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超级怪兽工厂 > 正文 第一章:屋漏偏逢下刀子
    泱泱华夏,千万平方公里领土。

    早上九点,1o4省道上。

    车身印着青云切割机械制造厂,和旗下产品图文介绍的五菱之光面包车内。

    叶青颤抖的挂掉第七通电话,面色白。

    截至目前,他联系了七位关系不错的朋友和同学,但借到的钱寥寥无几,算上自己的存款,和他们答应的数字,也只有一万三。

    叶青绝不会抱怨:终于认清这帮朋友什么什么的,相反心中充满感激。

    他的这帮朋友同学,也不过是和自己一样,刚刚进入实习期的小菜鸟,其中又没什么富二代。

    能接到电话,并毫无顾忌地将口袋里不多的存款借出去,已经很让叶青感动。

    但这个数字远远不够。

    他父亲创办的机械加工厂,在今天生了一起非常严重的事故。

    叶青一家住在江南省中云市,父亲叶江宁曾在中云市红光机械厂担任车间主任。

    九八年在下岗再就业的浪潮中,叶江宁拉了车间内几个工人,办了个机械加工作坊,专门接改组成私营的红光机械有限公司外包出来的活儿。

    零九年,机械加工作坊升级成青云切割机械制造厂,专门制造大型切割机床。

    例如大型管道切割机,石材切割机床,不锈钢板切割机床。

    切割机械制造厂的销路,一直到两年前都还算不错。

    可不知为什么,最近两年厂里订单越来越少。

    加上红光机械有限公司里的老一辈人员退休,无法从这里接到外包活儿。青云切割械制造厂在最困难时候,甚至整整一个月,都没有接到过订单。

    订单是厂家的生命,没有订单的日子里让青云切割机械制造厂苦不堪言,光员工工资就拖欠了三个月。

    上星期叶江宁在政府工作的老同学牵线搭桥下,从江山石材厂那里接了七台石材切割机床的订单。

    中云市为了应对检查小组,下榻中云市来评估文明卫生城市,计划将几条主干道的要绿化带路缘石全部换成新的。

    在上千万的订单面前,江山石材厂的老板,很无奈地跟青云切割机械制造厂拍定了合作协议。

    七台石材切割机床的订单,不能让青云切割机械制造厂财,但赚取的利润,至少能把拖欠的八名工人工资给补上。

    青云切割机械制造厂最鼎盛时候,工人有三十多名,订单最多时候,工人加班根本加不过来。

    现在……

    老一辈有技术的全跑了,只剩下八名学徒工。

    这八名学徒工手艺很潮不说,脾气还一个比一个大。要不是他们工钱开的低,叶江宁早把这些人辞退。

    这不昨天刚刚交付给江山石材厂的一台石材切割机床,运行还没多久,就生切割轮导轨跑偏现象,切出的石条没有一块是直的。

    这种极为低级的技术缺陷,让江山石材厂震怒不已,厂长连夜打电话,让青云切割机械制造厂派技术员过来处理,否则这台机器的尾款一毛钱别想拿到。

    叶青就是技术员,从小在机械厂里耳濡目染,大学又是机械工程专业。

    所以实习期这段时间,叶青一直开着他那辆五菱之光南边省乱跑,为自家场子里销售出去的机械提供售后服务。

    用来移动切割轮的导轨,是石材切割机床上最精密的部件,这东西青云切割机械制造厂根本造不出来。

    别说叶青他们造不出来,整个江南省,能制造出合格导轨的场子,一只手能都数过来。

    造不出来就买,切割机床用的导轨,都是从万阳精密机械有限公司定的货。

    这是家实力非常雄厚,产品口碑享誉了十几年的老厂,断然不会次品给顾客。

    所以导轨跑偏,只能是那几名工人,在安装时候生了失误,造成导轨损坏变形。

    整整一夜未眠,叶青又是换导轨,又是调试机器。

    搞定后,江山石材厂老板的脸色依旧比法官还严肃,直接让叶青滚蛋,连早饭都懒得准备。

    饥肠辘辘的叶青从外面早点摊买了五个包子,边吃边往家里赶,准备美美睡上一觉。

    谁知……

    半路叶青接到叶江宁的电话,电话里叶江宁的声音无比焦急,说厂里生了事故。

    今天上午八点,八名员工骑着电瓶车来上班。打完指纹机,叶江宁宣布一下今天任务后,就上楼补觉去了。

    昨晚江山石材厂的电话,让他气的一夜未眠。做了那么多年切割机床,竟然还能生切割轮跑偏这种低级故障,这要传出去,青云切割机械制造厂的口碑不全毁了?

