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十三章 蜀道
    一人一马,落日余晖之中潇洒狂奔,红霞衬托着这一点白色,在落日中犹如离弦之箭。  .当年后羿射日不知道有没有如此的壮观和浪漫。夕阳西下,只见一抹色彩渐变的红霞依依不舍地留在天际,那一点白色也停了下来。前方难关险道,西门云不得不停下来。她看着前方险要的山地,一面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一面紧缩眉头想方设法越过这峭壁陡坡。她恨不得自己可以拥有神奇的力量,拔剑一挥,便可开辟出一条神奇之道。但这个世界从来都很现实。天色已经渐渐暗下来,今天已经不可能越过眼前这险峻的蜀道。西门云干脆将马栓柱,捡了些柴火,露宿此地。她枕着臂膀躺了下来,月明星繁,看着这夜空,有种说不出的赏心悦目。可在她心里,她与匡木文的距离却也像这天上的繁星一般似乎近在咫尺,却遥不可及。她带着这种忧伤,在星月苍穹之下慢慢睡着了。

    第二天,天刚破晓,西门云便已惊醒。毕竟风餐露宿不可能睡得很踏实,她必须趁白天走过这蜀道,到达日月教。不然天一黑,她便无计可施。山路陡峭,马屁不可能上得去,西门云只能忍痛割爱,将那匹白色神驹放走了。那马儿似有灵性一般,原地转着不肯离去,西门云摸着马儿的头叹道:“好马儿,走吧,这蜀道太过险要,你上不去,找新主人去吧!”那马儿仿佛听懂了一般,嘶鸣两声,转身走了几步,又不住回头。

    西门云踏上第一个陡坡,倾斜度大概有六十度,她暗暗提气,轻松越过。但陡峭之处太多,不可能全程用轻功。为了保持体力,所以西门云只能手脚并用攀爬。西门云脚力算快,似乎已经走了大半。这时前面又出现一处峭壁,探头望去,令人乍舌。不知是由于雾气太大,还是已经爬的很高,竟看不到深浅。西门云连丢几块大石,却听不到回声,想来可能深不见底。西门云小心翼翼地走着,身子几乎贴着峭壁,两眼平视前方,摸着光滑的石壁。她暗自提醒自己,不可出任何差错,不然堂堂剑神的传人就这样一命呜呼,岂不让武林同道笑掉大牙。正在走神之际,一个趄趔,西门云踩了个空,大叫一声,身体迅往下沉。西门云闭着眼睛绝望道,想不到一世英名竟如此终结,实在遗憾,宁可战死,也不要摔死。此时手中触及以冰冷之物,正是她的那把玄铁神剑。说时迟,那时快,西门云抽出神剑,剑刃划过岩壁,迸出一连串的火花。但此时往下掉的度逐渐减慢,西门云使出全身力气,插向那岩石,神剑入石六分。西门云整个人靠着那把剑悬挂在半山腰。命算是保住了,但吊在半山腰的滋味也绝对不好受,西门云心中暗骂聂海花将她配到这个鬼地方,还说因为自己身手好才如此。现在被吊在这半山腰,上也不得,下也不得,真是郁闷之极。西门云本想使出全部内力借神剑飞跃上山,无奈已经赶了那么多路程,腹中又无食物补给,当下估计只剩五成内力,如此是无论如何也上不去的,因此,最终放弃了这一想法。

    西门云被吊在半山腰已近两个时辰,此时烈日当空,又干又饿。西门云只觉得被晒得脑袋胀,昏昏沉沉,但又时刻提醒自己不能晕倒,不然一旦松手,小命就此丢了。此时的西门云的愿望是,自己是棵植物,光合作用后可以自给自足,如此补充能量之后,她便可凭着内力和轻功上山。但事实上,她仍然是个人,只能忍受这样的痛苦。但就在此时,她突然现脚边的岩石松动了,而且探出一个人头来。她以为自己太饿出现幻觉了,狠狠地咬了下嘴唇,很疼,于是她确定这不是幻觉。一个声音传来:“姐姐,你从这个洞口可以出去,快点下来吧!”西门云踩着石洞的缺口,道:“小弟弟,你往里退退,姐姐这就下来。”说完猛沉一口气,身子如灵蛇般窜入洞口。西门云狠狠地喘了口气,歇息了好半天,方才回过神来。只见身旁的小男孩儿嘻嘻笑着看向她。那小孩儿一身异族服装,脖子里还戴着巨大的银项圈,手脚上也是叮叮当当的银锁。西门云问道:“小弟弟,你怎么找到我的?”

