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十四章 潜伏
    慕容怡走在大街上,享受着人山人海的拥挤,走到一处,只听有人在议论:“听说风火霹雳堂正在招丫鬟,我们去试一下吧。.”慕容怡眼前一亮,觉得这是个绝好的机会,火奔到风火霹雳堂。只见负责招人的总管已经被一群女孩子围得水泄不通。一女孩儿说:“听说新任堂主非常年轻,也很帅气,我们去做丫鬟,说不定……”另一女孩儿很快便打断她道:“别做白日梦了,你又不是什么绝世美女,堂主怎么可能看上你。”慕容怡暗自感到好笑,那鲁宏升也能叫帅气,这些女孩而的审美等级还真是低。不过,她们的对话也提醒了她应该易容之后再来应聘。她又一溜烟跑回客栈,将自己易容成一个长相平凡的女子,而且是那种掉在人堆里绝无可能现的女子。慕容怡决定体验社会低层生活的计划最终成功,她成功混入风火霹雳堂。总管吩咐她服侍堂主表妹杨悦,并且特别交待道:“表小姐脾气古怪,你一定要无微不至,不能惹怒表小姐。表小姐可是半个堂主夫人,你要小心伺候。”慕容怡低眉顺眼道:“是,奴婢一定尽心尽力服侍好表小姐。”

    说来这杨悦确实古怪,平时就一个人闷在房间,什么话也不说,只干些杂七杂八的事情。对新来的婢女,她也是极其冷淡。慕容怡就那样闲站着,好不郁闷,无聊的快疯了。她很想找个借口出去查线索,可这杨悦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实在无法亲近。正无聊的快要爆炸之时,那杨小姐终于开口道:“你是新来的?”

    “是的,奴婢是新来的。”慕容怡低答道。

    “叫什么名字?”杨悦依旧眼皮都不抬地说道。

    “回小姐的话,奴婢叫小容。”慕容怡恭敬地答道。

    “小容,好。如果我要你从今天开始为我做件事儿,你可愿意?”杨悦突然这样说让慕容怡有些吃惊。

    慕容怡随即答道:“小姐有什么需要奴婢的尽管开口,奴婢自然愿意。”

    “小容,这件事儿世界上只有两个人知道,就是你和我。你唯一效忠的就是我,否则,我便杀了你!”杨悦神色一冷,眼光中透出凌厉之色。

    慕容怡故意一颤道:“小姐,我的主子只有小姐一人,奴婢除了小姐之外无人可以效忠。”

    杨悦沉声道:“我要你从今日起将鲁堂主的每日行踪报告给我。”

    “小姐是要小容跟踪堂主?”慕容怡心中一喜,正合其意。

    “当然不是跟踪,我回想办法让你去专门服侍堂主,但每晚你必须向我如实报告,好处自然少不了你。”杨悦说完便拿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放到小容手里道:“这是你这个月的辛苦费。”

    慕容怡故作欣喜,捧着那张一百两的银票,仿佛这辈子没见过这么多银子一般,“多谢小姐,小容一定会竭尽所能,效忠小姐。”

    杨悦似乎很满意小容这样的反应,她深信这样的丫鬟没有一个不见钱眼开,而且数目之大,这些社会底层的人是绝对禁不起诱惑的,她说道:“明天你就去伺候堂主,我会安排,先退下吧。”

    慕容怡应声退下,心中暗自窃喜,却不知道这表小姐为何要调查鲁宏升的行踪。但无论如何,此举正中她下怀。

    慕容怡白天跟在那鲁宏升身边端茶倒水,表现得很是勤快,晚上则去杨悦的房间汇报鲁宏升白天的行踪。七八天下来,到也相安无事,只是所获信息甚少。鲁剑雄父子商量要事之时总会呵退下人。慕容怡不知那鲁家父子功夫深浅,暂时又不敢打草惊蛇,所以不敢轻举妄动。

