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十九章 变故
    慕容怡回到风火霹雳堂继续侍奉在鲁宏升身侧。.这在鲁宏升的书房打扫,不小心触碰到一只花瓶。她本以为那花瓶必定摔下粉身碎骨,谁知它竟纹丝不动。慕容怡感觉有蹊跷,抚上那青花瓷瓶,果然被固定住了。转了两下,“轰轰”两声那书架自动转开,果然有间密室。她刚想探进去,却听到外面有人在喊,赶紧将一切恢复原样,继续打扫。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鲁宏升,他喊道:“小容,原来你在这里,快随我来,有人要为你赎身,而且是我多年的好友,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慕容怡一惊,本来只想混进来做个丫鬟玩玩,没想到竟然玩出事儿了。她一边走着,一边盘算着诸多借口,比如身上有恶疾、自己是石女、天生想当丫鬟。刚想到一半,已经到了大厅。那鲁宏升将她引至一人面前道:“这位乃富甲山西的乾公子,乃我多年好友,此次来苏州看望我,想要找个灵巧点的江南女子带回府中做丫鬟,我想来想去,就你最适合了。”鲁宏升只顾自己说话,却未现小容一双眼睛直直的瞪着乾坤,乾坤却一脸笑意。鲁宏升对乾坤说道:“小容可是我府中最能干的丫鬟,贴身服侍我,我可是忍痛割爱。”

    慕容怡眼见鲁宏升就这样把自己卖了,眼下似乎除了装可怜没有更好的方法。她开始了似有似无的啜泣,期期艾艾地看着鲁宏升道:“公子是嫌弃小容服侍不周吗?小容刚进府没几天,怎么就要赶小容走?小容只愿留在公子身边,不愿走!”她一边哭还不忘一边瞄向乾坤,只见他依旧满脸笑意。但这笑容却让慕容怡全身毛,暗想这次可能麻烦了,这乾坤莫不是记恨她特地过来对付她的。

    鲁宏升轻声安慰道:“小容,我怎么会嫌弃你照顾不周呢?虽然你刚进府没多久,但只这几便知道你的能力,所以才推荐给乾公子。”

    “可是,可是小容还是不愿意离开公子,不愿去那么远的地方。”慕容怡说完眼泪就啪啪掉了下来。

    乾坤终于开口道:“小容姑娘不愿意也罢,只不过如此有些事情鲁兄就不得不知道了。”

    慕容怡早就知道乾坤有意坏事儿,但不想他竟然如此直截了当地威胁,急忙道:“既然公子看重小容,小容听公子的便是了。”

    鲁宏升对乾坤道:“乾兄,如此小容便托付于你了。”

    乾坤拱手作揖道:“谢谢鲁兄割爱。”

    乾坤带着慕容怡一前一后地走着,出了风火霹雳堂,慕容怡拦住他道:“你就这么点手段吗?抓别人把柄威胁别人?”

    乾坤拱手道:“姑娘的手段岂非比在下厉害百倍?月圆之夜的痛苦还请姑娘高抬贵手,为在下解除。”

    慕容怡跺脚道:“你坏我好事儿,还要我高抬贵手?异想天开!”

    乾坤道:“如此恕在下无礼,劳烦姑娘跟在下走一趟。”说完手法突变,直接向慕容怡的三大穴点去。乾坤抱着慕容怡跃了出去,闻着慕容怡丝飘散的香味,他感觉天地美妙异常。可怜慕容怡此时却动也不能动,口也不能开,只能由得乾坤如此抱着,但心中暗自狠。乾坤将慕容怡带至一竹林,放下并解开哑穴。

    慕容怡冷声道:“你想怎么样?”只见乾坤在其面前蹲下,手抚上其脸。慕容怡急道:“你想干什么?”

    乾坤不怒反笑道:“姑娘认为在下想如何?”

    慕容怡一张脸因为愤怒而变得通红,但好在有人皮面具遮掩。乾坤察觉不到其真实的面部表情变化。

    乾坤轻轻将那层人皮面具撕下,露出的是慕容怡那张绝美的脸庞。此时的慕容怡反而冷静下来道:“你坏我好事儿,我自然不肯帮你解毒。再说当初是你自找的。你现在绑了我,不如做笔交易?”