    那小孩儿笑道:“有人拜托我来救你啊!”

    西门云笑道:“小鬼,少吹牛,谁要你救了?”

    小孩儿一脸不满道:“谁是小鬼啊?就算是小鬼,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没有我,你根本不知道这里有个洞穴。”

    西门云愣愣道:“谁让你来救我的?”

    那小孩儿神秘道:“这个不能说!”

    西门云见他不说,也不再问,探头想去拿自己的剑,无奈够不到。她缩进洞里道:“小鬼,有没有办法帮我拿回我的剑?”

    小孩儿道:“救了你的人还要救你的剑?我没有办法哦,你这个大鬼都没有办法,我这个小鬼又怎么会有办法呢?”

    西门云暗想,等身体复原,办完事儿后再来取剑也不迟。于是,她问小孩儿道:“你可知道此处有个叫日月教的地方?”

    小孩儿兴奋道:“当然认识啦,那是我们民族的神教,保佑着我们族民。从小爹娘就教导我长大后一定要进日月教,只有这样才是好孩子。”

    西门云喜道:“那你可以带我去吗?”

    小孩儿歪着头想了想道:“我救了你,再带你去日月教,那我算不算你的恩人?”

    西门云不得不点点头,那小孩儿高兴的直拍手,道:“那你要叫我恩公,不许再叫我小鬼,我就带你去!”

    西门云无奈地答应了,小孩儿故意伸长脖子道:“我怎么没有听到?”西门云无奈,只得叫了一声“恩公”。那小孩儿故意正色,装腔作势干咳两声道:“嗯,那我们走吧。”小孩儿蹦蹦跳跳地在前面开路,一路上都是叮叮当当的声音。

    西门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孩儿转头道:“他们都叫我叮当。”

    “爹娘没给你起名字吗?”西门云疑道。

    叮当神秘道:“爹娘说,等我长大后进了日月教,让教主赐名。”那小小的脸庞上洋溢着说不出的自豪和向往。

    西门云心中暗想,一个让所有族民如此痴迷崇拜的教会究竟是什么样的呢,难道可堪比中原的皇宫?当下也不再问,跟着叮当快步走着,只是心中依然记挂着自己的神剑。

    二人走着,前方渐渐开阔,隐约可见庄严的建筑物,带着强烈的民族风情。四周布满花草,生机勃勃,姹紫嫣红,甚是好看。叮当突然停住脚步道:“前面就是日月教了,你自己去吧,天快黑了,我要回去了,不然娘又要责罚我了。”

    西门云有些不舍道:“叮当,今天谢谢你救我,我们还有机会再见吗?”

    叮当用力地点点头道:“当然!只要你在日月教,叮当明日就来找你。只是你要小心,教主一般不准外族进入,否则很惨的。还有这些花花草草,你不能乱碰,外族的人每次很容易就中毒了,我们族人就不会。”叮当说完便蹦蹦跳跳地走了,西门云朝他挥挥手。

    叮叮当当的声音渐行渐远,西门云沉思着该如何进入日月教。这些花草看似美艳,实则都有剧毒。西门云记起慕容怡的解毒丸,掏出来服下两颗,以防万一。西门云挺了挺胸膛,走了进去,趁着夜色,她跃上墙头,依稀可见有守卫在巡逻。西门云一身白衣,行动不便,当下生擒了一个守卫,换了套行头。入夜已深,另一队守卫过来换班,西门云便混在守卫中去他们休息的地方。西门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睡饱喝足再说。其他的守卫困倦之极,进屋倒头便睡。西门云也很快入睡,因为这一天对她而言实在太疲累、太漫长,当然还有很多疑团,譬如,谁让叮当来救自己的。但她已经无暇顾及,沉沉进入梦乡。梦中天很蓝,云很轻,似乎在飞翔,又似乎在下沉,然后有人细语呢喃,她看到自己的剑,却怎么也拔不出来,最后她坠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