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超级怪兽工厂 > 正文 第三十章:专打二五仔
    陈记就在彩衣街进去的第三间仿古建筑,现在正是饭点。通常这这种不愁客源的地方都很难预定到,即使预定了位置,过了点没来,那对不起预定取消。

    章之潼定了一楼的大厅,落座之后熟练地点了几分招牌菜,又叫了一瓶蓝色经典。

    “这里的油焖蚕豆很适合佐酒,蟹粉狮子头也不错。”章之潼帮叶青拆了套餐具,用酒涮一遍后,分别把两人的酒杯斟满。

    “你说你上班了,是在警察部门么?”蓝色经典系列的特点就是不上头,叶青酒量还行,一瓶酒两人分不成问题,只是不知章之潼酒量如何。

    上学那会儿,就影影绰绰听同学说过,章之潼为了当警察,特意拜了一名在中云颇有名气的师傅练习武术,估计喝一些白酒也没问题。

    “我从小的梦想就是当刑警。”章之潼冲叶青得意挑了挑黛眉:“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章之潼,现在是中云市刑事侦查支队二大队正式刑警一枚。”

    “恭喜你梦想成真。”叶青主动敬了她一杯,当年那届考取华夏刑事警察学院的学院就她一个,现在回到地方工作,那还不成了抢手的香馍馍。

    只要章之潼业务能力出色,升迁度绝对跟火箭样。

    章之潼刚秀气地抿了一口白酒后,突然被叶青打断:“等等上班期间不是禁止喝酒嘛。”

    “刚忙完了个案子,难得放半天假,晚上九点才有另外行动。”菜还没上,章之潼就跟叶青再碰了一杯,甜美笑道:“我身体棒棒的,酒精挥快。”

    “喝喝醉算熊。”叶青二话不说,干掉半杯酒液。

    “痛快!”章之潼挑了个大拇指。

    服务员很快把店里的特色菜肴一碟碟端上来了,叶青这会儿食欲大开,热滚滚,回味无穷的蚕豆,让叶青大呼过瘾。

    “对了,你现在做什么,看你这身打扮,成功人士呀!”章之潼吃相文雅多了,她夹起热滚滚的蚕豆,要轻轻吹凉了才放入口中。

    “开工厂,造一些不值钱的设备。”不知为何,看着章之潼在品尝美食,叶青升起一种秀色可餐的感觉。

    “失敬失敬,叶老板!”章之潼举着酒杯作揖:“来,祝你生意兴隆,做到中云富。”

    “也祝你扫平中云一切罪恶,成为罪恶克星!”

    “罪恶克星哈哈,我喜欢。”章之潼笑的豪情万丈,眉宇间尽是英姿飒爽的气质。

    酒逢知己千杯少,章之潼不是知己。但她豪迈中带着柔情的个性,很是让叶青蛮欣赏。

    一杯杯酒液与叶青邀饮,章之潼如水的眼眸有些飘渺迷离,白如美玉的脸颊,微微染上了红晕。

    有些飘零散落的秀丽短,随着她葱指撩动,犹如撩动这世间美好的画卷。美眸斜睨间,褪去了原先飒爽英姿,增添了优雅柔情的一面。

    艳羡、嫉妒、垂涎、贪婪…

    整个大厅内,但凡是雄性,无不情不自禁地,用这些带了世间原罪的目光,凝视章之潼的同时,审判叶青。

    不过嫉妒归嫉妒,眼馋归眼馋,这些雄性始终没有厚着脸皮过来搭讪。

    叶青一身得体昂贵的装扮,和眉宇间这个年龄独有的自信气质,让他们始终鼓不起勇气。

    当然这个眼力不是人人都有,也不是所有人的素质都攀上了水平线。

    几名流里流气的小青年,晃当在彩衣街的青石过道上,他们的脖子变成了移动炮塔,不停用目光瞄准路上和仿古建筑内的人群。

    当他们看见叶青时候,顿时眼睛一亮。

    他们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负责更换路缘石的施工队前,吃老鳖的钱晓猛一伙。

    “哟吼”钱晓猛跨步走进来,像是抓住犯人一样兴奋:“停车场看见了你的车,我就知道你一定在彩衣街里。好哇,现在有钱了么,都喝蓝色经典。”

    “赔钱,赔上次你打我的医疗费,还有我舅舅的,误工损失费,营养费……”钱晓猛兴奋地列举一大堆费用,正准备报出一个天价数字时候,忽然触电般愣怔了。

    因为章之潼用略带迷离,如深潭泉水般的目光看住了他。

    跟着他进来的几个人,也都愣住了。

    如此美丽,又如此优雅临风的女孩,他们真真从未见到过,也从未敢想过。

    花了好几秒,他们才从愣怔中挣脱,随后哈哈大笑:“美女,你别被这个小白脸骗了。这家伙是个穷光蛋。”