    乾坤眼睛一亮道:“什么交易?”

    慕容怡不紧不慢道:“我在鲁宏升书房里现一间密室,如果你肯帮我查探,我便帮你解毒。”

    乾坤道:“别忘了鲁宏升是我的好友,我又怎么会出卖他?”

    慕容怡笑道:“他若真的是你朋友,那又怎会告诉我他们与华山弟子在船上,引导我去窥探他的秘密。再说,朋友重要,还是你自己的命重要?”

    乾坤思忖一会儿抬头道:“今晚就是月圆之夜,你不帮我解毒我又要再受一次苦。”

    慕容怡道:“你活该!”

    乾坤笑道:“那我可就走了,你就在这儿呆着吧。这附近也没有人,想你就算叫破喉咙也无人前来。”说完作势欲走。

    慕容怡见他如此,说道:“要我帮你解毒可以,但你也必须先解开我的穴道。”

    乾坤折回来道:“你可不要再骗我了,不然我真的不客气了。”说完便帮慕容怡解开穴道。

    慕容怡抬头看看那渐渐探出头来的月亮,嘴上笑意一点点化开。乾坤催促道:“快点给我解毒!”

    慕容怡满脸笑意道:“好啊,等一下,我刚被你点穴点到全身麻,现在手脚都不灵活。”月亮完全透出来,而乾坤也慢慢瘫了下来,豆大的汗珠从他额头上滑落,整个人渐渐倒在地上,手紧拉着慕容怡的裙摆,挤出一句:“姑娘何故又言而无信?”

    慕容怡蹲下身来道:“我可没有失信于你,我只是现在手脚酸疼,无法施计解毒。你再忍耐一下,如果你再啰嗦,我就把你丢在这竹林,反正这附近也没人,你叫破喉咙也没用。”

    半个时辰过去了,乾坤虽然很痛苦,却始终忍住不出声。他咬紧牙关,丝毫不放松。慕容怡见他忍的辛苦,也动了恻影之心,一边掏出药丸,一边道:“下次你再惹我,你就死定了!”她为乾坤输了一口真气后,将药丸喂了下去。不一会儿,慕容怡见他似乎好了许多,起身欲走,不料被乾坤紧拉着手,丝毫不肯放松。乾坤缓缓张开眼睛道:“姑娘放心,我定会信守诺言!”

    慕容怡道:“你放开我,半个时辰后你就完全恢复了,拉着我做什么?”

    乾坤笑着摇摇头道:“姑娘是聪明人,我二人目的相同,不如合作。实不相瞒,我虽富甲山西,但那是祖辈留下的产业,与我并无太大关系。我的另一个身份是六扇门之人,此行一方面寻人,另一方面调查朝廷失窃藏宝图一案。经过数日调查,想必姑娘此行也与藏宝图一案有关。”

    慕容怡奇道:“朝廷失窃藏宝图?你且说说看。”

    乾坤道:“藏宝图是前朝皇帝一生心血,本藏于开国元老宰相府中。那日宰相府造血洗,府中之人无一幸免,藏宝图也就此失踪。一个月后,忽闻江湖风火霹雳堂堂主欧阳雄遇害,有传是因为藏宝图一事儿。朝廷便派人来查,此案定与江湖中几大派有关。”

    慕容怡道:“传闻那欧阳雄之子欧阳言曾去过天香第一阁求助,但之后便失踪,而天香第一阁也因此被围困。”

    乾坤笑道:“如果在下没有猜错,姑娘并不姓沈,而姓慕容,天香第一阁的爱神之毒。”

    慕容怡一惊,随即冷冷道:“不,你猜错了。”

    乾坤又道:“如果不是爱神之毒慕容怡,我又岂会身中奇毒。据在下所知,会使此毒之人,在中原武林中找不出第二人。”

    慕容怡道:“既然你我此行目的相同,有些事情糊涂点好,不必搞得太清楚。当务之急,是去密室查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