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窃药
    药王谷,胡神医忙个不停,今天一下子又多了两个病人,实在是有些吃力。  .匡木文已经被泡在草药缸里半个月之久了,每天都需要换新的草药水,因为这种草药隔夜必然释放毒素,所以必须更新。胡神医每天要去采草药,试药,熬药,他的一天几乎都交给了药,这让他整个人都散着药味。而今天虽然有两个健全的人,但是他们不但帮不了忙,反而容易添乱,所以这两人只在花间饮酒,并不理会这累死累活的胡神医。

    古北静是三个病患中最清醒的一个了,看着胡神医忙碌的身影,她说道:“神医,何不让童晓晨和西门云帮你,你一个人如何应付的来?”

    那胡神医笑道:“我可请不动你们童老大,就算请动了我也不敢用他,我这独门偏方没有任何药理基础的人是碰不得的,万一有个闪失,你们都得去见如来了。”说完,一根银针已经探到古北静的肩头,那胡神医道:“忍着点,也许会很痛!”古

    北静紧咬着牙关,还是没有扛得住那揪心的痛,她叫喊了起来,她从来不曾想到自己竟然会出分贝如此之高的声音,有那么一瞬间,她忘却了疼痛,被自己吓到了,但是很快痛感又再度来袭,她依旧尖叫,她脑海中有一种期待:自己为何不能像上官百树和匡木文一样,这样也许自己就不会有任何感觉了,也不会这么失态丢脸。

    童晓晨最爱这药王谷的山清水秀,雾气的缭绕让自己如在仙境,“花间一壶酒”已经在这块圣地已经被诠释殆尽,西门云一直没有说话,她陪着童晓晨饮酒,心中的紧张与苦恼渐渐的放松戒备,微醺的眼神,她看向童晓晨道:“我要去日月教,我要夺解药,我要救他!”一个如此冷酷的人,为情所困后,竟然会如此感性。

    童晓晨觉得很特别,也很欣喜。他转动着手中的酒杯,仿佛那是思维的跃动,他沉声道:“这一趟不那么容易,我不放心你一个人,我陪你!”

    西门云放下酒杯道:“不用,我的事情我想自己解决。”

    童晓晨道:“一个人去,你有几成把握?”

    西门云惨笑道:“一成也没有。”童晓晨起身而立,道:“我知道,不然你不会等这么久。但我也知道,如果合你我二人之力,也许至少会有一成把握,所以这一趟我去定了。”西门云没有再说话,因为童晓晨句句在理。

    “胡天海,怎么还没有饭吃?有你这样待客的吗?”童晓晨一进门就喊道。

    胡神医用着极度鄙视的眼神看着童晓晨道:“想吃饭的人自己弄,没看到神医我肚皮也干瘪着,还要为朋友两肋插刀。”

    童晓晨玩起了房间里的各式药具,道:“就三个人,你至于吗?还是神医呢,我看名不副实。”

    胡天海眼见着童晓晨玩弄他的宝贝,紧张道:“祖宗,你小心点,这都是命根子,摔不得的。赶紧到别处玩去!”一边说着,一边将童晓晨往门外推。

    入夜的日月教显得分外的诡异,月圆如盘,大地被月光映照的似如白昼。凉风对于夏天是一种奢侈品,而这个夜晚特别的清凉,满月突然被厚厚的云层遮掩,大地霎时漆黑。这片云来的那么凑巧,两个黑影已经窜入了日月教的教坛,飞奔入内。月光又重新探出头来,云层渐远,月亮似乎更加清亮了,一时间,云层,月光,黑夜交织的画出了一幅漂亮又诡异的黑夜天幕图,云似乎镶上的银白色的边角,又在黑夜的背景下形状各异。这种景象在月圆之夜鲜见,日月教徒自然不会在这月圆之夜放弃祭拜,何况今晚的天像是这么的奇异。童晓晨和西门云就这样在这明亮的夜晚穿行在日月教的教阁楼台之中,似乎有些肆无忌惮,但是也是最佳的机会。这时的教阁楼台之中必定空无一人,大家都忙着去祭拜月神,没有人有闲情逸致在楼台之中赏月。童晓晨跟西门云打了个呼哨,轻声道:“这范围也太大了,能不能缩小点,解药一般放在那里?”

