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超级怪兽工厂 > 正文 第三十八章:打算怎么交代
    章之潼带人冲进房间里时候,叶青正趴在水池边,平展着身躯,任由两名姑娘一左一右的按摩正欢。

    只是她们的按摩手法,委实有些不足以向外人道也。

    两位姑娘在叶青背部,擦了擦了价比真金的玫瑰精油,然后……

    一对人马,杀气腾腾冲了进来。

    踹门声音传过来时候,所有人都吓了大跳。叶青还以为走廊里有人打架,殃及了这里的池鱼。

    静谧温香气氛被陡然打破,急促的脚步声传来,这些姑娘们刚尖叫着想站起来,洁白色幔帐就被人扯破,一把黑漆漆的铁疙瘩,很无情地把姑娘们的尖叫,死死定在了喉咙中。

    “不许动!”三声不同音符的爆喝传来。

    一抬头,叶青彻底傻眼了,章之潼也彻底傻眼了,手中配枪,如同被魔法定格在虚空般。

    “怎么是你!”

    “怎么是你!”

    双方谁没有料到,中午刚在一起喝过酒,这会儿会在这种情况下又见了面。

    这个疑问,伴随着震惊,飞快出现在两人的眼神中。

    荣维和他那名司机,可就没了这种好运。两名精通格斗技巧的刑警,根本被费任何功夫,就把他们按在了身下。

    六名肌肤雪白的姑娘,一脸惊惶地大叫着缩成一团。

    三名如狼似虎的男人瞪着她们,她们能不惊惶么?

    “我们是警察,穿好你们的衣服,立刻、马上!”这种场面之下,即使再严肃,也让章之潼桃腮绯起两朵红晕。

    之前她冲进来时候,一照面就看见幔帐中有身形曼妙的姑娘,在里面半跪着和面似地给人按摩。

    这会儿拆掉幔帐,却现了中午刚刚愉快喝酒,这会儿却四仰八叉躺在温泉里享受的老同学。

    当然也看清了叶青全身,世间还有能比这还尴尬的事情?

    时间就像陷入了停滞不前的沼泽,巨大的惊讶,让两名当事人都陷入难以自拔的思维旋窝。

    一股难以言语的怒气,从荣维脸上腾起,哪怕被刑警按在了身下,也压抑不住这股怒火:“瞎了你们的眼,你知道老子是谁,凭什么抓老子,老子犯了哪条王法?”

    “警官,你们一定搞错了,我们可都是奉公守法的商人。”这名司机要冷静许多,银宫是什么地方他很清楚。既然有人能绕过这里的安保,冲进房间抓人,自然是经过了银宫的同意。

    那么他们警察身份,也自然而然的不会有假。

    “搞没搞错,核对了以后就明白。”三名刑警倒也没动粗,反正局面已经被他们控制住了。

    章之潼这边局面有些微妙,她半蹲在水池旁,僵硬地一动不动,手里的家伙好似烫手山芋,拿也不是,丢也不是。

    看到叶青第一眼,章之潼就意识到可能抓错了人。叶青家里开机械制造厂,是同学群里人人都知道的事情。

    他家机械制造厂开了十多年,借钱渡过难关,和接了政府订单赚了笔钱的事情,两人也在喝酒时候聊过。

    所以没道理,这么快跳槽到化工厂当马仔。

    理解归理解,但为什么叶青会出现在这里?

    中午还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现在却四仰八叉躺在这个销金窟,和几个男人一起干这种下流勾当?

    这种事情,换哪个女同胞都难以接受,更何况正义感十足的章之潼?

    “大姐,中午你说九点有行动,怎么行动到了我头上啊!”关键时刻,还是男人脸皮厚一些。叶青把一旁的浴袍拿过来盖在自己身上,抚了抚剧烈跳动的心脏。

    人吓人吓死人,前一刻正在享受人间难得乐趣,转眼就被人拿着配枪围观,还是一名女同学干的好事。

    这种打击太大了,也太刺激人了,叶青一辈子也没遭遇过。

    几名姑娘哆哆嗦嗦穿好宫廷长裙,顺便把叶青和荣维他们衣服取来后,梅花鹿样逃出门外了。

    一名刑警上前摸了摸几人衣服,没现任何匕枪支。

    章之潼转过身,用恨铁不成钢的话音,让叶青他们赶快把衣服穿好。

    几名刑警一边看着几人更衣,一边幸灾乐祸的偷笑。

    他们是听出来了,叶青不仅和章警官认识,中午两人还在一起。这会儿这小子来寻乐被撞了个正着……

    嘿嘿

    荣维愤怒公牛样,坐在沙上剧烈喘息:“你们等着,市局左局长我不是不认识。”

    “你叫荣维?”几名刑警仿佛没听到左局长几个字,自顾自问。

    “是我,要不要我拿身份证给你看看?”荣维送给他们一个白眼:“别告诉我你们来扫黄,刚才你们也看见了,我和我朋友只是在按摩而已。”

    “之前你们上电梯,遇到的那三名男人认识不?”

