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超级怪兽工厂 > 正文 第四十章:我才是最专业的
    这下别说叶青,就算荣维也舍不得走了。切割金库大门,这种情节除了电影里的那些飞天大盗会演,现实中哪个见过?

    看见这帮人马过来,柳天阳仿佛看见了救世主,立刻激动的上前迎接,身后保安更是整条的往他们手中塞九五至尊。

    这么高规格的礼待,让这帮整天吹海风的汉子们高兴的不知所措。就连守在门口的刑警,也看见救星样过来巴结。

    领头一位汉子收了好烟和赞美,把胸砣拍地砰砰响,保证要不了半小时就能把这道门拆成橡皮泥。

    说完这家伙就拿出把小锤,使劲敲了几下,凭借回声判断出门的厚度。

    厚度大概三十厘米这样,银白色大门有些像不锈钢。

    管他什么钢?

    工头三下五除二调好氧气和乙炔气,拿着气割枪就朝大门上点。

    在我氧乙炔气割的三千度高温面前,变形金刚也给它拆咯。

    炙白的火束呼啸,巨大的空气撕裂声,让人心惊胆寒。

    这种氧乙炔气产生的恐怖高温,要是拿来切人,绝对比激光剑还好用。

    然而……

    这道银白色金属大门却不吃这套,氧乙炔气的高温火焰足足炙烤了它几十秒,大门上都洇出了脸盆大的金属红通,也没见火焰下的金属有丝毫融化迹象。

    “啪!”一声沉闷的玻璃碎裂,和弹簧撞击的声音,把正在切割的工头吓一跳,连呼怎么回事?

    “是这道门的防切割功能被激活了,一定是高温烤碎了里面的玻璃,不用管他,你继续切。”一名刑警挥挥手,示意他不要在意。

    换位思考,刑警们要是劫匪,蹲在如山的世界顶级名酒和雪茄窝里,百分百也要破罐子破摔,狠狠享受一通再说。

    现在里面两人,反正也不打算出来,这下门被彻底锁死也无所谓。

    一分钟过去了,金属大门老大一片都被灼烧的通红,就连叶青都察觉到有股股热浪扑面而来。

    但是火苗下的金属,只被吹出了个浅浅的小窝。按照这效率,估计一个月也别想割开一道容纳人走的通道。

    “这扇门肯定镀了耐高温涂层。”工头热的浑身冒汗,惭愧地关闭火焰后,说我试试别的方案。

    监控中,两名疑犯正躺在角落里叼着雪茄,喝着名酒享受呢。库房内有先进的恒温系统,让他们根本不觉得热。

    一台狼亢笨重,有些像机床一样的设备,被几名工人推了过来。

    接通好电源,一名手持切割枪的工人示意大家都把眼睛转过去,否则伤到眼睛别怨他。

    “这是什么?”荣维有些稀奇的看着那台长方形机器。

    “等离子切割机,原理有些像电焊,只是温度更恐怖,这东西是专门切割耐高温金属的,连不锈钢都能切开。”

    叶青示意荣维不要逞能去看切割点的电弧,转过头继续道:“不过我看够悬,这门上面,镀的耐高温涂层太强大了。刚刚氧乙炔气切割吹出的小坑,里面金属黑,估计参了镍在里面。”

    “等离子切割虽然能切开镍合金,但它有个致命缺点,不适合切割过厚的金属,尤其是这种小型机器。”

    叶青话音刚落,比刚才更恐怖的炙白电弧,就鞭挞在了这扇银白色大门上。

    巨大的噪音中,大门外表的镀层在缓慢融化,当枪口的压缩空气吹开融化镀层,露出里面的镍合金材质时候,切割效率明显快了一点。

    但是无论工人们怎么调大电流输出量,割枪也无法整个融穿三十来厘米厚的大门。

    这种感觉就像用十厘米长的钉子,去扎二十厘米厚的木板,即使钉子再锋利,也休想洞穿木板。

    随着时间推移,不少结束娱乐的尊贵会员们,看大厅许多工人推着设备,跑来跑去,整个会所的服务人员又都在议论纷纷,顿时鲨鱼闻见血腥味样钻进这条通道。

    他们目光兴奋,哈哈大笑,有的干脆拿出手机喀喀喀猛拍。

    安保们非常为难,这些客户来头一个比一个大,随便从大腿上拽根毛,都能当长矛使。

    上去抢这些人的手机,他们可没有这个胆子。

    柳天阳一看这么多会员客户在围观,也蔫头巴脑转过身子了。

    章之潼和几名刑警,也在等待中越来越焦急。

    这会儿电话跟下雨一样,劈哩啪啦打到几人手机上,来头也是个顶个大。他们纷纷质问怎么搞的,怎么捅了这个这么大篓子,现在中云论坛上都传疯了,连配图照片都有。

    章之潼委屈的想哭,其他领导训斥她也就算了。

    一直对她信任有加,让她指挥带队,来完成这项抓捕行动的支队长也狠狠把她训斥了一顿。

    看着那道过了二十分钟,才被切割开一道不足二十厘米长浅浅口子的切痕。章之潼和另外几名刑警,眼神中都带了绝望。

    就算等上一天,让工人们切出一道小门也没用,里面的十几厘米厚度怎么办,总不能用脚踹开吧?

