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意外
    聂海花从来就不是个会一见钟情的人,她的理智似乎永远大于情感,可是这一次她不太确定,因为眼前的这一幕他是真的动了心。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聂海花这一次才深有体会,而此时却有一个男人为了她死死地揪住自己的手不放。这下面便是万丈深渊,她是决计不想连累别人的,可是这个男人的坚持让她无法拒绝,他已经撑了一个多钟头了。聂海花艰难地说道:“放手!我撑不住了。你没有必要为了一个陌生人丧命。”

    那人不依不饶:“只要有一线希望,我绝不会放手,请你也不要放弃。”那人不知从哪里弄来一根绳子,对着聂海花喊道:“姑娘,我把绳子放下去,你看看能不能系在腰上,我打算配合着脚力看看能不能行。”

    聂海花小心翼翼的放下一只手去系那绳子,那人又喊道:“姑娘,待会儿我喊一二三,你身子用力往上提,我们一起用力试试。”聂海花看着这根救命稻草,心中莫名的感动,随着一二三的喊声,聂海花配合着他用力往上使力,终于,聂海花爬上了这峭壁之上,她获救了,那人似乎比她还要激动,扶着她的肩膀关切道:“姑娘,你没事吧?我们成功了!”聂海花笑着点点头,用尽最后一丝力气道:“谢谢你!”她最终因为体力不支昏倒了。

    聂海花醒来时,满眼的白,那一刻,她有点目眩神迷,她一度以为身在天国,这种纯色布满周身,她怀疑生命的真实性,浑身的酸痛感让她逐渐清醒过来,她意识到这是真实的世界,她只听到有女人的声音在喊:“姑娘醒了,姑娘醒了,赶快去通知少爷。”她不想再睁开双眼,眼皮沉重的她一刻都不想动。

    有个温柔的男声在呼喊着:“姑娘,姑娘,你醒了吗?”

    聂海花似乎被这种温柔蛊惑,她睁开双眼,没错,那个人正是救他的那位。在那个生死关头,她曾经为之怦然心动过,聂海花勉强开口道:“谢谢公子的救命之恩,我我这是在什么地方?”

    那男子道:“姑娘不用这么客气,尽管放心休息,这是在下的家。”

    聂海花突然意识到什么,紧张道:“我贴身的那张羊皮纸呢?”

    那男子安慰道:“姑娘放心,姑娘的物件我都吩咐下人放在妆奁盒中。”

    聂海花急着就想起身去寻那妆奁盒,只是身体恢复的还不够,又软了下来,那男子赶忙扶了上去,道:“姑娘不必心急,要是果真对姑娘如此重要,在下去拿给姑娘便是,你还是先休息。”

    聂海花道:“那就劳烦公子物归原主。”聂海海见到了那张羊皮纸,终于放下了悬着的心,她费尽心机得到的藏宝图,不可以在最后的关头不翼而飞。

    那男子道:“姑娘可以放心休息了,我就暂时不打扰姑娘,现行告退了。”

    聂海花喊住了他,道:“公子,且慢,你与我有救命之恩,我还不知道你的姓名,日后又如何报答?”

    那男子道:“姑娘不必记挂此事,实在是你我之缘分,又谈何报答?在下季国桂,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聂海花道:“季公子真会说话,小女聂海花,待小女身体恢复,便不敢再打扰公子。”

    那季国桂道:“聂姑娘不必如此见外,姑娘尽管住,这次可谓机缘巧合,这府上也难得有什么人来。”聂海花见他突然黯然神伤,便不再说什么,只是那一刹那,她有点同情他,这个人看起来有些孤独。

    这季国桂特地吩咐下人每日人参汤伺候,数日修养之后,聂海花便完全恢复了精气神。这日聂海花觉得是时候告辞了,看到来看她的季国桂道:“季公子,我想我已经完全恢复了,是时候告辞了。”

    季国桂有点不舍道:“聂姑娘不能多留几日吗?”

    聂海花道:“我的朋友还在等我,我要去找她们。”

    季国桂道:“聂姑娘要去何处?在下愿意带路。这一带地势险峻,再过去一点就是日月教,凶险异常。”

    聂海花道:“我正是要去日月教寻我的朋友。”

    季国桂拦道:“如此,我便不能让姑娘离开了。你可知道这日月教毒功厉害至极,姑娘一定不要去这龙潭虎穴。”

    聂海花道:“就算是龙潭虎穴,我也是要去闯一闯的。”

    季国桂道:“聂姑娘何故如此固执?”

    聂海花道:“如果你有一群至亲至爱的朋友,身处龙潭虎穴,你要不要去帮她们?”

    季国桂顿了顿道:“自然是要。”

    聂海花道:“我想季公子必然是要帮朋友。因为你连我这么一个陌生人都舍命相救,何况至亲至爱的朋友!”

    季国桂有些伤感道:“你可知道我为何孤身一人住在这离日月教不远的蜀地?”

    聂海花答道:“不知。愿闻其详。”

    季国桂接着道:“我曾经也有一群至亲至爱的朋友,可是他们去了日月教之后就再也没能出来。这几年来,我在这里定居,目的就是为了查清我的那群朋友的下落。可是日月教内部实在太过诡异,纵使我一步步深入查探,也未能查出个究竟。”

    聂海花奇道:“这些年,你仅凭一人之力自由出入日月教?”

    季国桂笑道:“自然不是,我要是有那么大能耐,这事情恐怕早就查的水落石出。”

    聂海花道:“那你又是如何混进日月教?”

    季国桂道:“实不相瞒,在下虽然武功粗疏,但却擅长挖地道。这几年来,我已经从此处打通了去日月教的秘密通道,我就是由此进入日月教查探的。”

    聂海花不由心生佩服,此人竟然执着数年,誓要查清自己朋友的下落,忍不住道:“这些年你就一个人干着这一件事儿?”

    季国桂点点头道:“为了确保隐蔽性,我很少出去交往。府中除了两个下人再无其他人。我就这样孤独地干了数年,所以,你的到来是这些年来最热闹的事情。”

    聂海花道:“你有这份执着,真是难能可贵。如今,你既然已经打通与日月教的秘道,可有什么重大现?”

    季国桂道:“我都是深夜才行事,加上武功粗浅,并没有什么重大现。”

    聂海花道:“不用担心,虽然我的武功也不行,但我的朋友们个个都是高手,他们一定能帮你。”

    季国桂道:“我不愿意你只身犯险,你权且先住在我这里,入夜后我再带你从秘道去日月教查探。”

    聂海花心生感激,跟此人相处不过短短数日,竟然如此担心她。当下也不再反驳,点头道:“如此更好。”

    季国桂心中欢喜,似乎这数年的孤独生活有了新的脉动。他不再是一个人,而是终于寻得如此良缘。只不过,这良缘也要去日月教涉险,这一次他决定无论如何也要保全这份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