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追兵
    聂海花收到童晓晨的信件,知道古北静出事了,信件中只提及是要往西与西门云会合,但是古北静绝对不会傻到走官道,不然在山脚下的她早就可以接应她了。  .她心中的疑团也终于得以开解,难怪最近的时日,华山派似乎集体下山,本以为是有什么大型庆典,原来是为了追击古北静。想到这里,聂海花顿时心生一计,何不利用华山派的势力去寻得古北静。聂海花易容之后混迹在华山弟子当中,但是最保险的莫过于跟着华山掌门了,一旦有了古北静的消息,华山掌门定是知晓的,如此一来,自己在暗处也可以接应古北静。思想至此,询问旁边的华山弟子道:“师兄,不知掌门所在何方?我们这样漫无目的的找,也不是办法,我想我们应该跟在掌门的身后,万一追到,我们也好有个接应。”

    旁边的华山弟子笑道:“你当掌门身边什么人都可以待吗?掌门身边的都是本派的精英,师兄们个个是我们这种无名小卒的偶像,你去接应,别不自量力了。”

    聂海花眼睛一转,俯于那人耳边道:“既然如此,我们更要去了,一来可以借此机会领略一下掌门和精英师兄的威武,二来还可以接近他们,给他们留个印象,你我日后岂不比其他师兄弟有了更好的展筹码?”

    那人听聂海花这么一说,心动了,道:“师弟,你说的好像也很有道理,如此,我们就去吧!”聂海花成功拉拢了第一个华山弟子,高高兴兴的踏上了征程。

    古北静从来不知道不知疲倦是怎样一种状态,不过这几天她知道了。她拼命的奔波着,既为了上官百树的伤,也为了躲避后面的追兵。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累过,但是有一种信念在支撑着她,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觉得这是一种使命,摸着胸前的藏宝图,她的心更安了。白色的长衫已经变成灰色,脸上和手臂上也有多处荆棘的划痕,黑眼圈像烟熏一样肆无忌惮的蔓延,可是她心里却很是开心。这几天她得到了很多,包括爱情、野外生存技巧、如何去照顾一个人、如何去掩饰自己的行踪。这些在天香第一阁没有的经历让她成长了许多,同时也获得了久违的成就感,以前的她只知道游戏人间,她从来没有想过生活和未来,现在她开始思考了并且期待着未来,马车上的人将是未来生活的男主角,想到此,她又加快了度,离西蜀已经很近了,西门云应该会来接应她。

    小树林,古北静的最后一道关,穿过它她就进入到西蜀,也会迎来救兵,可是上天却偏偏爱跟她开玩笑,她的马被那招最普通的“平沙落雁式”击中,应声倒地,古北静暗想:该来的还是来了,身形却没有丝毫停顿,飞身而击,似乎连续几天的疲劳奔波对她丝毫没有影响,暗器如雨般出,只听得一声号令:“退下,由老夫来应付!”

    其他人恭敬道:“是!师傅!”

    只见那华山掌门一个水袖连摆,顿时古北静所的暗器皆纷纷坠地,古北静丝毫不放松这瞬间的机会,软剑夺袖而出,直刺华山掌门的面门,老者笑道:“来的妙!”一个转身软剑已经缠上他的臂膀,只见那华山掌门再一个乾坤转,软剑已经反向弹出,这招借力使力让古北静软剑脱手而出,虎口被震得生疼。

    只见上官百树勉强从马车中爬将出来,喊道:“师傅,你要杀便杀徒儿,是徒儿的错,但求师傅放这位姑娘走。”

    那掌门吼道:“孽徒!为师本已决定放你一马,不料留你一口气还是跟为师作对,竟然带得外人盗取本派重要物件,你好大的胆子,今天为师不清理门户实在难向历代掌门交代。”

    古北静拦在马车之前道:“老头!要杀他先过我这关。”

    上官百树勉强撑起身子道:“师傅要徒儿死,徒儿没有任何怨言,只希望师傅带领华山走回正道,不要再为无谓的东西误入歧途啊!”

    华山掌门怒目道:“孽障!岂要你来教训为师,为师的行事自有分寸,不容你在这儿胡言乱语,我今天就先杀了这个恶女再清理门户!”说时迟那时快,一个罗汉掌已经急拍向古北静的百会穴,古北静险要避开,又一个黑虎掏心来袭,古北静被震开三尺,那藏宝图被轻松夺得。

    只见其中一个华山弟子走上前去道:“师傅,我帮你拿着,免得待会你清理门户之时弄脏了这么重要的东西。”那掌门听着也觉得有道理,便将那藏宝图交与自己的徒弟,道:“好好给为师拿着,不要像这孽徒一样只懂得违抗师命。”

    那弟子恭敬道:“是!师傅!徒儿绝对不会像他一样给华山丢脸抹黑的。”

    古北静觉得这次离死亡这么近,感觉却很奇妙,她一点也不害怕,也不觉得丢脸。因为毕竟是被一个年龄比自己长四倍的人击倒,她甚至有点兴奋,因为上官百树一直在维护她,她已经准备好跟他一起面对死亡。那一刻她觉得死亡可以让人迅成长,只是这种成长对于一个将死之人来说可能是没有意义的。

    剑气声打破了这死亡前的宁静,古北静看到了白衣胜雪,那一刹那她以为是幻觉,剑气长鸣,她知道是西门云没错,西门云依然还是那么冷酷,即使是在看到捂着胸口倒在地上的古北静。她长剑挥舞一周,对着那华山掌门道:“要杀他们,先问问我的剑!”

