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九章 遇害
    后山的竹林依旧寂静,但却少了谈情说爱的暧昧氛围。  .因为慕容怡已经晕倒在地上,上官千叶已被制住穴道,而童晓晨正若有所思地打量着他,叹了口气道:“不要试图挣开穴道了,我的点穴法可是独门秘技,再如何运气都没用,反而让你受苦。说吧,你为何对慕容怡动手,主使者是谁?”

    上官千叶闭着眼睛一声不吭,似乎一句也没听进去。童晓晨并不介意他的这种冷漠,笑道:“这个反应不错,但很多人在尝过我的移花接木点穴手法之后,反应就不一样,有什么说什么,但那副嘴脸却是我最讨厌的。”

    上官千叶额头已有汗珠渗出,就在童晓晨回头的瞬间,人已倒下。童晓晨赶紧解开他的穴道,上官千叶挣扎着张口呢喃道:“救我……救我……”便头一歪去了。

    童晓晨顾不上别的,抱起慕容怡,带上上官千叶的尸体,奔回厅堂,大声道:“上官百树在哪儿?”

    聂海花道:“跟古北去后山了。”

    童晓晨急道:“糟了,看好他们。”几个飞身跃起,便消失在楼宇中。

    童晓晨赶到后山时,古北静倒在溪石上,上官百树已不知所踪。古北静腰部中刀。童晓晨检查了一下,还好不是要害,松了一口气。童晓晨为古北静输了真气之后,抱起赶回厅堂。

    西门云看到此番光景,已经知道大事不妙,道:“花已经去大夫了,应该很快就会回来。”

    童晓晨道:“这把刀要立即拔出来,等不了了,给我去找止血的药和纱布,再打点热水。”

    聂海花回来时,古北静已被安置好,安静地睡着。慕容怡被点了三大睡穴,估计一时半会儿还醒不过来。聂海花忍不住问道:“怎么回事儿?一伤就是两个?”

    童晓晨道:“上官兄弟有问题,我先看看上官千叶。”童晓晨放平尸体,仔细检查了一番,扯开衣襟,胸口之处有一颗七星透骨针,正中心脏。童晓晨沉思道:“谁会有那么大的能耐,竟然远距离一针即中,而且我丝毫没有察觉到异样,事情似乎变得更有意思了。”童晓晨摸摸鼻子,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古北静和慕容怡醒来。

    慕容怡醒来的时候头疼的要命,试着想挣扎爬将起来,但却徒然,一点力气也使不上。童晓晨出现在床边,扶了她一把道:“男人的花言巧语竟然也能使你失去最基本的防范?”

    慕容怡皱着眉头笑笑道:“偶尔的失误也要嘲笑吗?不过幸好你及时出现。”

    童晓晨有些黯然道:“不过不幸的是,主使者连一点线索也没有留下,现在这件事儿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

    慕容怡惊道:“上官兄弟在你眼皮下逃走了?”

    “不!上官千叶死了,上官百树失踪了,所以现在只希望你能记起些什么。”童晓晨略感遗憾道。

    慕容怡扶着头道:“我不但什么都记不起来,还头疼的要死,古北呢?她还好吗?”

    童晓晨道:“那你先好生休息,古北没什么大碍,估计也快醒了,等你们都复原了,再从长计议。”

    古北静这辈子都没想过会因为爱情而被人捅了。她的心拔凉拔凉的,嘴里也泛起莫名其妙的苦涩。梦中的境像亦真亦假,她唯一记得的只有上官百树痛苦的神情和很多“对不起”,当然还有那个意味深长的吻。古北静思想,就这样继续做梦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儿,可是好事儿也不一定是心之所愿。童晓晨端着杯茶喝着,叹了口气道:“醒着就别再做梦了,梦做多了未必是件好事儿。”古北静还是不愿意动,她现在感觉被捅的部位痛的要命,真的就像这样继续装死,但童晓晨似乎并没有让她继续装死的意思,继续道:“说说那天的事情吧,别再沉浸在醉生梦死的当中了。”

    古北静无可奈何地睁开眼道:“你就不能安静些吗?出了点什么事你猜不出来,还要问我?”

