑鄙小人拿走,而且还跟踪我,找到了药王谷。”慕容怡怒目圆睁看着旁边看守她的乾坤,她从遇见他的那一刻这就是一个局,如果她有机会,她一定用最毒的毒药毒死他,乾坤视而不见她的眼神,只是木然的看着前方。

    苏剑宇笑道:“你的朋友真是好笑,找到藏宝图各凭本事,而且这种事情只讲结果,过程是什么没有人会去关注。”

    童晓晨放开了圣女,道:“看来今天并不是我与日月教的纠葛了,这只是个引子,你我才是真正的对抗吧。”

    苏剑宇笑道:“话可不能这么说,只要童兄肯让一让小弟,我们还是好朋友,将军府的大门和酒坛还是欢迎你。”

    童晓晨答非所问道:“这么说,你跟赵木晴的婚礼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苏剑宇道:“我的婚事童兄如此关心,还真是受宠若惊,不过很可惜,我跟木晴是真的,我们本来就有义务去找到藏宝图,物归原主。”

    童晓晨道:“只是不知道这个主是你将军府还是皇帝,只怕有人借机造势,谋朝篡位,天下岂不哀哉!”

    苏剑宇道:“童兄,饭可以随便吃,但话可不能随便讲,有些话讲出来是要出人命的。”

    童晓晨道:“只是有些事要真做出来会要更多的人命。”

    苏剑宇怒道:“童晓晨,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一声令下,你们都得死。”

    童晓晨仰头看天,那轮满月已经到了正空,他叹口气道:“只是我们都死了,你什么都得不到,所有的一切都将成为历史和故事。”

    苏剑宇似乎很悲伤,道:“童兄如此固执,只会害了朋友,没有别的益处。”

    童晓晨道:“我的朋友们倘若知道我对你俯称臣,他们只会更伤心,而且会瞧不起我。”

    苏剑宇笑道:“原来童兄是一个如此爱面子的人,只是这一次,你一点机会也没有,这围墙四周布满了弓箭手,即使童兄有幸逃走,恐怕最后还是成了刺猬。”

    童晓晨放眼望去,黑影密布,苏剑宇并没有骗他,他很无奈的笑道:“看来为了我们苏兄费了很大的力气,这样的好意我们实在是诚惶诚恐。”

    苏剑宇道:“你有两种选择:第一、交出其他两块藏宝图,跟我合作,事成之后,我不会亏待你们;第二、你们垂死挣扎,我将你们带回去慢慢折磨,直到最后谁来告诉我藏宝图究竟在哪儿。我有的时间,不在乎个把月跟你们玩狱中游戏。当然你们也有可能谁都不说,没关系,我可以慢慢找。我算来算去,第一种选择对你我都省事,我一直认为童兄是个明事理的人,不会连累朋友和别的无辜者。”

    童晓晨道:“看来我真的是别无选择了,为了朋友我似乎不得不选择第一种,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苏剑宇见童晓晨态度转变,顿时高兴起来,道:“什么要求?只管说。”

    童晓晨道:“我想知道这件事的目的,藏宝图究竟隐含了什么?”

    苏剑宇道:“既然你打算跟我合作,我不妨告诉你,藏宝图中所指的目的地,不仅有大量的金银财宝,还有很多失传已久的武林秘籍,当然最重要的是那里是当朝的龙脉所在,倘若你我天作之合,找寻得之,那天下就是你我掌控之中,武林秘籍分与帮助你我的各大门派,有了金银财宝,再加上手中的兵符,你我先毁当朝龙脉,再攻入京城,这天下这江山还不是你我二人的,哈哈哈”苏剑宇被自己的想法感动着,他异常的兴奋,神色很是张狂。

    童晓晨看着眼前这个癫狂的人,笑了,只道:“这么说从一开始就是你设的局了?欧阳言只不过是你计划中的导火线?”

    苏剑宇恢复神色道:“你错了,我并没有全盘操控着一切,我只是给你们一个空间让你们挥,适当的时候我再出现,当然欧阳言确实是我安排的,他愿意牺牲我也没有办法,他为这个精彩的故事开了个好彩头,我们都应该感谢他,不是吗?”

