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八章 谈情
    童晓晨和西门云再回诸葛山庄。  .聂海花早已坐在厅堂等他们,童晓晨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大声喊累。西门云一副冷脸,似乎在思考些什么,又像在呆。聂海花为他们倒了两杯茶,问道:“差的怎么样?”

    童晓晨咕噜一杯茶下肚后答道:“唉,线索没查到,但是遇到了一个人,你猜猜。”

    “难道是欧阳言?”聂海花惊道。

    童晓晨摆了摆手,“哪有那么巧啊,是西门的有缘人,匡木文。”

    “怎么这几天这种事情特别多啊!”聂海花叹道,“五个中已经有三个陷入情感困局了,只剩我们两个闲人了,看来指望她们是没希望了。”

    童晓晨打了个哈欠,“不行了,我得去睡会儿了”,便起身回房去了。

    童晓晨刚走,慕容怡出来立刻缠着聂海花打听那位男子的事儿,聂海花笑道:“只知道叫司徒三金,后天他还会来山庄,还可能留宿几日,你可要把握机会噢。”慕容怡一脸憧憬,“如此,我得好好计划一下了。”说完便乐不可支地飘走了。

    古北静和上官百树之间的关系一直平淡地推进着。虽然上官百树对古北静百依百顺,但古北静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她们之间似乎总有一层隔膜,从未真心诚意地互相吐露心声。她感觉到他眼神的躲闪。古北静默默看着上官百树自斟自酌的背影,感觉到内心一股怨气油然而生。她觉得平生第一次如此失败,而自己却为了这样一个人放弃了多年的声誉。想到此处,古北静更觉生气,她很想就此了结了这样一个爱不到的男人,而这只需一枚绣花针。但古北静还是沉住了气,慢慢踱步到上官百树面前道:“你跟我在一起觉得很痛苦吗?”

    上官百树摇摇头道:“不!很幸福。”

    “你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你的内心,我感觉不到你又一丝的幸福感。”古北静盯着他道。

    上官百树低头,“那只是你自己的感觉而已。”

    古北静听到此话又生气了,她冷笑道:“你如果不愿意待在这里,可以走,我并没有强迫你。但你这样紧闭心门,我真的非常不悦。”

    上官百树站起来轻轻拥了一下古北静,道:“我知道你对我好,蛋这个世上有很多事情是不能言说的。我也有我的原则,如果你嫌我太闷,我可以走,完全消失在你面前。”

    古北静推开他道:“你休想走,我的声誉因你而毁,我可不会轻易放过你!”

    慕容怡似乎正做着香甜的梦,一脸笑意,翻了个身继续做梦。黑暗中,黑衣人慢慢靠近,那人的眼中似火般燃烧,这眼神似乎要将慕容怡吞噬。那人刚想出手点穴,慕容怡又翻了个身,嫣红的脸颊,朱唇娇艳欲滴。黑衣人刚伸出手,慕容怡募地睁开眼睛,左手一扬,黑衣人惨叫一声,展开身形逃了出去。慕容怡直起身子,冷笑道:“敢这样偷袭你姑奶奶我?真是活腻了。”说完倒下继续睡。

    物非人是的感觉总比物是人非要好得多。身在诸葛山庄的五人心中虽然也略感踏实,但总缺少了“天香第一阁”的那种心安理得,不问世事的逍遥。慕容怡依旧在摆弄着她的宝贝药物,同时内心也充满诸多疑问,譬如昨晚的黑衣人究竟是谁;知道他们身在诸葛山庄的人绝对不会过五个,为何如此快就引来杀手;这杀手难道一直潜伏在诸葛山庄。慕容怡脑中充斥着这些疑问,连研究药物也变得心烦意乱。她干脆放下手中捣腾的药物走了出去。

    童晓晨似乎起的比平时早,此时正在擦拭着不知从何而来的一把新式兵器。聂海花跟古北静正对弈厮杀。西门云则抱着她的剑在沉思。慕容怡走进厅堂,皱着眉头轻声说:“也许诸葛山庄内藏有杀手。”四人齐齐看向她。慕容怡略带疑虑道,“我也只是猜测,不过昨晚我早人偷袭到是真的。”

