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三百九十四章 天生游侠 (大结局)
    太子送走童晓晨之后,回到宫中。.皇帝大怒叱责太子竟然放走欲谋皇位之人。太子为童晓晨求情,说尽许多话,最终皇帝终于同意不再追杀童晓晨,但此人一旦踏入京城半步,便立刻击杀。

    太子说,这童晓晨本就无心官场,早有隐退之心,就算是再去请他回来,也是请不到了。因为此人一贯喜欢到处游荡,行踪飘忽不定。

    无论如何,对于童晓晨而言,这场危机算是化解了。不过,就算太子不为他求情,他也不会感到有任何危机。放眼武林,似乎再没人是他的对手。

    童晓晨摸了摸胸前的圣杯,这人生的使命似乎就只剩下一个:“守护圣杯”。当然,守护的过程中也不能完全闲着,游山玩水,自不在话下。

    一人一马,似乎孤独了点,但贵在自由自在。想起从前在天香第一阁的日子,童晓晨内心还是甚为怀念,毕竟有一群好朋友终日混迹在一处,吹牛玩耍比试,从来没有寂寞的时候。

    但天香第一阁注定已经成为过去,那一段旧时光已经定格在记忆里,成为最为美好的青春记忆。人可以怀念过去,但若总是紧抱着过去不舍,那就愚钝不堪。人总是要继续前行,无论你愿不愿意,不断推进才有明天和未来。过去只属于过去。

    童晓晨想起一路上陪伴着的以及遇到的朋友,心中感慨万分。不过,正如他与太子所说的,“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再美好的欢聚一堂也有曲终人散的一刻。

    这个世界上,大部分时间里,人都是与自己相处。倘若你能跟自己相处融洽,而且能够使得自己变得更优秀,这证明你已经越了一大部分人。因为大部分人都无法静下来面对自己,他们总是想要陪伴,想用一切娱乐和喧闹填满那些安静的时间。

    这种独处的能力是每个向前奔跑之人必须修炼的课程。就像任何一个人在成为武林高手之前,都需要经历数十年如一日的自我勤奋训练过程。在这个过程里,如果有人指点,那是一件极为幸运的事情,但除开这些幸运,更重要的还是自我坚持和勤勉。因为幸运不能替代勤奋。

    童晓晨是个幸运的人,他在追赶的路上,有很多奇遇,也有很多偶得,这助他成为顶尖高手。但在这之前,他依然经历过无数个勤奋之夜。他得到过,也失去过,所以宠辱不惊。他知道生命的真谛在于掌控自己,才能获得彻底的自由。

    一个人如果天生爱自由,那似乎早就注定他成为天生游侠。因为任何一种束缚和管制都会让他窒息,最终他还是会回到自己的本性当中。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宿命。可那宿命看似玄之又玄,其实就是人的本性。

    每个人都喜欢按照自己的本性而活,可在现实中又不断受诸多事物引诱,逼得我们违背自己的本性。于是,人在这种分裂与背离当中艰难前行,常常感到窒息,常常感到痛苦。

    其实,摆脱这种困境很简单,只要放下那些与本性背离的,回到自己的本性当中去便可。但很多人不明白这样的道理,或者明白这些道理,但无法去实践。

    童晓晨是个行动力迅的人,因为他将“知行合一”的哲学观贯彻的非常彻底。往往前一秒想到一个点子,后一秒便实施了。这是他能够脱颖而出,成为高手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当然,得失心也是一个重要方面,童晓晨从来没有将得失看得很重,因为他知道尽人事听天命的道理。他虽然还未相信那所谓的真神,但他对宇宙中那股神秘力量始终心怀敬畏。那也许不是对神明的敬畏,但至少是对未知的谦卑。

    一个自大的人,人生过不了多久就会没有趣味,因为他们缺乏一个探索的心,以及对未知的好奇心。这类人活着的时候,觉得自己知道一切,自己甚至主宰一切,但临死之前往往遗憾无比,因为他们可能到死都没有知道并主宰一切。

    童晓晨已经开始享受“”一人一马走天下”的孤独境界,这种自在自我的境界容不得别人打扰。这样的世界无需他人陪伴,因为他人显得非常多余,会干扰这个孤独境界的纯粹。

    当然,这个世界上多的是需要他人陪伴的人,因为他们处在寂寞的境界。寂寞与孤独是完全不同的境界,所以,你会看到处在寂寞境界里的人需要歌舞升平的喧闹,需要别人簇拥般的陪伴,需要很多很多。

    但处于孤独境界里的人却从来不需要,他们在将自己的世界清空,禁止他人、他物入内。他们需要的是极为简单的生活。

    就像童晓晨“一人一马走天下”的境界一样,他看过“日出江花红胜火”、“落日夕阳斜”、“落霞与孤鹜齐飞”、“古道西风瘦马”,还看过“海上生明月”、“月挂柳梢头”、“风吹草低见牛羊”。这就是他孤独的境界,也是旁人无法理解、无法走入的境界。

    童晓晨不知道这个境界何时才能突破,或者是因为自己厌烦了这种状态,或者是因为外界情势变更。但至少目前,他在这个境界中自得其乐。不过,正如太子所说,有一天他也许会想要回到喧闹的人群,想要与他人作伴。但这一天究竟会不会来,何时来,又是无人能知的。

    童晓晨觉得在孤独境界中守护圣杯再好不过,至少他无需担心有人接近圣杯或者打圣杯的主意。不过,单一地为守护圣杯而活对于童晓晨而言,似乎太过单调了。

    他又想起乌尔班的大炮,那威力巨大的大炮生生将他从城墙上震飞,那印象至今都异常深刻。每每想起那种感觉时,童晓晨就觉得不寒而栗,那力量出了这世界上任何一个人的力量,那才是真正的强大。

    如果有乌尔班的大炮,那么任何高强的武艺和任何锋利的刀剑兵器都将显得无用。如果大炮是个有灵魂的物件,那么他一定会觉得那些东西极为可笑,就像小孩儿过家家用的玩偶一般。

    那些再厉害的武艺和兵器,大炮直消一轰响便可以终结一切。乌尔班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代。童晓晨好奇心和求索之心也被乌尔班的大炮彻底打开。他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回到西方世界,去弄清楚那些自己没有弄懂、可能也不会弄懂的事情。

    朝阳升起之前,微白的天空被红霞浸染的通红,在这一片火红与微蓝的映照之下,童晓晨向着与日出相反的方向策马奔腾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