    正因为叶江宁去补觉,才生一起非常严重的人为事故。

    做机床,大型部件都是从钢板上,用火焰切割机切割出来合适尺寸,再上铣床铣平。

    钢板有不同规格,厚度重量当然也不同。

    工人曹云在用行吊搬运钢板时候,工人里年龄最小的庞锐风,非要拿行吊遥控器来练练手,说什么多学一门技术。

    不得不承认,行吊真的很好玩。这个横跨在钢结构厂房,长二十米,几吨重的大家伙,只需要一个类似遥控赛车的遥控器,就能轻松控制。

    开动起来轰隆隆跟开火车一样,还力大无穷,任谁看了都想玩一玩过瘾。

    庞锐风早就想开动行吊过过瘾,奈何老天总不给他机会。这不叶江宁上楼补觉,庞锐风觉得机会来了,在曹云面前好说歹说,才终于把遥控器要下来。

    庞锐风接过遥控器后,在曹云指挥下顺利将一块钢板运到火切割区域。

    等钢板或切割完毕,工人将几块刚才焊接成机床底座,要运上数控铣床铣平时候,庞锐风自告奋勇抢拿起遥控器造作行吊。曹云看之前他操作的还行,也就没说什么。

    谁想庞锐风把切割好的部件运到数控龙门铣上方,控制行吊吊钩下降调整位置时候,忘记了刹停。导致重达1.5吨的石材切割机床底座,狠狠砸在了数控龙门铣上。

    数控龙门铣是工厂里最大的一台机床,这种专门加工大型金属部件的巨无霸,有数十米长,三米高,自重十七吨。

    还未加工的机床底座,把龙门铣的横梁升降系统砸的四分五裂,四米来长的工作台也严重受损。

    这一砸,维修费用就得几万块,但这不是叶江宁绝望的原因。

    数控龙门铣上方,有个路灯似地电脑操作臂架。

    电脑操作臂架可以左右移动,方便工人站在不同角度来控制龙门铣。臂架只是普通不锈钢管支撑,当时另外两位工人,6小珍和钱冬冬正站在龙门铣两旁,准备等机床底座下来时候,把机床底座调整位置,好方便加工。

    结果断裂的操作臂架,和衡量升降系统上的破损外壳,将躲避不及的两人砸倒在地。

    机床底座有龙门铣阻挡,万幸没有直接砸在两人身上,否则他们根本不用躺在医院的手术台。

    这是一起由工人操作失误,造成的严重工伤事故。

    等叶江宁慌忙从楼上跑下来,跟着另外几名工人,将浑身是血的6小珍和钱冬冬抬上货车连闯八个红灯,还有货车禁区送往市人民医院时候。

    坐在车厢内,脸色比纸张还苍白的庞锐风,一口咬定自己当时松开了下降按钮,是遥控器失灵,才造成的这场工伤事故。

    工人曹云用狠狠一脚,和几个耳光,来表达自己的看法。

    现在追究庞锐风是否操作失误,已经毫无意义。6小珍和钱冬冬是在上班期间生的工伤事故,自然一切费用和补偿都由老板叶江宁负责。

    6小珍左胸第三第四肋骨断裂,右肩胛骨粉碎性骨折。钱冬冬颅骨骨折,有颅内出血可能,后背大面积撕裂伤。

    因为效益不好,青云切割机械制造厂,已经拖欠了三个月工人工资。

    给江山石材厂的一台石材切割机床,还没收回尾款。几分钟前叶青还打了通电话过去,结果厂长说要再试用一星期,没毛病了才能把尾款打过来。

    对厂里情况了若指掌的叶青,有些陷入绝望。

    江山石材厂付给的定金,全用来购买生产材料。因为有订单在手,工人们不介意再等上一个月,反正叶江宁承诺订单做完后,给每位工人多加一千块的补偿。

    厂里账面上流动资金就几千块,家里除了不动产,根本没有什么存款结余。因为这几年效益不好,往年赚的钱全补贴厂里去了。

    叶青只能祈祷,6小珍和钱冬冬千万不要出什么大事。

    江山石材厂位于梅花镇,快要进入中云市市区时候,前面道路应该是生了车祸,造成叶青前面堵塞了一长串汽车。

    叶青将面包车往后倒了一段路,停在路边。

    放松座椅,将车载mp3打开,叶青静静听着大明星许凝宫的歌曲。

    现在火遍全国的大明星许凝宫,就是中云人。她小学一到六年级都和叶青是同班,那时候的许凝宫,已经开始展露出无人能及的艺术天分。

    叶青上小学四年级时候,还给她写过情书……

    当然结果是很让人沮丧的,初中时候许凝宫转学去了上京,叶青彻底和她断了联系。这会儿更没什么想法了,人家是火遍全国的大明星,在整个南亚也有一定知名度,跟叶青两个世界人。

    就在叶青琢磨要不要继续找朋友借钱时候,母亲许岚打来电话。

    电话中许岚带上了哭腔,她告诉叶青,叶江宁在医院手术室外,等待6小珍和钱冬冬做手术时候。被闻讯赶来的两个伤者家属,堵在手术门外狠狠打了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