    这天慕容怡向李总管请了假,说是要回去探望父母,将家中情境说的甚是凄惨。那李总管似乎也被打动,不仅准了假,还多给了几两银子,让她悉心照顾父母,待父母病情好转再回府中。慕容怡出了风火霹雳堂欢天喜地,直奔原先入住的客栈。她心中暗自窃喜,没想到自己演戏的功夫还不错,先在外面溜达几天,做回慕容怡,天天当丫鬟实在无聊厌烦。

    第二天,慕容怡一觉睡到日上三竿,活络了一下筋骨,浑身痛快。下楼点了一桌子好菜好酒,正吃的不亦乐乎时,只见一人在她对面坐了下来。她抬头一看,直觉此人样貌甚是熟悉,却又记不起来是谁,疑惑地问道:“你是?”

    那人笑道:“姑娘真是健忘,那天街上的事情,姑娘记不得了?”

    慕容怡拍了拍头道:“哦!想起来了,乾公子吧?”

    那人点点头道:“那日姑娘走的匆忙,在下只知道姑娘单名一个怡字,却还不知道姑娘贵姓?”

    慕容怡暗想,不宜透露自己的真实姓名,便随口道:“我姓沈。”

    乾坤道:“沈姑娘,在下想游览苏州城,但缺少一同伴,不知姑娘是否肯赏脸?”

    慕容怡道:“公子风流倜傥,想找同伴并不困难,为什么一定是我呢?”

    乾坤笑道:“沈姑娘若不愿意,在下也不会勉强。但此番游览,姑娘必然会遇到有趣之事。若姑娘想不虚此行,这个机会还是不错的。”

    慕容怡心中疑惑,心想,此人难道对她此次的行踪有所了解。如果果真如此,与其让人在暗中观察,不如与此人同行,且看看究竟葫芦里卖得什么药。想到此处,慕容怡抬头莞尔一笑道:“我最喜欢有趣之事了,看来这个机会是不可错过了。如此,与乾公子同行必是乐事一桩。”

    二人租了一条小船,泛舟湖上,倒也别有一番情趣。慕容怡心不在焉地陪着乾坤观赏所谓的湖光山色。从泛舟湖上到漫步街头,慕容怡一路下来并没有太多闲情逸致,相反越烦躁,直接道:“你所说的有趣之事儿呢?我怎么一件都没碰到?莫不是你骗我?”

    乾坤看慕容怡一脸不满与烦躁,感到好笑,道:“原来沈姑娘是个急性子,如此便随在下来吧。”

    慕容怡跟着乾坤来到一艘靠岸而停的华灯彩船边。乾坤道:“这船上乃是鲁家父子和华山派的人,可是你觉得有趣的事情?”

    慕容怡心中一惊,果然这乾坤知道些什么,装着很不以为意道:“不是!”

    乾坤暗暗笑道:“那姑娘为何要易容成小丫鬟混进风火霹雳堂?”

    慕容怡不满道:“你跟踪我?”

    乾坤道:“不,在下起初只是想找机会接近姑娘,却不料偶然现了姑娘的秘密,还望姑娘恕罪!”

    慕容怡警戒道:“你究竟是何人?接近我又有何目的?”

    乾坤笑道:“本想一亲芳泽,仅此而已。”

    慕容怡揪住乾坤的衣领道:“你最好讲实话,不然休怪我不客气!”

    乾坤道:“在下真的只想追求姑娘,姑娘不信便杀了在下吧。”

    慕容怡松开手道:“杀了你岂非不仁不义,你救我在先。不过你不讲真话也无所谓,总有一天你会求着我讲的。月圆之夜,你的身体也许会产生异样的反应,好自为之!”说完便潜入那艘船上。

    乾坤立在原地呆了半天,忽然笑道:“如此更好,更好!”说完也跟着慕容怡的身影潜了进去。

    只听一人道:“那日月教实在太嚣张,竟动我华山派弟子。师傅此次派我来就是想与鲁堂主联手对付日月教,夺回属于我们的东西。华山派与风火霹雳堂一旦联手,整个武林都是我们的,富可敌国也指日可待!”

