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曝露
    慕容怡再回苏州,直奔乾坤下榻的客栈,心中满满期待,希望他已经得手那张羊皮纸卷。  .即便乾坤本人神神秘秘,而且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但慕容怡并不担心,她有的是办法对付他。慕容怡推开房门,却是空无一人,想那乾坤兴许是去了风火霹雳堂,索性坐下来喝了杯茶先。刚坐下来,却见一人推门而入道:“乾兄,今日城东河有……”慕容怡抬头一看,却是那鲁宏升,顿时心中一慌,但此时躲避已不及,只能故作镇定,尴尬地笑笑。那鲁宏升楞了一下,未想到乾坤房内竟然坐着一位如此貌美的姑娘。见这姑娘的相貌却是自己最喜欢的类型,心中不由升起万般情绪,又想到这姑娘定是与乾兄有着亲密关系,心中又不免黯然。再看这女子不同于苏州城内姑娘的小家碧玉,而是柔美中带着坚忍不拔的气质,正是自己心中所向往的女子,又是一阵伤感,这样的女子自己无缘捷足先登。

    慕容怡见来者看着她愣,道:“嘿,你没事儿吧?叫你半天也没反应。”

    鲁宏升这才回过神来。慕容怡本就跟他很是熟悉,只是当时易了容,但鲁宏升哪知道眼前的女子便是服侍自己多日的小容,顿时红着脸道:“我是来找乾坤兄的,姑娘是?”

    慕容怡道:“正好,我也是来找他的,如此,一起等吧!”

    鲁宏升坐了下来,却依旧不知所措。为了打时间、消除尴尬,慕容怡提议出去走走,鲁宏升欣然答应,领着慕容怡去了城东河。鲁宏升本是想叫乾坤一同去那儿赏花灯的,不了天赐良缘一貌美佳人作伴。一路上二人说说笑笑,鲁宏升的心境也逐渐明朗起来,了解到她只是乾坤的普通朋友,心中喜不自禁。一路观赏花灯,慕容怡心情很好,觉得跟鲁宏升一起也甚是舒服,此人为人拘谨,但不失幽默。那乾坤总是有诸多别扭要与她闹。鲁宏升一路上哪顾得上赏花灯,只要眼前人不离开,心情便大好,一路上甚是殷勤。鲁宏升此前从不相信一见钟情,却不想那一眼看穿万年,直击自己心脏。不期而遇永远是最浪漫的事情,但他们二人之间的相遇却少了些浪漫,因为他们不仅遇到了乾坤,而且碰到了杨悦和司徒三金。这样尴尬的场面只怕谁都不曾想到,只见杨悦柳腰款摆地走了过来,对着鲁宏升道:“你每天把我关在家里,自己却跑出来跟女人厮混,怎么解释?”

    慕容怡一脸无辜,却现一双眼睛盯着她,似乎要看穿她的一切,不是那乾坤又是谁。只听鲁宏升不紧不慢道:“这位姑娘只是在下的朋友,偶遇故人难道就不能带故人游玩吗?到是你,身边为何有个男人?你还未嫁入我鲁家,就这么不注重妇德。一个未婚女子带着一个男人逛街像话吗?”

    那杨悦被他这么一说,脸色铁青,急道:“鲁宏升!你给我睁大眼睛看看,这个男人难道你不认识吗?我师兄来看我,难道不可以吗?”

    鲁宏升不依不饶道:“我并无任何意见。事实上,你先来挑衅我的。你跟什么人逛街,我根本不在意。”

    双方火气很大,眼看一触即,乾坤上前打圆场道:“杨姑娘,这只是一场误会,鲁兄身侧这位姑娘乃在下的心仪的对象。本来约好三人同游,刚才在下有点急事儿离开了一会儿,不想正巧碰上姑娘。还请杨姑娘不要误会,眼看姑娘跟鲁兄婚期将近,不要为了这点小事伤了和气。”说完便搂着慕容怡的肩膀道:“我们先走了,你们再好好聊聊。”鲁宏升看着乾坤搂着慕容怡渐行渐远,心中越不是滋味,也不再看杨悦一眼,甩袖离开。

    慕容怡被乾坤搂着,一开始为了配合演戏也不作挣扎,此时眼见已经走远,那双手却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她斜了乾坤一眼道:“戏都演完了,你该放手了吧?”

    乾坤不松反而搂得更紧道:“你只当演戏,我可句句属实!”

    慕容怡也不恼,笑道:“好了伤疤忘了痛,你还想再受那噬心之苦吗?”

    乾坤问道:“那种毒,你只对我一人用过吗?”

    慕容怡想了想道:“这种毒可是我的传家宝,制毒过程相当繁琐,你算是第一个吧。”

    乾坤听了这话嘴角不自觉地上扬,心中很是开心,便道:“这样的毒以后不准再用在别人身上了,我能拥有这样的特权吗?”

    慕容怡被他这么一说,心中不自觉地别扭起来,似有些甜,似有些不自在,只是嘴上骂道:“还真是贱!既然你这么喜欢,以后我多配点,你随时服用。看你还敢嘴硬。”

    两人一路吵吵闹闹到了客栈,坐了下来,慕容怡问道:“那间密室你进去了吗?”

    乾坤道:“那么黑,不晓得是否有暗器,我天生胆小,哪里敢进去送死?”

    慕容怡一听这话,心中不由怒道:“美见过你这种懦夫,初见你还觉得你是个仗义之人。既然承诺过就应该去兑现,我已经止了你那噬心之毒,你如何这般不守信用?”

