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计谋
    再回华山,风景依旧,烟雾缭绕,山脉异常俊秀,衬着点点红红黄黄,透露出无限的诗情画意。.这里是艺术家的灵感源泉,只可惜古北静并非什么艺术大师,在江湖上充其量只是一个附庸风雅的审美之士,而且审美对象只限于人,而且这人还得有性别之分,所以这样的喜好注定了她成不了大师。胸怀容纳百川是大师的要素质,但今天这个时候并不是讨论头衔的好时候。古北静重返华山要做的是得到那块羊皮纸卷,所以奔着这个目标,她马不停蹄,却不是毫无章法。聂海花已经布好局,只要古北静去主持即可。往里跳的人也是他们心甘情愿,而今聂海花住在山脚的客栈耐心等待,只待古北静一得手便跨上那千里神驹呼啸天涯,直奔宝藏所藏匿之地。

    古北静潜入华山之后,便易了容,依然装扮成上次的道长模样。那看门的弟子见到古北静,认得是上次的道长,便恭恭敬敬地上前打了招呼。古北静打了个哈哈道:“小施主如此盛情,老道感激不尽,却不知老道下山这段时日,你那师兄们可曾有出些什么乱子?”

    那小弟子挠头叹气不已道:“可不是,自道长走后,大师兄和二师兄吵得更厉害了,双方现在剑拔弩张,谁也不肯让谁。”

    古北静捋了捋胡须道:“如此,我先去见见你们大师兄吧,劳烦施主带路。”

    那弟子称谢不已,一路上说着:“道长一来,这气氛就会不同了,这般棘手之事也有着落了。”心想就算师傅出关了,这事也不如道长解决的效果来的神奇,看来真是天助华山派。

    古北静见到那大师兄后,又去见了二师兄。护院之内,两位师兄弟面对面。古北静站在一旁旁观,一群师兄弟也都出来了,站在属于自己的那一边。那守门的弟子小声问古北静道:“道长,两位师兄这是怎么了?气氛有点怪怪的。”

    古北静笑道:“这叫以毒攻毒,死结要怎么解?最简单的便是一刀两断,省事又省力。我们暂且不语旁观。”

    只听那大师兄道:“师弟,你我之争已持续很久,如今,定要分个胜负。不然,师傅那边难办,对师弟们也没有个交待。今天,我们过招,愿赌服输,输掉之人以后不可再纠缠继任掌门之争,如何?”

    那二师兄道:“我等这一天很久了,就怕到时候大师兄你不服气啊。”

    那大师兄道:“笑话!这么多师弟今日在此作见证,何况你师兄我堂堂正正,又怎会言而无信。”

    二师兄道:“如此甚好!”说完就拔出剑,剑锋偏指如灵蛇般游走。这二人皆承袭华山剑法,所以一时间也难分胜负。仅靠招式,二人要想在对方身上占到便宜倒也困难,但天平总有被打破的时刻。古北静眼见二人的“清风徐来”舞得呼呼生风,刚想暗中让那二师兄势弱一下。不料却见那二师兄左手弹出一物,直入那大师兄的腰腹之间。那大师兄始料未及,躲闪不得,哀呼一声,捂住腰腹,愤恨之际,红着双眼道:“你这个小人,好生卑鄙!竟然暗箭伤人。”

    只见那二师兄笑道:“师兄可没说过不能使用暗器,只说胜负输赢。”

    那大师兄后面的师弟不依不饶,“卑鄙无耻”喊得响彻天地。二师兄那边的师弟也大喊“愿赌服输”。古北静悄悄退了出去,料想双方不久将会开战,到时候那华山掌门不出关才怪,而那块羊皮纸必定放在华山的秘密之地,而秘密之地非掌门闭关之所不可。古北静隐身于一块大石之后,静静地等着山门开启。不多时,只见一名弟子急匆匆地跑过来重重拍了三下山门,大声道:“师傅,大师兄和二师兄打起来了。您再不出关,华山真的要大乱了!”