    “怎么,怀疑我和他是同伙?”荣维一下想到了问题关键,肯定是电梯里那个照面,让这帮警察误会了:“不认识,哼哼,一个照面你们就敢上来抓人,等着吧。待会儿我会打给左局长,向他讲述我被你们抓捕的经过。”

    “可能是搞错了,等下让老王他们,把三名疑犯先带上来,初步审问一下。”章之潼已经收好了配枪,很没形象地坐在沙前的水晶茶几上。

    她双手捧着自己滚烫的小脸蛋,有捧烙铁的错觉。把叶青看光了,让她觉得非常尴尬,又非常的气愤,为什么叶青会来这种地方,要知道中午那顿饭,让她对叶青的印象很不错。

    “对了,我们这边已经控制住了,楼下怎么还没动静?”章之潼地站起来,捏着领口处的送话器开关道:“老王王老王,楼下现在什么情况。”

    隐藏式耳麦中过来许久,才传来有些尴尬的回答:“我……我们这边出了点问题,只抓到了那名年纪大的疑犯,另外两名……”

    “另外两名怎么了?”章之潼和几名同僚的脸色,立刻变的很难看。

    “他们没有跑掉出会所,被我们用枪堵在了一间库房中,只是……”

    “库房内有人质?”章之潼紧张问道。

    “没有,经理也在我旁边,库房也没有其它出口,只是……这个库房的门,我们打不开。”

    “那就好,你们守住库房,我们立刻下去。”章之潼转头,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生气道:“叶青,你们先和我们下楼。主犯已经被抓到,事情很快就会弄清楚。”

    荣维哼了一声,拽拽地把外套拎在手中。

    几名刑警前后呈包围阵形跟着,穿过走廊下了电梯,就见大厅已经站了一溜排,身穿黑西装的安保人员。

    这帮小滑头抓疑犯时候一个踪影不见,这会儿抓的抓堵的堵,全出来摆造型了。

    绕过西餐厅区后面的员工通道,章之潼一行走到通道尽头时候,几名黑西装安保人员,正押着一名五花大绑的中年男子。

    另外四名刑警,正手持配枪,围着尽头的一扇银白色金属大门前,满脸的羞愧。

    经理曹卫华也候在走廊上,此时他的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旁边两名像是安保队长的角色,正一人拿一个手机,机关枪样的语打电话。

    “你别看我,这扇门我可没办法打开。”曹卫华不等章之潼问,就抢先叫屈:“这是我们会所存放香烟雪茄和酒水的库房,之前有服务员进去取酒水,门没来得急关,那俩蟊贼就蹭地窜了进去。”

    “这俩家伙警惕性太高了,我们刚贴近过去,他们就撒腿逃跑,比兔子还快。”一名刑警羞愧解释:“好在我们拿枪封堵了大门,他俩慌不择路跑到这里。”

    章之潼点点头,上前用手指敲了敲银白色金属大门,极其沉闷的回声在告诉所有人,这扇门非常厚。

    “曹经理,这扇门有什么玄机,你们竟然打不开?”

    “这扇门有多道反锁装置,那俩蟊贼从里面落了锁。”曹卫华爱莫能助地摇摇头:“这是从美国恩萨保险设备公司,进口的黄金珠宝库房专用防爆门,里面要落了锁,爆破公司来了也没辙。”

    一名衣冠楚楚,旁边跟着两名娇滴滴小蜜的男人,急匆匆推开员工通道的自动门小跑了过来。

    他看到荣维后愣了下,赶紧赔罪地打了个招呼。

    “柳天阳、柳老板。”荣维绷着脸,一字一字道:“我和我的朋友,在你的会所生了这事,你打算怎么交代?”

    “荣老板,和这位先生,您稍等,等处理了那俩蟊贼,我亲自上门,给二位赔礼道歉。”柳天阳双手作揖,很隆重地给荣维,还有叶青赔了个不是。

    “老板老板。”曹卫华赶紧迎了上去。

    “你们警方搞什么,抓个人都抓不住。”柳天阳脸色差的能去演僵尸片,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你知道我库房里放了什么?”

    “上百只科伊巴4o周年纪念版雪茄,数十盒的阿图罗富恩特。像高希霸这种品牌,里面都是堆成堆。”

    “二十年年份的罗曼尼康帝,马桑德拉之类红酒,都是用橡木桶整装。路易十三这些牌子的酒,里面能装满浴缸,你们懂吗?”

    说到痛处,柳天阳几乎要咆哮了:“现在你们弄俩蟊贼在里面,你是想要了我们几个股东的命啊!”

    一台苹果笔记本被人从后面递了过来,柳天阳红着眼,在一个监控软件界面输入一连串密码。

    当屏幕切换之后,四个监控画面跳转出来。

    画面中琳琅满目的木架摆满整个库房,上面全是一些看起来非常高档的酒类包装,和很多英文字母的精致木盒。

    两名鬼鬼祟祟的年轻人,这会儿正一人叼着个雪茄,翻垃圾一样翻弄架子上的摆设。

    在他们脚底下,散落的雪茄到处都是,还有一个橡木桶滴溜溜在地上打转,猩红的酒液洇了一地。

    啪嗒一声,苹果笔记本从柳天阳手中滑落,脸色苍白的他一口气没接上来,直挺挺朝后栽倒。

    “老板,老板。”几名保安赶紧冲上前扶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