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一章 缘起
    一个人,一匹马,焦急的赶,阴风大作,雨点大泻,丝毫不影响这一人一马的度,马上之人丝毫没有惜马之意,鞭子如雨点般落在马身上,悲马嘶鸣,终于人仰马翻,白衫之人依旧加紧赶,这次凭借脚力,闪电之光映衬出其多处伤口,他一直往北赶,似乎这伤并非是自己所受。  .

    “天香第一阁”是一座楼,江湖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不是因为其镂空雕花之精巧,而是因为楼中之人,而此时,“天香第一阁”外躺着一位白衫男子,他拼着全身的力气敲响大门,接着昏了过去。门开了,出来两位家丁将此人拖了进去。

    “他是谁?谁允许将他带进来的?”长衫之人问道。

    “主人,昨天阁主吩咐过要小人留意,今天早晨会有白衫之人到来。”家丁恭敬的答道。

    长衫之人略有所思道:“先将他安置到偏房,等他们都起来再说。”

    “是!”二人恭敬的退下。

    这“天香第一阁”一共有五位主人,阁主便是人称“兵器王”的童晓晨,平日几乎都是由他来主持大局,他的唯一爱好就是收集天下兵器,他有一本兵器谱,其间都是由他记载的各家兵器之所长所短,历来为江湖之人所争抢,但“兵器王”武功决绝,而且从不带兵器,最喜好的便是夺人兵器再战,然后收集兵器,因此武林之人多数不敢得罪,自取其辱。江湖人士皆传童晓晨是位知行合一的“百晓生”,不仅博览众长,而且习得众长。殊不知,这与其平素广结名士的作风不可分割。为了方便行走江湖,童晓晨仅以男儿身份示人,但实则是女儿身。不过,角色扮演时间太长、过于陶醉其中,有时候连他自己也忘了原初面貌。

    第二位便是人称“爱神之毒”的慕容怡,其相貌倾国倾城,王公贵族,无不仰慕,加上又出身慕容世家,靠山自然很硬,不少武林俊杰想与之结为连理,但无一幸免,都被拒之门外,但这样却反而可以带来无尽的消息来源,所以武林中的大小秘密,“天香第一阁”无一不知,慕容怡擅长使毒,据传,其得密宗传授技艺,用毒天下第一,无人可解。

    第三位是“神奇诸葛”聂海花,为人沉静睿智,心思缜密,擅谋全局之计,江湖传言不会一招半式,但偷袭之人往往死于非命,究其原因只有其他四位最为清楚,他的千手观音掌再配上慕容怡的毒,阁内称“千毒观音掌”,她只会这一招,但已足以自卫,令人毙命。

    第四位是“冷面神剑”西门云,面目冷峻,永无表情,杀人之时会嘴角抽动一下,杀人后嘴角会再次抽动一下,擅长剑法,以快、准、狠著称,据传是西门吹雪和峨眉四剑之一的后人,至今无人查证,但西门之姓和行事风格确跟当年的西门吹雪有异曲同工之妙。

    第五位是“桃花公子”古北静,江湖人称“桃花公子”实乃断袖之癖,专爱俊美小生,只要这江湖才俊一出名,不出三天,“桃花公子”便会邀其阁内一聚,不幸被看中之人,倘若不去,必有杀身之祸,奇怪的是这些才俊去过一次之后也乐得去,有的还能滞留半个把月,只有阁内之人才知道缘由,这古北静实乃货真价实的女子,只是喜欢办男装。她擅长暗器,乃唐门一脉,无人敢得罪。

    “花,起得这么早?”慕容怡一边下楼一边问道。

    “没办法,我的生活一向很有规律。”聂海花一边喝茶一边说道。

    看着聂海花打旋着茶杯,慕容怡故意吓她一吓:“在想什么?

    聂海花道:“我在想早上来的那人是谁。”

    慕容怡惊讶道:“早上有人来过?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聂海花笑道:“凭你的感觉你应该是在做梦,而不是感应外界。不过说是老大吩咐过的,看来我们要忙上一段时间了。”

    慕容怡脑筋转个圈,想了想道:“我想我也许知道,毕竟最近江湖上生的也不过二三事。”

    聂海花奇道:“你怎么又知道了?”

    慕容怡笑道:“昨天名剑山庄的二公子飞鸽传书说风火霹雳堂的堂主欧阳雄暴毙,留有一张藏宝图于其子欧阳言,江湖上人人皆想得到此图。”

    “这老子不是置儿子于死地吗?那小子成了众矢之的,不死才怪!等等,那人不会就是欧阳言吧?”聂海花突然顿住。

    慕容怡也楞道:“不会吧,这么棘手的事情,老大也要管?”慕容怡又叹了口气道:“,那三个人到现在还没有动静,都日上三竿了,睡的跟猪头一样。”

    “是哪张毒嘴又在出言不逊,有没有问问我的拳头啊?”童晓晨慢慢从楼上踱了下来,后面的古北静不住的贼笑,西门云深沉的点着头。

    “花,救我!”慕容怡恳切的拉着聂海花的衣服。

    聂海花假装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我这把身子骨斗得过他吗?悬殊实在是太大了,你找错靠山了。”

    慕容怡尖叫并躲闪着,童晓晨有意耍她,追的更紧,一时间五人笑作一团。任何一位局外人身在此时此地绝对不会相信这是“天香第一阁”的五位绝顶高手。

    “老大,今晨有人来了,我已经吩咐下人将他安置在偏房,不过他受伤颇重,情况似乎不太好,我给他服了一颗定气丸,暂时将伤情稳住了。”聂海花正色道。

    童晓晨若有所思道:“这么快就到了?看来每个人都把命看的最值钱。”

    慕容怡疑惑道:“这件事这么棘手你也管?你跟欧阳家有什么就交情吗?”

    童晓晨笑眯了眼:“交情是没有,这次纯属个人兴趣和集体作战计划。没有挑战就没有机遇,天香第一阁不能沉寂于现状,维持现状等于倒退,趁此机会我们也许会有新的现。当然没有白吃的午餐,这笔交易应该有的赚。”

    古北静道:“似乎天香第一阁要转称天下第一镖了,我们竟然做上了交易。”

    童晓晨做出欲揍他的样子,道:“你当阁主好当的啊!要管你们一群人的吃穿住行,这经济自然要跟上,凭我们的那点产业根本不够,所以这交易有的做为什么不做?”

    其他四人露出关切的表情,她们的心里都有一个共同的疑惑:天香第一阁的经济真的已经到了崩溃的地步吗?又再想想似乎没错,全国大趋势物价上涨,通货膨胀,这经济是越来越不稳定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