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超级怪兽工厂 > 正文 第三十三章:治理排污管道
    怪不得龙溪滩这几年水质越来越差,原来有工厂偷偷在海中排放污染水。

    这种墨绿色污水,看起来很像化工行业的生产废水。

    并且从这严重锈迹斑斑,和管道上积累的厚厚附着物看,这条污水管起码有好几年历史。

    企业排放污水,是门技术活。

    低端一点的,直接偷偷埋根管道到河流湖泊里,然后用不了多久就能把整条河水,染成五彩斑斓的大花池子,或者熏的恶臭难闻。

    这种很容易被工商局和环保局联手开罚单,敢这么做的老板,大多都是滚刀肉,吃了罚单拆了管道,没多久又找个地点继续排放。

    高级一些的,打个机井钻到深层地下水中,直接用高压水泵朝地底深层排污。

    这种方式被现的可能性极小,现代居民都用自来水,就算闲得慌打井也是浅层地表。

    但这种方式的缺点也很明显,深层地下水的空间容量有限,只适合生产规模较小的企业排污。像领主战车旁的这根管道,估计半个月,就能把工厂附近的地底水层灌个肚饱圆。

    朝大海深处排污,无疑是最隐蔽的手段。海水每天潮起潮落,还有各种洋流浪涌。

    污水刚从管道涌出,会被快稀释,加上这里的污水颜色很深海背景很接近,更难以让人察觉。

    同样,建造一根这种深海排污的管道,花费绝对惊人,一般企业根本负担不起。

    但只要花巨资建了,就能一劳永逸,节省海量的污水处理费用。

    龙溪滩只有叶青一个人在这展,偌大的海滩被污水污染。现在无意中现的污染口,肯定要做点什么。

    叶青第一想法是把出水口焊起来,这样偷偷排污的工厂就要暂时抓瞎,必须重新切割开排污口才能工作。

    水下作业永远都是难题,不说别的,就让那工厂重新找到排污口,恐怕就得花费老大力气。

    同样,用焊接手法封堵,会让工厂老板产生疑心,毕竟中云市掌握水下焊接技术的就两家公司。

    所以叶青直接把领主战车收回怪兽工厂内,然后让巨力苦工从仓库里找了块破木头,削切成个大号子弹头木塞。

    叶青用小刀在木头上刻了一个,由一条鲸鱼,和一圈英文字母组成的logo。

    海洋守护者协会徽标!

    这是帮战斗力极为强悍的国际组织,经常出现在新闻中,用水炮和臭蛋,与捕鲸船对轰的就是他们……

    叶青对这帮精力过剩的老外谈不上好感,也没坏感,让他们背一下黑锅毫无心里压力!

    十多分钟后,领主战车用机械臂夹着木塞,顺着海底洞穴通道,重新潜回排污管道旁边。

    这条排污管道的排水度不快,领主战车的机械臂,可以轻易举起几百斤重物,把一个木塞砸入污水管道口,简直轻而易举。

    并且木头泡水会膨胀,用来封堵管道不要太合适。

    而此时,笔直铺设在海床上的管道尽头。

    一家坐落在环海大道西边,距离龙溪滩有十多里远,专业生产各种塑胶原料的大型化工厂中。

    一套自动化程度很高,拥有大型增压塔的水泵系统,正在开足马力,将工业废水池中的污水,泵入海底的管道内。

    这套增压设备,叫无负压管网增压系统,通常只有水厂才会安装这种设备,用于长距离管道运输水源。

    增压正在欢快的进行,忽然控制箱“滴滴滴”出刺耳的警报蜂鸣声,电机也立刻停止工作。

    一名正在悠哉悠哉看电视的值班人员被吓了大跳,赶紧跑过来查看原因。

    压力提供中断,说明管道无法排水。这名值班人员赶紧把压力设置提高,希望用更大的压力冲破堵住管道的杂物。

    设置完毕,增压系统又继续运行了,然而几分钟后增压系统再次停机。

    废水排不出去,生产车间内一整套的设备运行,都要受到影响。值班人员大呼小叫地,用内线拨打老板办公室电话。

    十多分钟后,一个大腹便便、带着金表的男人闯了进来。

    “水…水管不知道被什么堵住了。”值班人员小心翼翼的解释道。

    “赶紧给我加压冲,水管一堵,用不了半小时,废水池就得满。”这名老板气的直跳脚:“你是想让我把整条生产线都停下来不成?”

    “没用老板,我都把压力开到了最大上限。”

    “一直开,让你看个机器都看不好。”工厂老板怒气冲冲:“压力一直开到最大,我不信冲不开管道。”

    负责看守设备的员工连忙点头称是,跑到控制台,啪嗒啪嗒调整参数,让增压系统绕过自动断电装置。

    半分钟后,增压系统继续运行了。

    这会儿没了限制,高压空气撒欢似地不停朝增压塔内钻。

    随着压力表的数字上跳,工厂老板脸色也越来越铁青。

    通常管道堵塞,都是生在停止排污的时间段,洋流容易带起大量藻类和杂物,偶尔堵住管道口并不稀奇。但通常这些杂物,连压力都不用增加,就能轻松被污水冲出去。

    现在,竟然在排放污水的时候,生了堵塞情况。

    堵的还很厉害,压力根本冲不开。

    “砰”

    一声巨大声响打算他的沉思,管道上的弹簧安全阀突然弹起,漫天污水跟消防水炮样汹涌而出。

    值班人员和工厂老板鬼叫一声,跑都没来得急,就被汹涌喷出的污水冲倒在地。

    污水墨绿色,臭气熏天,别说被淋成落汤鸡,就算闻了一口,都能熏的人直栽跟头,现在他们两人是直接泡在里面了。

    “救命……呕……”这个老板还没扯开嗓门呼救,就被污水熏的剧烈呕吐起来。

    ………………

    此时此刻,叶青正收好作案工具,站在环海大道上,等待刚杰化工的老板荣维来接自己。

    昨天他死活要请自己叶青饭做为感谢,吃完饭,还要带叶青去中云市最贵的地儿嗨皮一下。

    好吧……

    叶青承认自己心动了,中云市最贵的场子昨晚上网查了,是银宫娱乐会所。

    网上影影绰绰说这家会所是会员制,寻常人根本没有进去的资格。

    一辆玫瑰红宾利慕尚停泊在叶青跟前,后门车窗降下,露出荣维满是得意的脑袋。

    “小叶老板,快上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