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五章 备逃
    古北静回来的时候,其他四人早已坐在那儿等她,童晓晨刚想说话,古北静却奔向花坛,俯身便吐,童晓晨问道:“你中毒了?”古北静摇摇头,端起聂海花手中的茶喝了个干净。.聂海花换了只杯子继续喝茶,说道:“你也遇到了死人?”古北静楞道:“你怎么知道?难道你们家真的是算命的?”聂海花呸了她一声,道:“还真能胡扯,老大他们都进行的不顺当,所以我就猜猜,看你都快把肠子吐出来了,我想你遇到的一定是更恶心的情景。”

    古北静望望童晓晨,再看向西门云。童晓晨道:“不错,这次我遇到的事情很是诡异,赌坊的老板突然就含笑而死,难道你遇到的更加诡异?”古北静道:“头牌妓女死相很是惨烈,这种杀人的手段令人指。”慕容怡道:“同时遇到死人,而且都是在这种时机,确实不一般。”

    聂海花分析道:“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杀人灭口,不想他们泄露秘密,一种是嫁祸于你们,天香第一阁又多了三个对手,而且都是京城一等一的垄断行业,后面的靠山来头自然不小,实力与第一阁相媲美,再加上一大帮江湖人士的聚集对付,看来有人从一开始就有意置第一阁于死地,从一开始欧阳言的出现或许这就是一个局。”

    童晓晨疑惑道:“有这样的人?为什么非得置第一阁于死地?”

    “江湖难测,天香第一阁近年来声势强大,难免会引小人妒忌,毁了第一阁称霸武林的打算也并非不存在。”聂海花叹道。

    西门云擦剑入鞘,哼出一句:“那得先问问我的剑!”

    “我有预感,第一阁危机将近。”童晓晨神色凝重道。

    古北静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眠,脑海中混杂着白天的光景,可怖的尸身,帅气的白衫男子,这一切显得那么的不协调,却又那么的让她心神不安,将近入眠的时刻,她的脑袋中充斥的是那双忧郁的眼神和借酒消愁的他,她知道自己是动心了,之前的自己一直游戏人间,但这次却是一见钟情,生命中很少有这样的机缘,何况短短的二十载,有些人有些事,此生只能撞见一次,而抓住了便是幸福,溜走了便是遗憾。那忧郁的眼神饱含很多情感,他是个有故事的人,而自己正好是个好奇的人。古北静躺在床上朦胧间,她仿佛见到了近在眼前的他。

    一大早,慕容怡喊醒了所有的人,四人都唉声抱怨,最近几天的忙碌让大家都累的够呛的,但是听了慕容怡的消息之后大家都肃然了,这是个严重的问题,因为第一阁的危机果然近在眼前了,各大派都在摩拳擦掌,争相吞噬这块肥肉。

    童晓晨转向聂海花道:“花花,你有什么好办法?”

    聂海花思索了半刻道:“唯今之计只有去我爹的诸葛山庄避避风头,那里人烟稀少,地势险要,应该很安全。”

    童晓晨叹道:“想不到苦心经营的第一阁,今日要离它而去。”慕容怡搭上童晓晨的肩膀,安慰道:“等风头一过,我们就回来。”

    一片沉默,五人皆在思索之中,古北静打破了这样的静谧,道:“在离开第一阁之前,我要做一件大事。”四人皆以为古北静要为了第一阁去拼命,都劝道:“古北,不要意气用事,我们就当出去郊游一番。”古北静道:“我要见一位可能改变我一生的人,江湖上可能从此不再有桃花公子。”大义凛然的神情溢于言表,四人皆为之好奇,是谁有这么大的魅力可以改变一个人,古北静突然转向慕容怡道:“慕容,我求你一件事。”慕容怡被这突然的请求吓了一跳,道:“什么事,尽管说,别这么神神叨叨的。”古北静道:“你帮我打扮一下,今晚要见的人,对于我来说很重要。”慕容怡道:“小事嘛,帮你梳个头就行了啊!”古北静真切的看着慕容怡道:“我是说真正的打扮,像你一样漂亮的打扮。”此话一出,四人皆为之大跌眼镜,七嘴八舌。古北静大声道:“好了,我就是想恢复女人的身份了,我就是找到心动的人了,你们帮不帮?”一片沉静,可以清楚地听到树叶摩挲的声音,慕容怡打破这样的尴尬气氛道:“我帮你,这个我最在行了,只是别忘了让我们看一下你的如意郎君。”古北静害羞的点点头,童晓晨高兴道:“想不到在离开之前还有一段姻缘,古北,只要你开口,我们任

    入夜了,慕容怡已经帮古北静打扮整齐了,古北静一直在唠叨着:“口红是不是太艳了?胭脂是不是擦太多了?钗是不是歪了?”慕容怡很能体会她紧张的心情,所以细声安慰。古北静走出来的时候,其他三人皆为之一震,轻柔的白纱裙、姣好的面容、盘绕的髻、乖巧的刘海,这一切都出现在古北静身上,而且配合的恰到好处,古北静见众人皆盯着她看,不由得又紧张起来,道:“哪里不对劲吗?”童晓晨摇摇头道:“不,很好,至少从一个男人的角度来看,我被你迷住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破了这些许的沉静,古北静一喜道:“来了!”众人见状,都识趣的走开了。古北静喊住了慕容怡,她需要她的帮忙。

    门开了,不是一个人,是两个人,一个人站着,另一个人倒在此人的肩膀之上,面如死灰,不见半点生机,慕容怡很是诧异,为何会出现两个人,还是这样的两个人,站着的人星眸闪烁,看到慕容怡的他似乎呆了呆,很快回过神来,道:“请问桃花公子在吗?”

    慕容怡道:“你找他?”

    那人道:“不是我找他,是他招惹我们,所以今天一定要讨个公道。”

    慕容怡看向那人道:“你旁边的公子似乎气色不太好。”

    那人道:“这都是桃花公子干的好事,把我师弟害成这般模样。”接着,那人便大喊道:“桃花公子,你给我滚出来,我师弟与你无怨无仇,你竟如此歹毒害他,有种给我出来,我定要宰了你!”

    古北静突然出现在门侧,道:“这位公子出了什么事儿?”

    那人见另一位姑娘突然出现,吓了一跳,道:“你是谁?”

    古北静道:“你倒好,答非所问,看来你是不想我帮忙了。”

    那人见有人帮忙,赶忙应道:“这位是我师弟,他今天回来后就一直不省人事,看到他身上揣的桃花公子的邀请函,看来此事儿定与那桃花公子脱不了干系,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我?”古北静眨眨眼睛,随即伸手点了那人的昏睡穴。

    慕容怡不解地问道:“为何要将他点晕?”

    “他会妨碍我,你喜欢就照顾他一下,不喜欢就丢到门外。”古北静说完便带了那人的师弟进了屋。

    慕容怡看着被古北静点晕的男子,月光照在他的脸庞,朦胧更显得英俊,瘦削的脸颊,挺直的鼻梁,白皙的皮肤在月光的映照下略显苍白。慕容怡叹了口气道:“没办法,你偏偏是我喜欢的那一型,只能照顾你了!”慕容怡说完便将他带回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