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超级怪兽工厂 > 正文 第二章:水潭中的异变
    叶青握着方向盘的手指白,脸色铁青。接连打给父亲几通电话,电话中的忙音让叶青意识到,父亲的伤势可能远比母亲形容地严重。

    他恨不能立刻瞬移到中云市,跟那帮打人的家属拼命,可残存的理智又告诉他并不能这样做。

    因为第二天的本地早间新闻头条上,会被煽风点火似地添上一条:本地一家工厂生严重事故,工厂责任人态度蛮横,对伤者家属动手。

    前方依旧拥堵,猛地一把调转方向,叶青开着面包车掉头,去抄另外一条道路。

    中云市附近的道路,叶青滚瓜烂熟,把车往后倒就是防止长时间拥堵自己被夹面包。只是那条小道路况不太好,是早年当地窑场专门修建用来走货车的。后来窑场关闭,这条坑坑洼洼的道路当地人都不怎爱走。

    五菱之光面包车是轴承后驱动,底盘又高,空载情况下算半个越野车,走烂路叶青不怕。

    穿过一片片农田,又经过一个小村。当面包车驶过一片片仿佛核弹轰击过的巨大地坑时候,路况逐渐糟糕起来,面包车跟着一跳一跳。

    小心翼翼躲避那些被重货碾压出的大坑,叶青记得再过一会儿,会有一片道路严重下沉,需要走旁边农田绕一下。

    这也是叶青遇上堵车,情愿多等一会的缘故。对农作物他又不了解,要是小麦还好,万一被种上了玉米西瓜什么的,车子根本没法走,会把人家地里庄稼压坏。

    很快一个半人深路坑出现在面包车前,万幸两边农田种了小麦,麦地上还有许多被车压出的印子,叶青老老实实按照前辈留下的车印行走。

    “对不起了大哥,我实在迫不得已从这片麦地借个道,我听说麦苗被压了照样长。”边开车,叶青边给这片地的主人赔罪。

    “砰”

    叶青话还没说完,面包车左前轮便生爆胎,跟雷管爆炸样声响。

    叶青五内如焚,急忙下车前看。

    结果一看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面包车的左前轮,竟然压了一块布满尖锐钢钉的贴片。

    熟悉机械的叶青现,这东西根本不是任何农用机械上的零件,而是人为用钢钉焊起来,放在这专门破胎用的。

    这东西放在麦地里,有绿油油小麦遮挡,叶青视力再强也现不了。

    再往前仔细查看一下,叶青差点被吓死。路坑两旁的麦地,竟然全是这些东西,光粗略找了一下,叶青就找出十多个。

    这是什么仇,什么怨。碾压一下麦地,大哥你不至于玩这么大手笔吧……

    拆掉轮胎上的破胎器,叶青赶紧上车往路上倒。可左边方向轮,陷在松软的麦地里死活不肯出来,后面驱动轮直打滑,把小麦卷的到处都是。

    松软的麦地里根本无法换胎,叶青取了千斤顶和备用轮,可千斤顶顶起后,直接陷入松软的泥土中。

    这地一定是混蛋种的,叶青快被气死了。

    面包车里都装的是扳手、水平尺、套筒、卡尺、电压检测仪,之类维修工具。根本没法垫在千斤顶下面。

    小麦地光秃秃,也没有树根木板之类。

    火急火燎的叶青,想起之前路边那些被挖出的大坑中,有一些破木船,赶紧拿了锤子和加力杆往回跑。

    这些仿佛被核弹轰击出的大坑,都是原来窑场挖土烧砖的杰作。后来窑场废弃,估计当地居民用这些积满水的大坑养鱼,留了不少破木船在里面。

    叶青气喘吁吁跑到最近一个大坑,顺着坡道往下跑。

    跑到最底下,叶青有些傻眼。水潭这边全是废弃的残缺空心砖,简直快堆成了小山。旁边就是峭壁,叶青又不是蜘蛛侠,只能往那些残缺的空心砖上爬。

    残缺的空心砖碴口很尖锐,叶青小心翼翼往上攀爬,到顶后,深吸一口气,从两米多高的砖头上蹦了下去。

    下面是松软的泥土,叶青毫无伤,只是半空中,叶青眼睁睁看着手机从口袋里飞了出来,然后噗通一声掉到前方水潭中。

    落地后,叶青猛地朝前一扑,伸手想去抢救那台充话费送的手机。

    深不见底……

    叶青整个胳膊都伸进水潭中,可只能眼巴巴看着手机缓缓朝水底下沉。这里是窑场采土留下的深潭,十个叶青叠起来,也不一定够淹的。

    这种水深,别说叶青,换了菲尔普斯来了也要抓瞎。

    手机不值钱,可里面除了云储存的联系人能同步到新手机,剩余的一大堆资料,还有海量照片给再多钱也换不来。

    “老天,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叶青抱着头,痛苦地蹲在地上。

    一道蓝光乍起,让叶青的抱怨截然而止。接着墨绿色深水潭,似乎被接了十万伏特高压电,无数蓝色电弧从潭底崩裂。

    “嘣嘣嘣嘣……”

    大地跟着晃动,潭边的崖壁上泥土唰唰往下掉落,溅起无数水花。

    蓝色电照亮裂潭底的同时,也照亮了叶青骇然的脸庞。

    借着电弧产生的光亮,叶青迅看清那些强烈的电弧,竟然是刚刚跌落到潭底的手机出。

    绝对不可能,手机电池容量撑死天2ooo毫安,换成电量才o.11度。这点电量,电死一条鱼都千难万难,怎么可能制造出眼前不亚于末日雷暴的景象?

    但这个不可能,真真切切生了。叶青觉得二十多年建立起的科学价值观被彻底打破,不是现在思绪一切正常,叶青甚至怀疑自己已经被一连串打击弄疯了产生幻觉。

    更疯狂的还在后头,手机一边闪烁着剧烈电弧,一边缓缓朝水面升起。叶青鬼叫一声疯了样往身后砖头山上爬,在水底这部手机都能造出如此之大动静,这要等它上来,自己还有命活?

    剧烈的电弧,一定会像穿糖葫芦样将叶青击穿。

    只是叶青低估了手机上升度,还没等叶青攀爬到半截,手机就嗖地一声破水而出。

    叶青来不急回头,大喊:“吾命休矣!”

    一秒两秒三秒

    预想中的雷电轰顶并未来临,满头冷汗的叶青往回望,然后差点从砖头山上跌落。那个手机……

    竟然……

    竟然漂在自己脑后。

    此时手机已经恢复到原来模样,之前十万伏特电弧,差点让叶青怀疑自己眼睛出了毛病。

    不到万不得已,叶青是不会抛弃手机的,所以叶青随手找了块砖,轻轻碰了碰那部漂浮在空中的手机。

    没有任何反映,叶青又慢慢弓着手指,用指背去轻轻碰了下手机。

    如果触电,手指肌肉会生痉挛,不受控制的收缩离开手机。这是老电工常用的手法,叶青常年跟机器打交道,都成本能了。

    当叶青指背轻轻触碰到手机时候,没有预料中的电击感,也没静电,只有冰冷。

    一把将手机抓住,叶青心里跟猫抓一样,非常好奇手机为什么会放电。

    按了按开机键,日鬼地是屏幕竟然亮了。

    只是传统的安卓桌面消失,变成了系统升级中……几个字,后退返回这些按键全部失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