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十八章 出走
    诸葛山庄,聂海花愁眉不展,唉声叹气,一旁的侍女忍不住道:“小姐,你怎么了?怎么老是很不开心的样子?”

    聂海花叹了口气道:“我在这山庄之内都快被闷死了,爹又不让我出去,还要为我招婿,我能开心吗?”

    那侍女不解道:“老爷要为小姐招婿,这是好事儿呀,小姐应该高兴才是,将来的姑爷指不定是什么人中龙凤呢!”说完一脸憧憬。  .

    聂海花道:“干脆你去嫁算了,我才不稀罕呢,这个地方我受不了了,得想办法出去。”

    那侍女回过神道:“小姐,不可以,不然老爷非得打死我不可!”

    聂海花威胁道:“你不帮我,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嫁给二傻当媳妇。”

    那侍女立马哭起来,道:“小姐,不要,我不要嫁给二傻,我什么都听您的!”

    聂海花道:“那你现在就去帮我准备一匹好马!”

    那侍女果然立马应承去准备。聂海花很是满意,用大小姐的姿态去压迫别人还是第一次,没想到效果这么好。

    斜阳,古道,阳关。聂海花一身青衫长袍,遮掩了她那略显单薄的娇小身材。牵着一匹马漫步,她很是得意,能够安全从诸葛山庄偷溜出来,而且没有追兵,实属不易。

    眼见这斜阳即将沉没于天地间,但聂海花还未找到落脚之地,心中不由得一阵焦急。踏鞍上马,聂海花刚想急着去找客栈,不了却出现了最意料之中的绿林好汉。

    那领头的一人道:“下马,拿钱,放人!”干脆利落,果然是经过专业训练的。聂海花也不惊慌,稳稳地坐在马上,缓缓道:“各位朋友,真实抱歉!之前你们的同行已经出现过一次,所以,你们算是迟了。”

    那大汉看马上之人竟然毫不惊慌,料想应该有几把刷子,也不敢轻举妄动,笑道:“哈哈哈……笑话!道上又没规定一人不可两劫。你只能怪自己运气不好,瞧你的胯下之马,似乎也能值不少钱,还有你身上的一副,缎料也不错,统统留下,我们也不为难你。我们这行也是有规矩的,只收人钱财,不伤人性命。不过要是你太执着,休怪我们手下不留情。”

    聂海花本想趁其废话之际,择个空隙,快马飞跃过去。审时度势后,她现对方人数众多,而且前方一片林木,策马奔不起来,眉头又锁的更紧了。不过,她依旧不放弃,继续拖延时间道:“阁下的行规还正是合情合理。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也不过如此,还没有你们来的直接爽快,在下甚为欣赏!”

    那人嘿嘿笑道:“那是,道上兄弟只为混饱肚子,不图别的。不过任你如何花言巧语,这该拿的,兄弟们还是照拿不误。如果你想加入我们兄弟,瞧你这小身板,还是另谋高就吧!”其他一众人皆哄堂大笑。

    聂海花趁机猛地一拍马屁股,那马儿似乎也知道主人的心意,随即足狂奔起来。那群人顿时被冲散开来。聂海花正自鸣得意,只听身后有人叫嚣道:“别那么快,小心摔的你爹娘都不认识了!”又听众人狂笑。这时的聂海花脑袋已经一片空白,因为她的人已经如箭一般弹射出去。那马儿不住嘶鸣。原来对方早已下好了马绊,就是防止肥羊跑掉。聂海花闭上眼睛暗想,死定了,刚出来就要被摔死,这人生怎么如何悲催。千头万绪之时,整个人却跌进柔软之中,很是诧异,自己竟然未被摔死。聂海花睁开眼现一人正在她身下呻吟,原来竟然有个倒霉鬼做了她的人肉垫。她赶紧爬起来,抱歉道:“对不住了,这位兄台可有伤到?”

    只见那人龇牙咧嘴地仰面躺在地上,好半天,方才揉着肚子爬起来道:“这真够大力的,我的胃都快被你撞破了!”

    聂海花刚想继续道歉,却听后面的人喊道:“嘿!这么快都没摔死你这小子,命真够硬,还不快老实点,将该拿的较出来,免得我们动手。”

    那人揉着肚子,对着那群人喊道:“这人撞倒我可是因为你们?”

    那领头的大汉拍掌道:“嘿!这可好,来了一双,可真是捡到了。你不用废话了,跟他一样,有啥值钱的通通拿出来吧!”

    那人踱到聂海花身边道:“就是这伙人绊了你的马?”聂海花点头称是。那人笑道:“出来混的,这些个三脚猫功夫的你都应付不了,还混个什么名堂,且看我怎么收拾他们。”那人也不管聂海花,跟领头的大汉嘀咕几句。不知怎的,那大汉显得惊慌失措连连作揖,惶恐后退,领着众人跑走了。

    聂海花也不惊诧,想必这人身上有什么足以威慑那群人的物件吧。聂海花看看受惊的马儿,似乎没有伤到,牵起准备离开,却见那人奔过来道:“你这人怎么这样?我帮了你,怎么扭头就走?”

    聂海花本不愿意再招惹是非,便道:“那多谢兄台了,在下还要赶路。”

    那人却不让,道:“你这模样是要去哪儿呢?瞧你,估计到不了目的地就要被打劫一空了。”

    聂海花思考了一下,拱手道:“在下是要前往洛阳,只是在这荒山野岭遇到了山贼。想必行走官道,就应该不会再遇到此等事儿了。”

    那人道:“小兄弟要前往洛阳?如此正好与在下同路,可否同行?”

    聂海花不便推辞,回道:“如此甚好,有兄台一路上照应,小弟也不必担心安危了,不知兄台如何称呼?”

    那人道:“苏剑宇。小兄弟又如何称呼?”

    聂海花心想不便用真名,便道:“聂海。看兄台年纪应该比在下稍长,在下就称呼您为大哥了。”

    那人也爽快道:“如此甚好,又多了一位贤弟,人生岂不妙哉!”

    聂海花看这苏剑宇虽没有玉树临风之姿态,却有一股豪气冲云天的大义。如今江湖中这样的侠义之士已经不多了。聂海花思忖此去洛阳之路应该不会太无趣了,至少有个保护伞。如此想着,眼神瞟向苏剑宇。但见落日红霞映衬着他线条感十足的脸庞,有着说不出的味道,心中泛起涟漪。落霞与孤鹜齐飞之时,这一双人马却透出无限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