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十二章 苏州
    慕容怡一袭轻衣伫立在石拱桥上,欣赏着苏州城的美景。.与京城相比,这苏州城显得格外小家碧玉,每一处景致都透露着细节上的精致,丝毫没有皇城的威严和压迫。她看着清澈见底的河水,觉得自己有些幽怨,莫名地伤感起来。看着小桥流水人家的闲适,慕容怡觉得身心俱疲。这江湖的动荡与风雨让她无可奈何。即便有许多风流名士对她倾慕不已,但她始终觉得那些太过肤浅伪善。她叹了口气,决定不再去想那些烦人之事,先想办法混进风火霹雳堂。

    慕容怡走在这苏州城内,只觉这城内之人的富庶程度不是一般,平民百姓的衣裳大都是丝锦质地,鲜见粗布衣裳。这城内的姑娘都透露着一股水乡的灵气,大大的眼睛滴溜溜地转,腰肢好比弱柳扶风。慕容怡的相貌已属不凡,但跟这苏州城的姑娘相比,却少了一份小家碧玉的气质,多了几分大气。所以,不免有年轻的公子哥回头看她,慕容怡也懒得理会。但事情永远不如想象中那么简单,一只手搭上慕容怡的肩膀,一声谄媚的笑声传来,慕容怡不自觉地毛孔紧缩。来不及转身,一个满脸横肉的男人已经窜到了她面前,那人用一双鼠目不住上下打量。慕容怡忍了忍,没出手,转身往回走,却不想后面竟是那人的同伙,四五个人已经拥上来将退路封死。

    慕容怡不禁皱了皱眉头,转身问道:“你想干什么?”

    只听那人操一口吴侬软语道:“小姐如此美貌,小爷我正好与你登对!”

    慕容怡差点没吐出来,那张脸配上这吴侬软语简直恶心至极。周围虽有围观之人,但没有一个人敢上前阻拦这流氓,想必是个地头蛇。那人似乎很不满意慕容怡的反应,接着道:“我爹可是这苏州城最大的官儿,你跟了我这辈子都不愁吃穿,犹豫什么呢?”说完,一张肥脸便欲靠将上来。慕容怡刚想出招,使一使“笑毒”,好让这个死胖子笑死,但见一人很快挡道她面前,一手抵住那胖子欺身向前。那人道一脸正色道:“难道这苏州城就没有王法吗?竟然放任你这种人光天化日之下轻薄女子。”

    那胖子笑道:“王法?我爹就是王法!山高皇帝远,皇帝老子都管不着,你耐我何?我劝你少管闲事,小爷我今天心情好,懒的跟你计较。要是再不识相,休怪小爷我心狠手辣!”

    那人转身对慕容怡道:“姑娘请先到一旁避一避,容在下为你教训一下这帮恶徒。”

    慕容怡这才看清来人,一身白衣,面容清冷,下巴有着好看的弧度,一双剑眉之下两点寒星。慕容怡腼腆一笑道:“如此劳烦公子了!”

    但见一群人蜂拥向那白衣男子出手,不过白影闪动,一群人谁也动不了。那胖子一双鼠目愤怒异常,但无奈什么也做不了。慕容怡赞道:“好俊的点穴功,快而又精准,今日真是大开眼界了!”

    那白衣男子抱拳道:“姑娘过奖了,听姑娘所言,相比也是江湖儿女,为何遇到这帮恶徒,不动声色呢?”

    慕容怡梨涡浅笑道:“公子既然代我出手了,又何用我亲自动手呢?”

    那白衣男子也笑道:“敢问姑娘芳名,也算在下结识一个朋友。”

    慕容怡道:“小女子单名一个怡字,却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那白衣男子道:“我姓乾,单名一个坤字,取自乾坤之意。”

    慕容怡道:“那我便称呼阁下乾大哥了。乾大哥,今日之事多谢了,我先行一步,改日有缘再见!”说完,人已在数丈之外。

    那白衣男子痴痴地看了许久,呢喃道:“所谓佳人,怡人自得,妙哉,妙哉!”

    慕容怡暗叹自己时运不济,想到那死胖子就觉得一阵恶心,必须用最毒的“腐尸断肠散”方才解恨。不过话虽如此,正事不能耽误,所以慕容怡只能忍气吞声,暂且放过那个死胖子。不过脑海中又浮现乾坤的样貌,想到这素不相识的男子竟为自己拔刀相助,不禁有些感动。不过,如果他知道自己其实是“爱神之毒”不知道又会是什么反应。想到这儿,慕容怡不禁哑然失笑。

