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二章 围攻
    “小二,住店!”两个彪形大汉喊道。.

    只见店小二赶忙迎了上来,陪着笑脸道:“客官,您二位见谅,小店今日已客满,没有剩余的房间了。”

    “没有房间你也给老子想办法。”其中一人抡拳就想打。

    另一人劝道:“大哥,我看算了,今天也不是闹事之日,这京城一下子这么拥挤估计都是冲着那小子来的。”

    那大汉气愤道:“恩,那小子还真是有办法,“天香第一阁”都让他给进了。”

    另一人又道:“我们还是再去其他客栈看看吧。”

    那大汉叹口气道:“也好!我看江湖中想夺宝之人都涌进了京城,还是静观其变的好。”

    一旁的店小二见这二人由愤怒渐渐的恢复平息,一边停止了颤抖,一边陪笑送走了两位,心中暗吐了一口气,又暗自诅咒他们。

    天香第一阁,慕容怡焦急的喊道:“公子,公子,你醒醒。”

    欧阳言睁开双眼看到的是一张绝美的脸庞,他恍惚呢喃道:“我是在做梦吗?”

    “不是,你在天香第一阁呢。”慕容怡笑道。

    “天香第一阁?”欧阳言突然翻身而起,看到又有四人用不同的眼神看着他。

    “欧阳言?”童晓晨抱臂踱近其床道:“你父亲托我们保护你,想必你也是因此才拼死赶到这儿,寻求一个避险之所。”

    欧阳言低头道:“实在惭愧,在下现在已经成为武林通缉对象,还请各位能帮忙,此等恩情,必当相还。”

    “相还?你准备拿什么来相还?”童晓晨笑道。

    欧阳言抬头道:“只要诸位助在下寻得宝藏,到时候一半将归天香第一阁。”

    “可惜我偏偏不爱金子,只爱小生,那怎么办?”古北静不羁的笑道。

    那欧阳言竟不慌乱,沉着道:“想必这位便是桃花公子了,到时候有足够的宝物金钱,想必公子的魅力只会有增无减。”

    古北静笑道:“真会说话!目前我对那藏宝图一点兴趣也没有,反而对你感兴趣,这又怎么办?”

    欧阳言被古北静这么一说不免一丝尴尬,只是看着慕容怡,也许他在期待着这位美女能帮自己一把。

    慕容怡开口了:“古北,你就不要再开他的玩笑了,他伤势才渐转好,要是再加重你来帮他治。”

    古北静神秘的对众人道:“瞧瞧!医患已经一条心了,我遵命便是!”

    慕容怡瞪她一眼。童晓晨道:“好了,时间已经不早了,早点休息,等你伤好之后我们上路。慕容,你帮他换一下药。”说完一干人都都走了。

    整个房间只剩欧阳言和慕容怡,刹那间的气氛很是怪异,欧阳言打破沉寂,道:“刚才谢谢姑娘!”慕容怡笑道:“没事,你别介意,她就那性子,你要习惯。我帮你换药。”

    慕容怡很小心的帮欧阳言换药,伤口的密集程度令人不敢正视,她开始非常的同情这个男人,同时受伤的动作更加轻柔。欧阳言只觉得这种温柔让自己疲惫已久的心渐渐的放松,即使伤口还是隐隐痛,但痛觉神经似乎反应很是迟钝,他反而享受起这种后知后觉。

    时过三更,“天香第一阁”显得分外宁静,夜幕中仔细辨认,似有许多黑影攒动,只听一人轻声道:“今晚来客果然不少,看来我们得把握好时机了。”另一人道:“既然是好东西,当然抢手,这五人当中当数聂海花最容易对付,待会儿我们就认定目标行动。”只见二人对话之际已经有人窜入阁内,接着月光,那人身手敏捷,瞧那轻功架势似是“独步五鹤”一系的。

    童晓晨自进房之后没有一刻睡着的,他知道“天香第一阁”四面楚歌,说不定现在就有人闯进他的房间,也不足为怪。他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危,只是担心“天香第一阁”,这个五人苦心经营的安居之所不能因此毁于一旦,他可以很清晰的感觉到屋顶上瓦片的轻微响动,一定有人趁着夜色来夺宝,这种情境是自然的,不过他懒得理,一个拼死才跑到“天香第一阁”的欧阳言绝对不会傻到将藏宝图随身携带,这些人恐怕要白跑一趟了。