    乾坤道:“我可没有不守信用,我当日只说会进去看,可没说过一定能进得去。”慕容怡心下非常生气,别过头去不再看他。乾坤又道:“以我一人之力当然能够进得去,但如果没有人在外面把关,我如何出得来。这样的差事应该有人配合,我只是在等待姑娘回来,一起配合取出所要之物。”

    慕容怡道:“你当真肯为我背叛你的兄弟?”

    乾坤道:“自然当真。权且不要问我原因,因为我并不打算加害姑娘,而且事实证明,我为姑娘所做之事不但一点好处也捞不到,反而可能害苦自己。”

    慕容怡暗想,此人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不过似乎也没有对自己不利。但凭自己一人之力也不能天衣无缝从风火霹雳堂拿出羊皮纸卷。既然此人肯帮自己,暂且不管其他,走一步算一步,反正也没有彻底解了他身上的毒,就算他拿着羊皮纸卷逃之夭夭,还是有办法让他乖乖回来。这个算盘一打,当下也不再跟他计较道:“既然你肯帮我,那便是好事儿,我们择个机会去那密室一探,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

    乾坤坐近慕容怡道:“虽然如此,有些事情我们也可以顺便谈谈。”

    慕容怡扣住他那只不太老实的手道:“不好意思,本姑娘已经名花有主了。”

    乾坤果然僵住了,道:“你想这样敷衍我吗?就算你已经名花有主,那又如何?只要你一日尚未婚娶,我就不会放弃。”

    慕容怡看他说的坚定,呆了呆道:“你道我是哄你的吗?你既然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也知道天香第一阁,就自然不会不知道兵器王童晓晨吧?我们朝夕相处,难免不日久生情。”

    乾坤脸色变了变,紧掐住慕容怡的手也慢慢放松,思量了片刻,又再次紧攥住,眼神从黯然再次回复到明亮,道:“是他又怎样?我不是说了只要你一日尚未嫁娶,我就锲而不舍。他再强大又如何,他不懂你也是枉然。他若懂你,又怎会让你一人来此冒险。他若在乎你,又怎会舍得你如此离开。所以,我对自己有信心。今晚你住在这儿,我出去。”说完便扭头走了,只留慕容怡呆立在原地。她从来没想过这个人会对自己这么说,心中不禁有些感动。即便搬出童晓晨出来当挡箭牌,也无济于事。

    慕容怡在鲁家的花园散步,物是人非的感觉涌上心头,想这花园在这之前应该姓欧阳,如今易主之后,花依旧千娇百媚,树依旧挺拔,它们不用管自己的主人是谁,只管任性成长开放。这样的生灵在世上接受雨露,承恩天地,不需要浪费一点心思,但花丛之中,人却有万般愁绪。鲁宏升一直默默地跟在慕容怡身后,他不知如何开口,他也知道他们的机缘渺茫,但眼神锁定之后却不愿再移开,即便像现在这样在百花丛中无语,也心满意足。慕容怡现在的心情是忐忑的,这次是鲁宏升主动邀她,这样的好机会又怎能错过,但她也隐隐约约觉得跟在身后之人情绪的怪异,也不敢多话,就这样默默地走着。

    慕容怡停下脚步回头道:“你打算一直这样走下去吗?”

    那鲁宏升尴尬道:“姑娘肯陪在下游园,即便没有任何言语交流,这也将成为在下人生中最美的回忆。在下不敢奢望太多,但我真的很喜欢……”

    慕容怡打断道:“公子婚期在即,这样的话还是少说为妙。不然被人听到,难免误会。”

    鲁宏升道:“姑娘当我真的对杨悦有情吗?我实际上有着难言之苦衷。姑娘也知道世家大族联姻在所难免,蛋江湖儿女也要受这样的束缚,在下也是纠结难当。上天既然让在下遇到姑娘,这代表缘分,是启示在下去追求真爱,所以,我不会跟那个女人成亲的。”

    慕容怡道:“公子如何会这样想?果真如此,伯父势必伤心不已。公子忍心让他老人家在独子婚姻问题上伤心欲绝吗?而且伯父这样做也一定有他的道理,公子应该为大局着想才是。我与公子相识时日也不多,也为公子的认真所打动,但这个世上有些事情不能两全其美。所以,公子,我们还是可以成为朋友。”慕容怡做出一副难以割舍的表情,其实心中计划已经成形。只是这次要利用别人纯洁的爱情,心中思忖自己也算是个恶人,但没办法,时势造人格。

    鲁宏升见她这样,心中更是万分痛苦,心中认定对方也对自己有情,禁不住眼眶泛红,楼住慕容怡哽咽道:“姑娘等我,等我有足够的能力迎娶姑娘。就算跟那个女人成亲,我也不会碰她。”

    慕容怡憋着笑,点了点头,只觉得鲁宏升的手臂收的更紧,低声道:“放开我,被人看到就不好了。”

    鲁宏升这才松开她,眼中满是爱恋之色。慕容怡只觉头顶一痛,不明所以。只见那鲁宏升拿着一根头,饱含深情道:“今日我向姑娘索取一根头,以求解相思之苦,我的心将如者丝缠绕纠结成对你的思慕。半年之后,在下定能做出一番事业,风光迎娶姑娘,以此为证。”

    慕容怡只觉得头顶凉,心里也在哆嗦,从没想过竟然有这种定情方式,当下也不好说什么,只是低头不语。鲁宏升只当她害羞,心中欢喜,从怀中掏出一只玉镯道:“这是我娘留给我的,今日送与你。”说完眼睛又红了一圈道:“我送你回去吧。”

    慕容怡接过那玉镯赶忙道:“不用,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鲁宏升送她到门口。回去的路上,慕容怡手中握着那祖母绿的玉镯,眼前浮现鲁宏升红红的眼眶,心中有些歉意,这是彻底的利用,但又不得不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