    风火霹雳堂灯火通明,大厅中齐聚各香主,众人七嘴八舌,不知今晚为何突然集齐众人。喧哗中一位老者走了出来,头已然花白,但身形却十分矫健。神情矍铄,甚具威严之感。看到他走入堂内,喧哗声渐渐停止,众人齐声道:“鲁长老!”那老者抬抬手道:“大家都入座吧!”待众人坐下,又道:“今日召集各位香主是因为本堂堂主之事。众位都知道,风火霹雳堂群龙无已经多时,欧阳雄堂主被人暗算之后,本堂一度处于混乱之中,少堂主如今又不知所踪,大局无人主持,所以今日必定要推举一位新堂主。”众人七嘴八舌议论一番,个个点头称是。自欧阳雄被暗杀之后,名震江南的风火霹雳堂如今已陷入一盘散沙的状态。虽然欧阳言主持大局期间已有所好转,但如今欧阳言也不知去向,要重振往日雄风,当务之急便是推举一位新堂主主持大局。鲁剑雄乃风火霹雳堂中声望最高的长老,昔日与欧阳兄乃拜把兄弟,欧阳雄平日里许多大小事务也都交由他管理。

    一人带头说道:“鲁长老最有资格成为堂主!”其他人纷纷响应道:“对!鲁长老最有资格、最有实力,我们推选鲁长老。”

    鲁剑雄抬手示意大家安静,道:“鲁某承各位厚爱,在此不甚感激,但鲁某年事已高,主持大局力不从心,而且本堂如今事务繁杂,需要的并非我这将死之人,而是年轻力壮之人。小儿鲁宏升昔日也跟着少堂主处理堂中事务,有些许经验,蒙诸位抬爱,鲁某推举小儿来主持大局。”

    又有一人喊道:“如今堂内,鲁长老不当堂主,鲁公子自然是第二人选。”大部分人点头称是,但也有不动声色之人。

    鲁剑雄含笑示意鲁宏升说几句,只见一年轻人抱拳道:“多谢各位香主提拔,我鲁宏升一定尽心尽力,处理堂中事务,重振我风火霹雳堂往日雄风!”

    这句话起到了很大的煽动效果,众人纷纷响应:“重振雄风!重振雄风!……”声音震颤人心,鲁宏升很满意地笑了笑。

    但就在此时,一个声音响起:“这岂不是你们鲁家父子自导自演的一幕独角戏,有什么意思?转来转去这堂主还不是你们鲁家的。”众人转头看去,只见一人面不改色,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的鲁家父子问。这人一脸凹凸不平,但眼睛却比繁星还亮,穿一件紫衫长袍。

    鲁宏升拱手作揖道:“不知这位香主可有更好的人选举荐,如果有,可以尽管上来比试,能者居之。”

    那人又道:“只可惜事突然,当下如何让我举荐,在下并非小觑公子,只是觉得似有不妥罢了!”

    鲁宏升道:“那依兄台之见,该如何才行得通呢?”

    那人嘴角一提道:“在下以为鲁公子当选堂主未尝不可,只是需要考验,只要在一定考验期内,大家认可鲁公子确是能人,能振我堂雄风,鲁公子才可安心将这堂主做下去,否则,便要换人了!”

    鲁剑雄站起来道:“这位香主好提法,那就先试用小儿两个月,两个月之后大家再做最后定夺,未知可否?”

    那人道:“鲁长老胸怀气量不同常人,在下佩服,能听人之言而谦虚接受之人并不多。”

    鲁剑雄笑道:“推举堂主之事本就讲求公平,是我事先考虑不周”。接着正色道:“如此,还要劳烦各位香主两个月之后在这里集合,作最后定夺。这两个月内,权且暂由小儿代理堂主一职。”

    一众人等散了之后,风火霹雳堂内的烛火似乎暗淡了几分。鲁剑雄的面色也阴沉下来,道:“去查一下那人是哪一分部的,本已事成定局,竟然被此人节外生枝,查出严办。”

    鲁宏升道:“爹,您莫要生气。反正两个月之后,这堂主之位还是我的,以我的能力,两个月足以让风火霹雳堂有起色。”

    鲁剑雄道:“堂主之位必须拿下来,不得有任何闪失,这是以后推进我们大计的要前提。”随即,鲁剑雄又拍怕儿子的肩膀道:“宏升,爹年事已高,身体也大不如从前。有些事情还是应该由你去做,毕竟你以后的路还长,而我渐渐不中用了。”

    鲁宏升不安道:“爹何出此言,是否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鲁剑雄摇了摇头道:“去睡吧,以后再说不迟。”

    那顶撞鲁家父子之人一出风火霹雳堂,便拐进一家客栈,进得房间。只见那人打了用水沾湿脸庞,一边撕开人皮面具,一边自然自语道:“鲁剑雄那点伎俩实在太幼稚,那群江湖大老粗个个四肢达,大脑简单,竟然被骗过。不过,遇到了我,他可就惨了。”那人不是别人,真是慕容怡。慕容怡解开长袍,暗想这易容术看来还过得去,以后易容出现也不失为一个好方法。慕容怡暗自得意后又盘算着怎么混入风火霹雳堂,深入打探消息,突然又觉得很烦躁,蒙上被子,隔绝这世俗纷争,且睡上一觉,明日之事明日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