    聂海花知道这是个不寻常的夜,她是阁中的软肋,敌人最先攻击的目标,她理应是五人中睡的最不安稳的一个,但偏偏她睡的很香,已经起了轻微的呼噜声。一个黑影急的窜入了房内,但她似乎一点感觉也没有,连翻身都没有,黑影越来越近,呼噜声在继续,黑影在靠近床边的刹那倒下了,没有任何挣扎,之后进来的客人统统都是这种待遇,无一例外。“神奇诸葛”的名号是有意义的,一个不会武功的人能立足于江湖,而且地位不低,自然有她的方法,而且这种能耐绝对比杀人于有形更可怕,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下一步她会怎么出手。这个世上有两种人最难应付,一种是武艺出神入化,无人能敌者,另一种便是从无招式可言,敌人永远不知道如何防备。聂海花偏偏就属于这第二种。

    天香第一阁围墙之上,那先前胸有成竹,信誓旦旦的兄弟两窃窃私语道:“哥,我们还是走吧,我看那些进去的没一个出来的,一定有蹊跷,我们还是不要去冒这个险了。”另一人答道:“说的是,等欧阳言出了天香第一阁,咱们就来个守株待兔,瞧他飞到哪儿去。”

    太阳照常升起,聂海花照常早起,只是这一次不同的是其余四人竟然也出现在这鸟语花香的清晨。

    古北静第一个惊诧道:“花,你竟然还活着,亏我昨晚还担心你,瞧瞧我这熊猫眼都出来了。”聂海花神气道:“好歹我也是在江湖上有名号的,哪那么容易就牺牲了?不过昨晚确实牺牲了不少人。”

    古北静立马来了劲,道:“可不是,我的暗器那么厉害,那些跳梁小丑还不是手到擒来,如此一来,你们大家还不赶快感谢我的暗器,顺便也感谢一下我,我要求不多,帮我多找几个美男就好了。”

    其他四人集体嘘声,做出厌嫌之色,童晓晨道:“要求是不多,就是废话太多,暗器确实是功臣,但是西门的剑,慕容的毒也少不了的。”

    西门云嘴角抽动道:“那些不知好歹的家伙跑来送死,我的剑自然会让他们不虚此行。”

    慕容怡道:“貌似我们大家忽视了一个人,欧阳言,他怎么样?”

    此言一出,五人皆大惊失色,快赶到偏房,去寻那欧阳言。床是空的,被子是整齐的,床单是平整的。

    “不可能,怎么会?”聂海花疑惑道。

    “什么不可能?”其他四人齐声道。

    “我设的机关在他房间,跟我的房间一样,如果我没事,他就不可能有事。”聂海花道。

    童晓晨道:“既然花花设了机关,那么看此情形,只有一种可能他自己走的。”

    慕容怡不解道:“自己走?他拼了命才赶到天香第一阁,如今再离开去送死,实在是有违常理。”

    童晓晨凝重道:“我想这次我们麻烦大了,武林之人皆以为欧阳言藏身阁内,而这小子又不知所踪,我们成了众矢之的了。”

    聂海花道:“我料他走不远,一定还在京城之内。”

    “老大,我们分头找吧,一定能找出来。”古北静道。

    童晓晨似已有打算,道:“这京城虽大,但能容他躲藏之处并不多,无非赌场、青楼、杀人组织,这三个地方是最安全的躲避之所了,所以我们的目标就是这三个地方。”

    “我去杀人组织。”西门云一直缄默终于开口。

    “那我负责赌场,至于青楼我想只有古北合适了。”童晓晨道。

    古北静不情愿道:“为什么是青楼,你知道我喜欢的是美男不是美女。”

    童晓晨道:“不然我跟你换或者你跟西门换?”

    古北静想了想,道:“算了,我还是去这世界上最荒淫,极度膨胀的地方,趟趟这趟浑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