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十五章 窥视
    西门云醒来的时候,浑身酸疼,但全身却被温暖和柔软包裹着,盖在她身上的是轻柔的鹅绒被。.西门云惊醒坐起身,环顾四周。这是一间雅致的房子,镂空雕花的门窗,墙壁上随处可见银质装饰物。可昨晚她还在守卫房,怎么现在到了这边,难道有人对她下手,可是如此客气的招待还是头一次。想到这里,西门云下床,却触及冰凉之物,心中不由一惊,低头望去,竟然是自己的神剑。西门云一时之间不知应该高兴,还是害怕。神剑失而复得令她高兴,但此人对自己的行踪了若指掌,而她竟然丝毫未曾察觉,这又令她害怕。西门云拿起剑,便奔至门外。开门之即,似有东西掉在地上。西门云见是一封信,捡起来一看:今夜三更,日月总坛,卿可一行,必有所获。西门云疑道:此人竟然助我,到是奇了,不过暂且不管,今晚就算龙潭虎穴也照闯不误,看那日月教究竟藏着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入夜已深,时不时传来几声猫头鹰的叫声。西门云此时正守在一棵大树上,这个位置,恰好可以纵览日月总坛,任何动静都逃不过她的眼睛。三更将至,日月总坛的火把已全数点燃,照得总坛如白昼一般。只见一行人缓慢步入坛内,其中一人手持蛇头金杖,头戴蛇头金冠,身着无色彩袍。此人一坐,众人皆匍匐于地,齐声高喊:“教主万福!”

    只听那教主道:“诸位请起!深夜在此召集大家,第一件事儿就是要处置一个人。此人违背誓言,虽然非我教徒,但如此背信弃义,该如何处置?”

    只见两名彪形大汉押着一位白衫之人。那人面色惨白,没有半点血色,身上也是血迹斑斑,似乎已经被折磨多日。那教主高声道:“此人乃华山派弟子,当日我日月教曾与华山派订立盟约。此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他们华山派门规不严,但得罪我日月教事大,大家伙儿说说该怎么办?”

    有人提出:“投入五毒谷,祭祀五毒神”。又有人提出:“这种人会亵渎五毒神,应该受烙铁之刑。”各种刑罚提议千奇百怪。那白衫之人脸色似乎更白了,但忽然仰天长笑道:“你们日月教说我背信弃义,你们又何尝不是?当初承诺交出的物件为何如今出尔反尔,还理直气壮惩处我。亏你们是蜀地第一大教,竟然如此不堪,一群乌合之众,滥杀无辜,害死我的兄弟。早知你们如此,我堂堂华山派又怎会与你们这等小人为伍。可笑,真是可笑!你们要杀便杀,不用废话!”

    西门云起初看那人体态及听那人说话生命,感觉非常熟悉。此时听那人言语内容,才恍然大悟,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失踪的上官百树。华山派与日月教果然早已勾结,西门云暗叹一口气,心想不知古北静看到这一幕会作何反应。这上官百树虽然可恶,但毕竟也算手下留情,想来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听其所言,不像是大奸大恶之辈,沦落至此,也算悲哀。不过,西门云暂时并不打算出手相救,仍然静观其变。

    只听众人齐呼:“烧死他!烧死他!烧死他!”这上官百树已经被绑上木架。他合上眼睛,仿佛这世界对于他而言已经了无牵挂。西门云揣度着是否出手,这上官百树再不济,也是中原武林华山派弟子,竟然被这邪教活活烧死,实在者不堪。眼见着行刑之人已将火把点燃,危险一触即,西门云正打算飞身下去救人,不料被一人拉住。只听那人轻声道:“不要轻举妄动,再等等。”

    西门云竟未觉被人跟踪,心中大惊道:“你是谁?”

    那人嘘了一声道:“小声点,我不是害你之人,反而是助你之人,不但救了你的人,而且救了你的剑。”

    西门云一时忐忑不安,不知此人为何如此帮她,但既然不是对手,那此时也不宜继续深究。这一晃神之间,那上官百树周身的木料已经被点燃,众人继续兴奋齐呼“烧死他”。可事情并没有如此简单。

    只见两个人影飞快掠过,一人直奔上官百树,踢飞燃烧的木料,割断绳索;另一人则以最快的度抢身直击日月教主。众人惊呼“保护教主”,但为时已慢,剑已经搁在日月教主的脖子上。那人戴着金属面具,眼神冷峻,高声道:“所有人退后,不然刀剑无眼,你们的教主性命危矣。”

    上官百树本已决心赴死,不料竟然有人出手相救,再定睛一看,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妹妹上官琳儿,呼道:“妹妹,你为何要趟这浑水,回去!”

    上官琳儿凄然道:“二哥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我不来,岂不是要让我凄凉一生?大哥已经死了,你再出事,叫我如何活?”随即又转身对着日月教教徒怒道:“你们谁杀了上官千叶?今日我要他偿命!”上官琳儿因为愤怒面色绯红,一对柳眉杏目在月色下分为凝神,一头青丝散落于肩上,那些日月教教徒个个都看得呆,无人应答。她更是气愤,对着那戴面具的男子道:“即墨,我们炸平这个鬼地方,以祭我大哥在天之灵。”

    那男子苦笑道:“琳儿,我们该走了。”

    上官琳儿不解道:“大仇未报,为何要走?”

    只听那被剑架着脖子的日月教主幽幽道:“姑娘,再不走就真的走不了了,他中了本教剧毒,也活不了多久了。”

    上官琳儿还想说些什么,却听那戴面具的男子低喝一声:“走!”说完,人已架着教主跃上墙头,大声说道:“谁也不许追来,否则我一剑杀了他!”众人果然止步。那男子将教主推下墙头,三人很快消失在黑夜之中。有人欲追出去,那日月教主拦道:“不用追了,他们已身中剧毒,不出十日便会毒身亡,追了也是三具死尸,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