    只听那鲁剑雄冷哼一声道:“华山派野心既然如此大,将来之事谁能担保。当日你们华山派与日月教订立盟约在先,如今又想除掉日月教。这等浑水,我风火霹雳堂是不敢涉足的。”

    那人道:“当日欧阳雄不肯听劝,华山派才肯出手帮你解决他助你姓鲁的取而代之,如今却忘恩负义、出尔反尔?”

    鲁剑雄怒道:“笑话!欧阳雄的死关我什么事儿?你们派人杀害我风火霹雳堂前任堂主与我何干?”

    那人陪笑道:“是,鲁长老说的不错,那日月教的事情怎么办?”

    鲁剑雄叹口气道:“想要除掉日月教,不精心部署一番根本不可能,蜀地地势险要,日月教教徒毒功了得,你们想以正常的方式抗击,无疑以卵击石,这件事儿必须你师傅亲自来谈。”

    那人道:“鲁长老有所不知,师傅如今正在闭关,要谈也得等一个月之后。”

    鲁剑雄不客气道:“那就一个月之后再说吧,你请回吧!”

    慕容怡听的差不多了,一个飞身上岸,却见一小乞丐跌跌撞撞冲过来,塞了一封信在她手中。慕容怡刚想开口问他,人已经跑远了。觉身后有人,慕容怡赶紧将那封信藏于袖口之中,转身一看,又是那乾坤。只见那乾坤笑笑道:“沈姑娘,在下没有骗你吧?”

    慕容怡道:“那又如何,你还是先担心一下你月圆之夜的事情吧。”说完便走了。

    慕容怡回到客栈拆开信一看是童晓晨的字迹,信中知会集合地是洛阳“瞻颖客栈”。慕容怡思忖着明日就将这房间给退了,安安分分混在丫鬟中间。转念又想,那乾坤已经知道自己的行踪,必须赶紧退房才是。于是,她整理了一下包袱,退了房,趁着夜色,潜入风火霹雳堂。经过杨悦的居室,忽然听到有男人的声音,细细一听,那人道:“师妹,你真的要嫁给鲁宏升?”

    杨悦道:“师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心意,师命难为,我也没有办法!”

    那男人冷哼一声道:“师命难违?你心中只有师命,竟没有丝毫对我的情意,我想你是真的喜欢上那个姓鲁的小子才会如此的吧?”

    只听“啪”一声脆响,半天没有动静。慕容怡好奇地撑开窗户纸,那男的竟然是司徒三金,那个曾在诸葛山庄出现的、让他心动的司徒公子。难道他也是华山派的,这样想着却听杨悦冷然道:“师兄,你先回去吧,就算我不嫁给鲁宏升,我也不会嫁给你的!”

    司徒三金怔了怔道:“为什么?”

    杨悦道:“我们根本是两个世界的人,你的心就只有华山那么大,为什么就不能再开阔一点呢?武功你也不好好学,一天到晚只知道下棋、侍弄花草。我需要的不是清静和闲适,而是一个更大的平台,让我施展自己的能力。嫁人是我人生的转折点,我不会错过这次机会,所以我们不可能在一起。”

    司徒三金惨然道:“为什么你不喜欢,我们隐居起来过着神仙眷侣般的日子不是很好吗?江湖上的名利纷争,你从前不是也很讨厌吗?为何现在却变了?”

    杨悦道:“师兄,人是会变得。我不再是以前那个单纯的小女孩儿了,我需要不是简单的与世无争的生活。请你不要这样,我会很苦恼。师兄,你走吧,鲁宏升很快就要回来了!”

    司徒三金道:“好,我走!祝你们幸福。”说完便砰一声推开门走了,吓得慕容怡赶紧缩在墙角躲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