    童晓晨见古北静有些气急败坏,估计这次是真的被伤到了,安慰道:“别这么动怒,听你这口气,我已经知道大概了,先休息,有什么等康复了再说。”

    古北静因为腰伤不能翻身,只好闭上眼睛继续装死,因为这次的事情对于她而言既失去了情,也失去了面子,而她又是一个极好面子的人。不过一段沉思之后,古北静的嘴角又歪出邪邪的笑容,眼角的纹路依旧,“桃花公子”兴许又要重生了,但谁又知道她内心究竟有了怎样的实质性变化呢?不过,一个上官百树毁不掉桃花公子,这一点却是显而易见的。

    一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生理上的伤口也许可以愈合,但心伤却不那么容易愈合。感情是很奇妙的东西,失去的时候往往附带着无法言说的显性痛苦,但过后却可以相安无事的生活。古北静出现在童晓晨一众人面前时表现得很兴奋,“宣布一个消息,桃花公子决定做回自己,让什么情啊爱啊统统见鬼去,朋友才是最重要的。”她拍着西门云的肩道:“你说是不是,西门?”

    西门云挪了挪身体,尴尬地笑笑:“是……是……不过,你是真的还是假的复原了?”

    “那还用说,显然好了!当这个月第一缕朝阳射进我的窗奁,我的心豁然开朗,原来爱情是那么脆弱,那么愚蠢可笑。”古北静依旧在唠叨着她的心路历程,回头环顾,却已空无一人,古北静暗暗骂了一句:“这群没良心的,这么没礼貌?我还没说完呢。”

    诸葛山庄的偏阁,童晓晨一群人已经集齐。童晓晨道:“这次的事情颇为突然,诸葛山庄已非久留之地,所以我觉得是时候走出去了,不能在这里蹲一辈子。既然对方已经这么清楚地知道我们的行踪,我们只能正面迎击。我觉得真相大白的一天也是我们收获宝藏的一天。”

    聂海花道:“既然要走出去,那么必须分开走。如果对方设陷,我们还可以互相救援。”

    慕容怡道:“出去也好,天天憋在这里我都快闷死了。我一定要揪出幕后主使者,用五毒干泡着。”

    古北静附和道:“到时候算上我一份”。西门云并无其他言语,只是点点头。

    聂海花掏出事先准备好的地图,详细说了安排:“慕容怡往南方苏州一带,那里是风火霹雳堂欧阳言的根据地。你负责调查清楚这次事情的根源,打听一下欧阳言的家底,是否有慕容主使,但要注意不要随意用毒。虽然江湖人士知道你我之真面目,但招式可以泄露一切。”慕容怡应允。

    聂海花接着道:“西南方向蜀地是西门云要去的,那边是苗疆之地,地势险要,但这次上官千叶死于七星透骨针很是蹊跷。这种暗器乃苗疆日月教的独门暗器,此事一定与他们有牵连。西门此去一定要小心,带上慕容配的解毒丸防身。”童晓晨掏出一封信,对西门云道:“这个你拿着,要是遇到什么麻烦,就带着信去药王谷找胡神医,他跟我爹颇有渊源,他会帮你。”西门云小心将信收好,郑重地点点头。

    聂海花指向地图上的华山道:“古北静负责华山一带的调查,上官兄弟的招式属于华山剑法,所以他们肯定与华山派脱不了干系。”古北静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童晓晨不待聂海花指示,便道:“至于我嘛,继续回京城,看看天香第一阁。”

    其余三人忿忿不平道:“为什么你可以回家,我们却要长途跋涉,太不像话了!”

    童晓晨故意正色道:“谁让我是你们头儿呢,头儿一般是有特权的。”几人看着童晓晨的得瑟样,相当不爽,个个摩拳擦掌,准备动进攻。

    童晓晨看这架势,立马示弱道:“其实,这也不是什么特权,我只是先回趟京城,一个月后又要赶往洛阳,到时候我们在洛阳回合。具体时间地点我会飞鸽传书给你们。花留在诸葛山庄主持大局,你们一有重要信息可以飞鸽传书到诸葛山庄,如果情况紧急,可以求助当地丐帮,只要报我的名字便可。”

    古北静奇道:“没听说你跟丐帮有什么交情啊!”

    童晓晨神秘地笑道:“没听说过的可能不只这一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