    西门云看着眼前的这个疯子,很想一剑解决了他,可是她不能冲动,她只要一动说不定在场所有无辜的人都要成为箭靶子了。童晓晨只笑不答,他一生中见过不少疯子,只是眼前这个太疯了。

    苏剑宇道:“在皇帝老子底下办事就是不方便,不然我还用得着利用你们一群废物,我自己调动兵马去找,肯定利索多了,不像你们偷来偷去,抢来抢去,我看了就烦,现在好了,这藏宝图就在你我二人之手了,我们联手让皇帝老子下马,自己去坐拥江山,岂不乐哉?”

    童晓晨道:“既然我们已经决定合作,废话我也不说了,我只想现在去安慰一下我的朋友们,他们肯定受惊不小,而且我必须去跟他们交代一下,你的人可以离开他们吗?”

    苏剑宇料童晓晨也耍不出什么花招,打个手势,让手下退了下去,童晓晨和西门云走下了教坛,一一拥抱了古北静、慕容怡、胡天海还有上官百树。似乎是种仪式性的告别,天依旧那么的诡异,已经进入了后半夜,月光却依然精神饱满。

    只见苏剑宇的手下带上来一个蒙面人,那人一双眼死死地盯着苏剑宇,那手下道:“公子,我们在围墙外现的,怎么处置?”

    还未等苏剑宇开口,那蒙面人已经开口叫道:“苏剑宇,你这个混蛋,你竟然干这种勾当,枉我和我爹那么信任你,我要杀了你!”

    苏剑宇听到这声音,吓了一跳,他实在没有料到赵木晴竟然会出现在此,走上前去,让手下退下,揭下赵木晴的面纱道:“木晴,你怎么会在这里?”

    赵木晴眼眶红红道:“我道你一个人会遇上麻烦,所以一直在暗中接应你,可是我看到的却是这番光景,你实在是可恨之极,卑鄙无耻!”

    苏剑宇道:“木晴,这件事我以后再跟你解释,现在我有要紧的事情要处理。总之,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我们好,来人,将小姐送回住处。”

    赵木晴并不死心,对着童晓晨喊道:“童大哥,不要相信他,他是个骗子!”

    只听见一阵骚乱,好几个霹雳弹投掷下来,烟雾阻隔了视线,只听见苏剑宇喊道:“注意,不要让他们跑了,给我看紧点。”

    童晓晨沉声道:“注意脚下,准备好火石。”一群人只觉脚下的方土猛然松动,身体迅下沉,他们掉进了一片漆黑。只听有人道:“赶快随我来。”童晓晨划亮火石,一群人才现这是一个地道,看样子还是刚刚挖好的地道,却也是救命的地道。胡天海落在最后面叫道:“童晓晨,你等等我,我可比不上你们的脚力。”

    西门云拉上他道:“神医,我带着你!”胡天海感激的点了点头。

    古北静喊道:“老大,你什么时候认识会挖地道的朋友啊?你是不是算好的,这次我们要有此一劫啊?”

    童晓晨道:“专心走你的路,你这爱郎的身体还没复原好,你看好他,会挖地道的朋友我可不认识,全是花花的功劳。”

    慕容怡奇道:“花花?她在哪儿?为什么好久没有她的消息?”

    古北静道:“她不是应该在华山吗?怎么跑道这边来了?”

    童晓晨道:“她是来救命的,没有她,我们谁也别想自由了,统统落入那个疯子的手里。”

    古北静道:“她怎么知道我们出事了?”

    童晓晨弯着的腰都快断了,他吃力道:“我跟西门来之前,我通知过花花,如果我们在后半夜还不出来的话,那就是出事了。”

    苏剑宇一干人见好端端的六个人竟然凭空消失,实在是难以置信,立马围了上来,苏剑宇吩咐道:“你们给我挖,他们不可能凭空消失,不可能飞天,那就是遁地了。”刚开始挖就已经不对劲了,这块土是那么的硬,根本没有挖动的可能,原来是块仿真土的石板,从旁边撬开之后,他们果然现了洞口,苏剑宇气愤的已经不能抑制的抖,喊道:“给我下去,直到找到他们,否则不要回来见我。”刚下去一个人,只听见一声惨叫,便没了动静,想必是在入洞口装上了机关暗器之类的。一干手下见如此情形皆不敢再入洞,苏剑宇气的时哭时笑,狠道:“传我令,遇天香第一阁之人,格杀勿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