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十章 洛阳(一)
    童晓晨踏入京城的那一刻,突然内心升起一阵莫名其妙的感动,感动的都快哭了。  .他感觉自己从未像现在这样深爱这片旧土。诸葛山庄景色再怡人,环境再幽静,都始终及不上自己的地盘儿。有那么一刻,他甚至涌起一股亲吻大地的冲动。京城还是那么繁华,丝毫不会因为“天香第一阁”的罹难而寥落。

    他看到卖炊饼的小张依然在忙活着,感到十分亲切。小张咧嘴招呼道:“童老大,要几个炊饼?您真是稀客,以前可都是您府上的下人出来买呢。感谢您一直照顾生意。”

    童晓晨想着旧时光一去不复返,有些伤感,随即笑道:“来四个。”

    “好嘞!四个炊饼,童老大您拿好。”小张迅给包好。

    童晓晨吃着熟悉的炊饼,觉得这是这么多天以来吃过的最好吃的早餐。童晓晨狠狠地吞着炊饼,暗暗誓一定要重返天香第一阁,恢复往日的美好时光。

    不过,童晓晨没有直接回“天香第一阁”,而是买了匹马直奔洛阳。与等待相比,他更喜欢有目的地行事。童晓晨进入洛阳城后,已经没有了光鲜亮丽的衣服,一身破烂,头乱糟糟,牵着一头癞驴。这一人一驴走在洛阳街头完全不协调。洛阳虽不如京城那般繁华,但也是古都之一,帝王之气尤存。路人纷纷避让这一人一驴,露出厌嫌之色。童晓晨暗自窃笑,很是满意路人们的反应。如此装扮,可能连亲娘也认不出他来了。

    这一人一驴在一家客栈前驻足,童晓晨抬头看了看“瞻颖客栈”,慢慢把癞驴拴在木桩上,拍拍驴背道:“不要乱跑,我去给你弄吃的,顺便治好你这癞病,这下我们有靠山了。”童晓晨走进客栈,根本没有人招呼他,生意太好,济济一堂,跑堂的不知道有多少个,但还是忙得不可开交。童晓晨挑了一个靠窗的角落坐下来。他还记得第一次来这间客栈时生意寥落、凄凄惨惨的情境,如今却是如此兴盛。他倒了杯茶,慢慢喝着,欣赏着洛阳城的繁华闹市。

    “客官,您要点什么?”一声清脆的招呼声传来,童晓晨回过头去,原来是店小二,白毛巾是他们身份的标志。

    童晓晨的肚子早已咕咕叫唤,这一顿势必要好好犒劳连日的奔波,便道:“给我来两斤牛肉,一只烧鸡,一只酱鸭,一叠花生米,一斤白酒。”旁边的店小二似乎没动静,童晓晨又道:“记不住?要重复一遍吗?”

    那店小二笑笑道:“客官一个人吃吗?好像点太多了,而且本店从不赊账。”店小二一边说一边打量着童晓晨的衣着。

    童晓晨知道他在担心什么,故意阴沉着脸道:“怕我付不起钱,还是狗眼看人低?”

    那店小二赶紧陪笑道:“客观莫要生气,小的没有那个意思,这就给您上菜。”

    童晓晨看着满桌的菜,胃口大开。他终于知道为何客栈生意如此兴旺了,这酱鸭和烧鸡的味道简直是他这辈子吃过最美味的,连京城的“全聚德”都比不上。他大口地嚼着牛肉,喝着烧酒,突然想到这家店如果在京城开个分店也是不错的点子。童晓晨这顿饭吃的时间可不是一般的长,从宾客满堂到零零散散。童晓晨重重打了个饱嗝,将最后一颗花生米吞进肚子,酒足饭饱,他感觉人生真美好。不过店小二的出现很快打断了他的遐思,“客官,一共三两银子。”

    童晓晨翘起一条腿道:“三两银子,好说,不过付账之前我得先见见你们老板。”

    那店小二很快收起笑意迎人的脸,道:“我就知道你是个吃白食的,打你一进来我就看穿你了。今儿个要是不痛痛快快地付账,哥儿几个就要好好教导你一下吃饭付账的道理。想见我们老板,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我们老板可是洛阳第一商业名士,连官府都敬重三分,岂是你这等人可以随便见的?”

    童晓晨笑道:“原来是洛阳第一啊,路过贵宝地,那更要见见了。”

    店小二不耐烦道:“我们老板忙得很,怎么会有空见你这种癞汉?废话不要多说了,你看这银子是给还是不给吧?”

    童晓晨依旧不退让,“见完老板自然给,不见老板自然不给。”

    那店小二怒道:“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啊!兄弟们,这边有个吃白食的家伙,你们看着办吧。”

    只一眨眼功夫,童晓晨便被四个彪形大汉围了严实。那店小二得意道:“看你小子还死鸭子嘴硬!兄弟们好好教训一下,以儆效尤。”童晓晨动都没动,只拿了根牙签剔牙。四名大汉的拳头已经几乎要接触到童晓晨的头部和身体,但偏偏就在距离一尺时硬生生停住了,四根筷子应声而落。童晓晨漫不经心道:“我只是想见见你们老板,何必动粗呢?”

    那店小二怒道:“原来是个练家子,我倒是小瞧你了。既然如此,休怪我手下不留情了。”说完,一招“螳臂挡车”直击童晓晨面部。童晓晨不料这店小二竟然是个高手,直击门面要害,借着脚力连人带桌后退三尺。不想,这店小二早料到他有此招,飞身一个侧踢腿,童晓晨终于坐不住,一个侧身斜斜避过。童晓晨暗想,原来此处竟是卧虎藏龙之地。很快二人已过招百余,童晓晨有意试其属于何种门派,不想这店小二的招式竟然如此杂乱,有峨眉的“清风徐来”、昆仑的“擎天一柱”、华山的“平沙落雁”,一时半会儿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这人的招式之中有股极为阴柔之功,心中不免疑惑此人可能是个女人。转念一想,兴许是老板金屋藏娇,将情人混在店小二之中了。如此一来,这就可以解释,这店小二为何如此霸道蛮横了。童晓晨觉得试探也玩够了,正想着如何一击制敌,只听一声呵斥:“赵小二,住手!”那店小二刚使一招“贵妃献酒”,来不及收势,硬生生地往前冲去,跌倒在童晓晨怀里。童晓晨故意坏笑道:“姑娘如此便投怀送抱了!”只见那店小二瞬间面红耳赤,重重推开他,又再恶狠狠地瞪着他,道:“你这癞汉真是不要脸!”童晓晨暗忖,兴许是自己的推测是正确的,老板私藏情人,可老板娘该如何是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