    华山掌门料她也是个不知死活的小辈,并不把它放在眼里,笑道:“不知死活!”

    西门云的嘴角在抽动,剑在抖动,这一次她竟然克制不了自己,她已经很久没有泄了,神剑仿佛有感主人的身心,如灵蛇般串出,华山掌门不料世上竟然有如此快的剑,险险避过,心中诧异,这剑法竟然还有人会用,来者绝非普通之辈,心中不由谨慎起来,暗自运气,长剑出鞘,电光火石之间西门云已飞身而攻,剑气霎时间笼罩,那华山掌门见剑气如龙,一个翻身退,避开强势而霸道的剑气,并迅挥剑,只见他在身前划出五芒星的形状,一个挑剑,生生破了那霸道的剑气,西门云暗自沉笑:终于遇上对手了,还是个使剑高手。高手过招,招式的反复性是不存在的,一旁观战的华山弟子只觉得呼吸不畅,似乎这周身的气压越来越低,直至双方剑气的爆破才能呼吸畅通。西门云已经和那华山掌门过招不下一百回合,不过这次大部分时间她在跟对方比拼内力,这华山掌门7o年的内力是不容易抵挡的,眼看着西门云似乎撑不下去了,那华山掌门继续动攻势,心里也暗自佩服:如此小辈竟已经有如此强劲的内力修为,实在是不容小觑,不出十年,此人定天下无敌。西门云这次没有正面抵抗,她一个飞身游离走,身形已经幻化无数,一时间那华山掌门大为吃惊,这失传已久的武功竟然此人会用,这个人似乎就是一个谜,失传的剑法、失传的幻影功力以及强劲的内力皆重现在此人身上,太像3o年前的紫禁之巅的那场对决,同样是白衣胜雪。西门云抓住了华山掌门空门顿露的后背,剑锋犀利的攻上,那华山掌门只觉得后背一凉,立即偏身回旋,要害险险避开,手臂却因为躲不过这快如闪电的攻击而受伤,一旁的华山弟子看到自己的师傅竟然受伤,齐声喊道:“师傅!”

    那华山掌门稳住身形,道:“为师不打紧。”

    一干华山弟子见情形如此,其中一人喊道:“众位师兄弟,咱们一起将这重伤师傅的恶贼拿下。”

    只见华山精英纷纷攻上,西门云的嘴角依旧不自觉的抽动了一下,以一敌众的情形似乎在她的生命中经常生。她对着古北静喊道:“还不快走!”

    古北静奋力站起来道:“我帮你!”一时间暗器连,但也拼尽了全身的真气。西门云受到围攻丝毫不惧,她的神剑在咆哮,血在流,她不知道是别人的还是自己的。

    马鸣风萧萧,收缰勒马,飞身而上,一系列的动作完成的干净利落。身形快的移转着,数十把华山弟子的长剑已经不翼而飞,众人大惊失色,只见那人身形停在数丈之外,喊道:“吃饭的家伙都在这儿呢!”一众华山弟子只觉得非常的耻辱,竟然就这样轻易的被此人夺得兵器,好歹自己也是华山的精英,平时都是武林中的佼佼者,简直是奇耻大辱,纷纷抢身而上。你道那人是谁?正是童晓晨。他一个甩手,数十把长剑犹如长暗器一般洒落出去。纵身而跃抢到马车之前,将那上官百树带离,西门云也背起古北静紧随其后。

    那一众华山弟子见此情形,纷纷看向师傅,等候命令,那掌门道:“罢了!前面就是西蜀了,日月教的属地,只要圣物追到便可,那孽徒由他去吧!”又道:“将圣物交与我吧,打道回府。”却不见有人反应,众人窃窃私语道:“刚刚是谁帮师傅保管的?”那掌门一见如此急了,道:“刚刚主动上前帮我拿圣物的弟子呢?是谁?”

    其中一弟子道:“徒儿只觉他面生,不知是哪个辈的。”那华山掌门一听,顿时险些昏过去,只道辛苦追到的藏宝图又不翼而飞,实在是难以承受。

    聂海花洗了那张人皮面具,轻松上路,她拍拍腰间的藏宝图,只觉好笑,想那呆老头跟西门云打得个你死我活,自己趁机溜将出来,轻松夺得藏宝图,实在是天可怜见的机缘。暂且找个避身之所,等着风波暂时平息再去找童晓晨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