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十七章 华山
    古北静是一路玩到华山的,“桃花公子”劣性不改,有时候她觉得遭人唾弃也是一种享受。  .华山脚下,古北静宿在客栈,狠狠睡了一天,因为接下来的差事应该会非常辛苦。

    古北静爬山山顶之时正好是日出时分,初升的朝阳艳红瑰丽。那种从地平线慢慢升起的壮观景象大概是古北静这辈子见过的最美的景观,这种视觉上的享受与欣赏俊美男子完全不同。想到这儿,又在这华山之上,古北静心中不禁一痛,那个人应该不会有事儿吧,那个人对她应该还是有情的吧,不然又怎会不对她痛下杀手?

    上官百树此时正靠着一棵树坐着,对着身旁的上官琳儿道:“琳儿,我想回华山!”

    上官琳儿急道:“你还想回去?他们根本就是在利用你。你出事儿了,可有任何人来救你,你还跟他们讲什么同门之情?”

    上官百树垂道:“师父对我毕竟有恩,我不能一走了之。”

    上官琳儿拉住上官百树道:“哥,你怎么就死脑筋,别人只当你死了,你就趁此机会重新生活不好吗?何必再卷入那些是非,这次要不是即墨深谙毒理,你我恐怕早就一命呜呼,这江湖险恶,你还指望些什么?不如跟我们一起隐居山林,过着平静的生活?”

    上官百树道:“这江湖虽险恶,但还有我所牵挂之事,不做个了断,我如何心安理得归隐山林?”

    即墨寐道:“琳儿,随他去吧。就算此时他跟我们回去也不会安分过日子。”说完拍拍上官百树的肩膀道:“一切小心。在这江湖上等你真正等到自己的牵挂,你就会明白隐退的真正价值。”即墨寐深深看了上官琳儿一眼。

    上官百树沉声道:“也许吧,但愿我也能等到真正的牵挂。琳儿,你们走吧。我已经完全恢复了,你们不用担心,等我处理完一些事情后自然会去寻你们。”

    上官琳儿有些不舍道:“二哥,你一定要来找我。你要好好保护自己,这个世界上,我只剩你一个至亲了!”上官百树点头回应。

    古北静在华山蹲了半天都没有现什么动静,只觉得好生无聊。唯一的收获是,华山派内部似乎正出现师兄弟争权夺位之争,非常老套的剧情。那华山派的掌门似乎正在闭关修炼,也见不到人,要想查出什么端倪似乎有些困难。正觉得无聊至极时,古北静脑中灵光一闪,何不如假扮闲云野鹤的道人,逗逗这帮愚蠢的华山弟子,也能打一下无趣。

    古北静再出现时已经俨然一位云游四海的老道,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只怕即便是童晓晨他们也无法辨认出来。华山派的守门弟子看到一位老道过来,上前拦住并问道:“敢问道长从何而来,到华山有何贵干?”

    古北静清清嗓子道:“我乃从天地中来,到此处解你华山困窘之事。”

    那华山弟子笑道:“我华山派并无困窘之事,敢问道长如何称呼?”

    古北静舞了两下拂尘,叹了口气道:“家门之中内祸不止,大祸临头,执迷不悟。也罢,既然施主不领情,老道这就下山。”

    那华山弟子暗想,这老道说的也不是全无道理。这段时间师父闭关,师兄们为争夺继任之位,关系闹僵,内部都已分群结派,好好的华山竟也四分五裂。想到此处,那名弟子拦住老道:“道长请留步,待我禀明师兄,请道长稍后片刻。”说完便向内堂奔了过去。不稍片刻,那弟子走来道:“道长,您里面请!”

    古北静来到华山派内堂,只见一人伫立在堂中,心中猜想此人应该就是所谓的大师兄了,便道:“贫道乃仙风道人!施主,贫道看你面目,似有诸多不顺,想必正心烦继任之事吧?”

    那人怒道:“哪里来的道士,胡言乱语。我华山内部团结一致,那里有什么内祸?”

    古北静暗暗拉了一下那人,低语道:“施主可愿私下一谈?”

    二人进了偏殿,再出来时,那人已对古北静换了一副面目,吩咐道:“仙风道长乃我华山贵客,理应礼遇,不得有误!”说完又道:“道长,您这边请?”

    如此,古北静略施小计便不用再风餐露宿,安心住在这华山,吃好喝好。正所谓“古灵精怪自汗颜,安得桃花拂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