    “轰”一声巨石错位移开,一青袍老者出现在山门之前,愤愤道:“孽障,瞧我不好好收拾他们。我这好好的华山竟然被这两个不争气的劣徒搞得乌烟瘴气。”那掌门前脚刚走,古北静就进了山门,闪身于黑暗之中。

    古北静摸着墙壁顺着往里走,只觉得越往里走越是亮堂,眼睛也慢慢适应了光亮。她心里盘算着可能放置羊皮纸卷的地方,暗格或是有什么机关,抑或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古北静再往里走进入一间石室,却看见一人浑身布满伤口躺在地上,口中若有若无的呻吟声证明他还是个活人。古北静翻过那人的身体,见得真面目,只觉得脑中轰的一声,榨干了她所有的意识,空白一片。那人不是别人,正是上官百树,那个让她有着百般无奈情绪之人。是他,让自己舍弃名声;又是他,让自己心灰意冷。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再也回不到从前,即便愤恨地说再一次遇见定将那人斩落于脚下,以血洗桃花公子的英名。但如今看着躺在地上痛苦呻吟的上官百树,古北静的心却不由得一阵紧缩,怒火在燃烧,眼泪在滑落,但怒火不是因为地上之人,而是因为造就地上之人可怖伤口之人。只听上官百树断断续续道:“师傅,我们罢手吧!我们不要去搅合这趟……混水……日……月教不能……与他们同流合污。”

    古北静想到西门云说到在日月教看到了上官百树,在那边受到非人的待遇,死里逃生才回到华山,如今看到的却依然是饱受折磨的他,拳头不由自主地收紧,又从怀里掏出一颗药丸,让他服了下去。片刻之后,上官百树意识渐渐清醒。古北静早已摘下面具,道:“上次你差点要了我的命,这次我却救了你的命,按照江湖规矩,你应该报恩,我现在只要你动动口帮忙,可愿意?”

    上官百树苦笑道:“你怎么在这里?这是师傅的闭关之地,你怎么可能进的来?”

    古北静道:“这个世上有的是法子,你师傅能进来,我为何进不来?若是我不来,只怕你也快死了。”古北静眼中依旧藏不住关切。

    上官百树垂道:“我宁可被师傅打死,也要说服他!”

    古北静道:“好一身傲骨,却是天生贱命!有人愿意走邪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你就算被打死又有何用?百搭!”

    上官百树道:“你快走,只怕师傅很快就回来了,到时你想走也难了。”

    古北静道:“只怕你师傅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你要是想留住这条命,保你华山清誉,就必须告诉我一件事儿。”

    上官百树道:“原来你也是有所求。”

    古北静扶起上官百树道:“你相信我吗?只要你告诉我那块羊皮纸卷在哪儿,我可以确保你华山百年清誉不毁。只要你师傅不追究,我也可以确保此事与华山再无任何牵连。华山与日月教的种种勾当更无人可知,而且我今日所做的一切绝对不违背江湖道义,只是物归原主。你可愿意告诉我?”

    上官百树怔怔地看着她,想起她之前的深情换来的却是自己无情的一刀,虽然自己也是逼不得已,但伤害终究铸成,心中的愧疚排山倒海袭来。而现在她依然相信自己,心中又是一阵感动,想到师傅种下恶果的根源便是那张藏宝图,现在何不绝除根源,让师傅死心。自己纵然被打死也心甘情愿。况且古北静已经答应不损华山清誉,这样的交易未尝不可,便道:“我告诉你可以,但你要向我保证不要让它再去危害其他人。人之贪欲,犹如猛虎蛇蝎,你一定要圆满解决这件事。”古北静点头答应。

    古北静拿着那张藏宝图,心中一凛然,如此可以开始启程了。上官百树看向她道:“我当日给了你一刀,心中也是万分悔恨,但迫不得已的话,我已经不想再提,如今就当是报偿吧。只是希望你可以兑现诺言。”

    古北静道:“我知道你有你的苦衷,不然那一刀必然致命。你消失了,我以为你死了,当日也是万念俱灰,心中只剩下对你的恨。没想到今日还能再见。我的承诺是否能兑现,你以后会看到的。”古北静眼中有些泛泪,不等对方回答便点了他的昏睡穴。她要带他离开,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去过崭新的生活。她要证明,桃花公子最终也会拥有平凡幸福的爱情。有些事情从一开始便已认定,古北静紧紧抱住怀中之人,这人也许是她这辈子都无法放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