    西门云沉声道:“当日夺藏宝图是在圣女池,那是日月教的圣地,解药有可能放在那里。”

    童晓晨道:“你前面带路。”

    两个身影一前一后,丝毫没有拖泥带水,直奔圣女池,巨大的灵蛇石像昂然在池面中央,那血盆大口雕刻的甚是逼真,让来人不寒而栗,似乎只要一刹那,这巨蛇便会苏醒,横扫一切。

    西门云转身对童晓晨道:“当日匡木文潜入池底才得到藏宝图,想必池底必有暗格,这解药难道也会藏于池底?”

    童晓晨沉思一番道:“我又想赌一把了,我猜解药不在这池内,而在圣女屋内。”

    西门云看着童晓晨道:“为什么?”

    童晓晨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面罩之下的嘴角已经笑开了,道:“只是直觉,我在迷惘的时候赌瘾就会作。”

    圣女屋内,纯白是最主要的色调,整洁的白纱帐是最主要的装饰,当然这些都不是童晓晨所关注的。童晓晨的眼内只有里屋阁柜里小药瓶。他似乎已经赌赢了一半,他兴奋的奔向里屋,没错,这就是解药,他看向西门云,满眼笑意。西门云那冰封的表情在那一刹那融化在面纱之下,她终于可以救醒那个为了自己已经昏迷一个月的人了。

    “两位如此就闯入女子的闺房似乎很不礼貌。”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

    童晓晨和西门云迅望去,只见一个蒙着白纱的女子竟端坐在桌前,自斟自饮,那女子一身白,跟这屋内的主色调和主装饰很是搭配协调,头上的银饰在显示出她的身份,她的一双美目此时正瞪着童晓晨,单看着眼睛,已经知道这个女人绝对是个绝色美女。

    童晓晨并不慌张,走上前道:“姑娘难道就是屋主?”

    那女子开口道:“你偷了我的东西,还这么理直气壮,很不礼貌,而我,最痛恨不礼貌的人。”

    童晓晨道:“并非我愿意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实在是要救朋友于危难,逼不得已。”

    那女子轻笑道:“如此说来,你还是个仗义之人了?”童晓晨刚想陪笑,只见那女子眼神一变,话锋一转,厉声道:“可是,对于我来说,你只是个贼,而且是擅闯圣地的恶贼!”只见那女子已如风般攻到了童晓晨面前。

    西门云拔剑出鞘,沉声道:“小心!日月教的功夫很诡异。”

    童晓晨一个转身,已经在那圣女腰间摸了一把,那圣女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她没有想到有人比她的身形更快,童晓晨故意道:“圣女的腰身真是,令在下大饱手福。”另一面又跟西门云使个眼色,示意她先走,这边他来应付。

    那圣女哪听得了这猥亵之言语,顿时怒道:“你这淫贼,今天我不将你碎尸万段,我枉为日月教圣女。”童晓晨只等激怒她之后,便使个移花接木的手法将她定住,不想这圣女并不是那么好应付,纠缠时间长了,对己不利;再者,西门云已经拿到解药成功撤退,自己在这边也只是徒增危险,于是便加紧了攻势,灵犀一指在最后成功定格住了圣女。圣女的面纱轻扬,那美目怔怔的望着童晓晨,似有千般仇怨,只是无奈被制,动弹不得。面纱飞扬的那一刻,童晓晨看到了圣女的脸,那一张令千万男人的脸。那圣女见他呆呆地望着自己,眼神更加丰富,似乎包含着爱恨痴嗔,只在一瞬间便要爆了。只可惜,她不知道童晓晨那一呆只是一种审美的迟钝,而非对她有情意,因为一个女人无论如何也不会对她生出情意。童晓晨混迹在这江湖早已模糊了自己的性别,男人或女人对他而言都只有审美上的吸引力。童晓晨不再停留,他飞身而出,离开了这间充满情愫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