    这可是防暴门,难不成要用肩扛式反坦克火箭炮对轰?

    围观人群越来越多,嘲笑声也越来越浓。

    这帮大佬可不给刑警们面子,来银宫抓人本来就够让他们不乐意了,现在这帮刑警吃瘪,他们自然要冷嘲热讽。

    “拜托你们再想想别的办法,能不能切割开这道大门。”章之潼眼睛有些红通,好像被人刚欺负过的可怜模样。

    “没用,除非用大型等离子数控机床,那种设备才能切割开这么厚的大门。”

    操控切割抢的工人,已经停止了这种徒劳举动,很羞愧地解释:“但是那种数控机床,光自重就几吨十几吨,占地比这走廊大十几倍,除非能把这扇门搬到厂里……”

    下面的废话他没说,能把门搬到厂里,还要他们干啥?

    这帮兴冲冲想露个脸的切割队伍,灰溜溜收拾机械设备,留下走廊一地的狼藉跑了。

    围观的这些大佬们哈哈大笑,他们纷纷幸灾乐祸的给这帮刑警出馊主意。

    “把这改成监狱不就好了,绝对比监狱还牢靠,关他个十年八载。”

    “我认识刘谦,把他请来,他一定有办法,说不定嗖地一下就穿过这扇门了。”

    “把偷天换日的导演请来,他也有办法,人家银行金库都照开不误。”

    几名男刑警成了鸵鸟,缩在门口面壁,一副我不听,我也听不到的架势。

    女孩子到底脸皮薄,章之潼瞪了他们一眼,转过头的同时,叶青捕捉到她清澈的眼眸中,喊着泪水。

    屈辱、无力、悲痛……

    这些情绪,深深伤害章之潼的同时,也让叶青有点难受。

    章之潼毕竟是他初中同学,能帮自然要帮一把。

    走上前,叶青扶住她变得柔弱的肩膀,安慰道:“别伤心了,这扇大门交给我,我来切割开它。”

    “你?”章之潼回过头,用雾气蒙蒙的漂亮眼睛,很诧异地看住了叶青。

    “是的,我有办法。”叶青笑的很温暖,仿佛翩翩君子,之前在房间里做按摩的根本不是他。

    “你忘了,我家开了十几年的切割机床制造厂,正儿八经的切割专业户。”

    “切割特种金属并不难,只要选对了切割机械。”

    正在墙角装鸵鸟面壁的几名刑警闪电转头,他们用比追疑犯还要迅捷度蹿到叶青旁边。

    “小哥,你真的有办法?”

    “小哥,之前是我不对,我先给你赔罪了。”

    柳天阳也眼冒精光的凑过来,专业切割机床制造厂,这几个字比天籁还动听。

    是了,要是叶青空口白牙说我行,这帮刑警肯定怀疑他在吹牛。

    但叶青说家里,开了十多年的专业切割机床制造厂,那意义就大不一样。

    “小哥,您若不计前嫌,切割开这道门。”一听十多年的专业切割制造厂,柳天阳顿时胸脯拍的帮帮响:“没多说,以后您就是这里的白金会员。”

    “哈哈叶老弟当然有本事切开。”荣维也过来凑热闹,给几人科普:“之前我厂里的设备出了天大故障,就是叶老弟用那种非常先进的机械修好的。”

    “切开你这门小意思。”

    “那你还等什么……”章之潼揪着的小嘴上,能挂个拖油瓶,幽怨地,可怜巴巴地望着叶青。

    “我回去拿设备!”叶青自信打个响指。

    “我送你我送你。”荣维赶紧让司机去开车。

    宾利一溜烟跑了,留下一地眼巴巴等待救星归来的期盼眼神。

    叶青让荣维把自己送到彩衣街,那边的停车场,自己面包车还在那里。

    到了停车场,叶青让荣维先回家去,说你这宾利根本拉不了切割设备,总不能捆车顶上吧。

    “哈哈那叶老弟,我先回去了,改天咱们再聚。”荣维这会儿真有些困乏了,他年纪大,又被几名如狼似虎的刑警给吓了一顿,这会儿热闹也看了,是得回去休息。

    告别荣维,叶青钻进面包车。

    切割设备哪加强?

    自然是领主战车,丰富的改装功能,只要稍稍改装一下机械臂架,就能完成任务。

    不过改装领主战车的机械臂架有些划不来,耗费金币多,用完了想变回来,还得继续支付一笔改装费。

    道具商城中,一大堆的金属切割机械道具有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