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步步归途 > 正文 第六十七章 不知名生物
    那瘦子吃完了那人的心脏,又把那人的脑壳扒开,吸出了脑髓,这才满足的打了个饱嗝。冲着余下的那几个邪修邪邪的一笑,混着他口中红的白的之物,倒是让那些平日杀人如麻的邪修们生生打了个激灵!

    几人被瘦子的举动硬生生的打消了刚才的想法。

    阵法外,步归还在不停的呕吐,风吟被那瘦子的举动也有点恶心到了。若说步归刚刚对这几个邪修只是存了困住他们的想法,现在风吟却是有了想要杀掉他们的想法,尤其是那瘦子,风吟有预感,倘若今日不把他除掉,来日必成后患!甚至会深受其累!

    阵法本就是风吟设置,和风吟自然有种特殊的联系,如今风吟既有了杀掉阵中之人的想法,阵法便随着他的意念由困阵变为了杀阵。

    杀阵一旦开启,便再无撤阵的可能!

    同时,风吟对自己设置的阵法也有一定的信心,他知道,以阵中几人的修为是绝没有破阵的可能的。

    如此,自然没有在逗留此地的道理。

    风吟出了阵,招呼了毛球和玉瑾,带着步归就往下一个城池赶去。

    阵法内,几人本都在暗中提防着那瘦子,以防他的突然袭击。却不想,眼前的景色突然换了。

    几人原本正处于一片汪洋火海之中,倍受煎熬,不想,火海消失了,眼前却出现了一条长长的黑色通道。

    通道里面漆黑一片,透过几人所站立之处的微弱光芒,隐约可见里面空荡荡的,并没有他们想象的任何机关。

    刀疤男率先冲入了通道,几人等了一会儿并没有听见刀疤男有任何不妥,遂紧随其后具都进了通道。

    然而,在他们都进入通道之后,通道入口却突然出现一扇石门把入口堵上了。

    原本这通道中就是漆黑一片,本就是借助入口处一点微弱的光几人才得以看清通道内的情景,如今却连这微弱的一点光芒都消失了,通道内便陷入了彻底的黑暗中。

    黑暗中,听觉被放大到极限,就连彼此之间的呼吸声都清晰入耳。

    那瘦子近来也吸取了几个正派修士的修为,纵观刚刚生的这些事,他已然明白自己一行人是进了别人的阵法了。

    不过纵使他现在明白是进了别人的阵法,他也没有破阵的办法,他能捕杀的正派修士自然修为也都是在他之下的,这种修为的修士纵然了解一些阵法,却并不能够达到风吟现在的高度。

    所以他也在心里暗暗猜测,恐怕此次追杀的修士修为并不是城主所公布的筑基期修为,而是在此之上,不然实在没有办法解释他布的阵,以及昨晚他的表现。

    对于昨晚的刺杀,他们在接到任务的时候并不知情,还是这瘦子自己今日在城中监视他们的时候得知的。

    如今城中都是邪修,每天都会死上一两个人到也正常,那人的死亡本也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只知道那家专门给正派修士提供住宿的客栈在凌晨的时候从二楼掉下一个人,落地的时候已经没了呼吸。

    这事本也正常,只是这客栈是城主罩着的,自然就有些不同了。要知道,邪修们虽然都喜欢独来独往,但还是要受着城主府的管制,所以邪修们是断然不会去触碰城主的霉头的。

    既然不是邪修所为,那便只有昨日来的风吟一行了。说来也巧,昨晚去刺杀风吟的人,这瘦子倒也认识,修为嘛,只比瘦子弱了那么一点,虽然平日里交集不多,但瘦子也知道他手里有许多宝贝,很多修为在他之上的都栽在了他的手里。

    若风吟真的只是普普通通的一个筑基期修士,瘦子相信,他绝对逃脱不了!但他偏偏毫无损的出现在了大街上,而去刺杀的人却命丧黄泉!

    瘦子也知道如今并不是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纵观刚刚阵法的变化,恐怕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黑暗中,距离他们不远的刀疤男嚎啕着说:“我要回家!”

    瘦子被他的举动弄的心烦,遂训斥道:“一个大老爷们,哭什么哭,你在哭,我现在就解决了你!”

    那刀疤男果然被瘦子的这话给吓住了,顿时就闭了嘴,通道中却有呜呜咽咽的声音一直回荡着。

    瘦子想着刚刚的入口,猜测是不是那就是能够出去的地方?前方的通道内不知还有怎样未知的危险在等待着他们,他觉得如果顺着这条通道走下去应该是条死路!

    既然已经是一条船上的蚂蚱,他便把自己的推测给另外两人说了。两人虽然心底里对他的推测并不以为然,然而想到他刚刚对付另外一人的举动,两人还是决定听从瘦子的。

    两人分头行动,一人往来前的入口处摸索,一人往刀疤男的位置摸索着行去。

    瘦子留在原地等待他们。

    不大一会儿,瘦子还没等到他们传来的声音,却听到黑暗中有动物爬行的声音传来。瘦子暗叫不妙!提起灵力就往来前的入口处奔去。

    身后黑暗中,刀疤男的惨叫声一声接着一声,其中还夹杂着动物啃食血肉的声音。瘦子越加快了行进的脚步。

    黑暗中,刀疤男的惨叫声越来越弱,渐渐消失了,只余下动物啃食血肉的声音。那刚刚被瘦子分派去前去查探的邪修,这会儿自然也知道了事情的不妙,连忙施展术法,欲要奔逃,谁想,他快,身后那不知名的动物动作更快,几乎是转瞬间就到了他的身后。

    他这才看清那些蚕食了刀疤男的动物身影,黑暗中,只见一双双绿色的眼睛,密密麻麻爬满了整个通道!

    他不禁头皮麻,从刚刚刀疤男的惨叫声中他也能想到刀疤男死的时候有多痛苦,可想象终归只是想象而已,没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你永远不知道那究竟有多痛!

    他完全被吓得忘记了还手,一只只的不知名动物爬到了他的身上,“咔哧”一口下去,他只觉得自己的灵魂都痛的出窍了!

    ps:讲真,作者君是有点密集恐惧症的,所以在写以上的场景的时候,作者君自己在脑海中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呕……求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