    童晓晨擦拭完兵器,摆了一个“清风徐来”的招式,幽幽道:“也许事情比我们想象的更为复杂,当务之急,时刻保持高度警惕。”

    慕容怡走出厅堂,迎面一阵温软的风,她突然想起诸葛山庄后山的那片竹林,那里应该是可以让人暂时放松的好去处。

    竹林永远给人幽静的感觉,满眼的绿色瞬间将人心中的郁结淹没。有那么一刻,慕容怡觉得人如果幽居山林未尝不是一件惬意之事。就在她陷入沉思之时,一个声音传来:“原来慕容小姐也喜好这僻静之所。”

    慕容怡转过头去看到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上官千叶。她似乎有些惊讶道:“上官公子什么时候现这块宝地的?”

    上官千叶笑笑道:“只要用心去现,任何地方总有适合自己性情之所在,在下前几日方才现竹林这片幽静之所,实在养人心神。”

    慕容怡道:“想不到上官公子也是个喜欢清静的人。”

    上官千叶道:“难得寻得慕容小姐这样的志同道合者,在下三生有幸。实不相瞒,在下仰慕姑娘多时,却一直不知姑娘的想法。今日机缘巧合,能否借着这竹林的清新灵气听得姑娘的心声?”

    慕容怡早已察觉上官千叶对自己的关心,但一直不上心,不料此刻他提及此事,些许尴尬后笑道:“上官公子不要跟我开玩笑了,我何德何能得公子仰慕,真是愧不敢当。”

    上官千叶见慕容怡刻意躲闪回避这一话题,直言道:“恕在下唐突,但在下是真心喜欢姑娘。在下也知道姑娘许是倾慕司徒公子,但据在下所见,司徒公子似乎并未注意到姑娘。与其等候一个可能无法爱上自己的人,不如成全一个已经爱上你的眼前人。”

    慕容怡听着上官千叶的话,觉得有些在理,又觉得哪里不对劲,但心中的犹豫恰恰给了对方信心与勇气。上官千叶接着道:“姑娘的犹豫,在下非常理解。姑娘不必急着回答,也无需因为在下的言语形成困扰,尽可自在生活。但在下自会契而不舍,让姑娘感受到在下的心意。”慕容怡对着这样通情达理的上官千叶,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无法答应,但也无力反驳。

    古北静本来与聂海花对弈的好好的,但上官百树竟然破天荒地主动起来,硬是邀古北静来到后山。古北静好不欢喜,自然有求必应。上官百树拉着古北静坐到一块溪石上。古北静心情大好,只见满山的翠绿,再加上这潺潺的溪水,似乎成了她人生中最美的一幅画。远处草丛中的野花在古北静眼中似乎比桃花更艳。她从来没觉得野花也能长得如此可爱。上官百树静静地坐着,什么话也没说,只是轻握着古北静的手,然后无限苍凉地说道:“如果有一天你现了我的秘密,你就不会对我那么好了。我不能给你什么,但我得留下点什么。”

    古北静也认真地说道:“如果那样,永远不要让我知道那个秘密。你不需要给我什么,在我眼中,付出与回报不划等号。我会等着你离不开我的那个时候到来。”

    上官百树看着古北静道:“如果我伤害了你,你也不介意?”

    古北静沉思片刻道:“只要你给我生的机会来爱你,我便不介意。危险的事情我经历的太多,不介意多你这个风险。我愿意赌,也许连本儿都收不回来,但我不在乎。”

    上官百树轻轻吻上古北静,古北静的心跳在那一刻停止,来不及闭眼享受,初吻便已降临。但此时,古北静感觉有滚烫的东西灼伤了嘴唇,她知道那是上官百树的眼泪。她有些心疼地抚着上官百树的脸庞,皱着眉头道:“有什么事情让你如此伤心?还是我逼你太甚,你不得以而为之?”

    上官百树摇摇头道:“不,你很好!是我太过轻贱,配不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