    “马上我们都要把他车给开走了,美女你住哪儿,待会儿我们用车送你回家。”有个叶青没见过的陌生面孔走上前,这家伙十分大胆地用手掌,拍了拍章之潼有些消瘦的香肩。

    “那谁,快把车钥匙交出来,跟我们走车管所过户。”

    有时候,美丽真的是一种原罪。这家伙原本只是仗着人多,胆大妄为的拍了章之潼的肩膀。

    可爪子刚搭上去,就得寸进尺,想去捏一捏章之潼那吹弹可破的小脸蛋。

    叶青腾地站起来,刚抄起已经不剩多少酒液的蓝色经典酒瓶,准备给这这家伙清醒一下头脑时候。

    章之潼有些迷离的目光,瞬间清澈,没等他的爪子碰到自己脸颊,就高高撩起,顺着丝间掠过,标枪一样戳中了这个狂徒的面门。

    根本没人看清楚,之前还好端端坐在椅子上的章之潼,是如何使出这招堪比柔术大师的腿法。

    太快了,当这家伙连惨叫都没出来,就狠狠倒地在上时候。

    章之潼仍然保持着上撩腿的动作,棕色的小皮靴上,露出优美的雪白脚踝,修长玲珑的身段,让无数食客大跌眼球的同时,也大饱眼福,纷纷做出吞咽口水动作。

    站起来的叶青也愣了,手中极其适合搏斗的厚底儿酒瓶,还在滴答滴答渗着酒液。

    别的食客没看清,可坐在她对面的叶青可是瞧的清清楚楚。

    章之潼甚至连头都没回,娇躯纹丝不动,就闪电般高高撩起,击中了身后那名胆大妄为的狂徒。

    但包括叶青在内,任谁都没想到,前一刻还如画卷般的美少女,此刻一脚能踢飞一名青壮的男人。

    这……这……

    叶青敢誓,哪怕今年春节,许凝宫主演的贺岁功夫大片青玄中,都踢不出这么快如闪电的腿法。

    想到这里,叶青暗暗庆幸,还好当年没有去砍章之潼,否则自己一定会沦为全校的笑柄连个温软如玉的姑娘都打不过。

    章之潼踢飞一个,看样子也没打算放过钱晓猛他们。

    “你们眼中还有没有法律,光天化日之下,想抢劫?”章之潼略带酡红的脸颊,气的一股一股。

    “你……你,你想干什么。”钱晓猛和身旁几个同伴,眼珠子差点惊讶的碎掉。

    叶青从椅子上跃出,一脚踹在钱晓猛的肚皮上。

    叶青虽然没打小练过,但之前在工厂中,整日摆动那些铁疙瘩机床,有的是锻炼机会。

    这一脚,直接把钱晓猛踹出了大厅,滚葫芦样滚到大街上。

    “妈地我跟你拼了。”三番五次的倒在叶青手下,钱晓猛气的差点鬼火冲出天灵盖。

    “你们几个还什么呆,给我上啊。”挣扎着爬起来的钱晓猛,心里那股怒火越烧越盛。

    叶青同样怒冲冠,当初在医院没来得急狠狠教训这几人,在江山石材厂又被桑庆压了下来,这次得狠狠干翻这帮一点良知都没有的二五仔。

    抡起酒瓶砸翻这个二五仔后,叶青直接将他从地上提起,摔口袋一样往石板地面猛摔。

    另外四名同伴,一名倒在地上死活爬不起来,另外三名刚才胆子比天还大,现在却比针尖还小,站在一旁跟鹌鹑样瑟瑟抖。

    他们眼馋叶青那辆面包车,也很单方面的认为,叶青家的工厂要倒闭,根本拿不出什么损失费出来。

    他们正好打着为舅舅讨要补偿费的幌子去讹车,可谁能想到这一男一女,一个比一个狠角色,根本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动手。

    章之潼在一旁看的津津有味,叶青动起手来不是拳头砸,就是用脚踹,虽然下手很重,但都明显偏了要害。

    “好了好了……”章之潼不想让叶青惹麻烦,看教训的差不多,就过来拉开叶青。

    “想找麻烦,让你们老板来。”叶青末了又狠狠补了几脚,撂下话:“你们几个二五仔,就不要三番五次来丢人现眼了。”

    “老……老板他酒驾肇事,被……被治安拘留了……”一旁瑟瑟抖的同伴,估计被吓破了胆儿,蹦出这么一句灭自己威风的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