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步步归途 > 正文 第六十五章 步归的猜测
    待到步归和玉瑾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的凌晨,玉瑾倒是毫无所觉,继续没心没肺的和毛球玩闹在一起。

    步归倒是有所察觉,往常她睡觉的时候并不会睡的这么沉,就连师傅待在自己的房间里都没感觉。况且她现在已经快要到达筑基期了,每天也不是真的需要睡眠,更多的时候都是在打坐。

    风吟见她们都醒了,便交代了步归几句,就回了自己的房间。步归心存疑虑,便跟着风吟去了他的房间。

    “师傅,昨天晚上是不是生了什么呀?”未等风吟坐下,步归就急急的问道

    风吟点头,本就并未打算瞒她,便把昨晚生的事情简单的给她说了说。

    步归听得暗自懊恼,懊恼自己怎么可以如此掉以轻心中了别人的计,明明来的时候师傅都说了这里是邪修的地盘。

    风吟到没有责怪她的意思,他们这一行人里,就属他的修为是最高的,所以他们的安全本就应该由自己来负责。

    既然已经知道这城池内有人在对自己虎视眈眈,断然没有再继续待下去的道理。

    几人吃过早饭,打算先到街道上买些食物,以备路上的补给,然后再离开。

    风吟昨晚已经仔细研究了地图,他已经不准备再去邪修的地盘了,下一个目的地自然就是正派修士管辖的一个城池。距离现在他们所处的城池却也没有多远,但路上也需要走一两日的功夫。

    不知是不是步归的错觉,步归一行人走在大街上的时候,总觉得有人在暗中注视着自己。步归和毛球暗地里交流了一番,证实她的感觉确实是没错的,的确有人在注视着他们。

    步归拉了拉走在前头的风吟,风吟停了脚步,转过头,略带困惑的问道:“有事?”

    步归不知道怎么跟风吟说,那暗地里监视他们的人不知道有什么目的,自己这样冒冒失失的说出来,必然引起他们的注意,到时候打草惊蛇就不好了。

    但自己又没办法像师傅一样和他在识海里交流,真真是急死人。

    忽然她想起昨晚来客栈偷袭的那些人,不知道这暗中监视的人是不是和他们一伙的?如果是一伙的,步归觉得还是趁早离开这里比较好,昨晚来这城池的时候因是晚上,她并没有过多的注意街上的人群,今日她却现,这街上来来往往行走的人,多数身上都有邪修的味道,正派修士却很少见到,也不知道邪修在占领这座城池的时候是不是把城内的正派修士全部杀掉了。

    不过这些都只是她的猜测罢了,为今之计,只有尽快离开这里,到达正派修士的城池,才能真正的了解事情的真相。

    况且,风吟的修为虽高,但也架不住三个拖后腿的不是。

    想到这里,她越着急起来,风吟见她叫住了自己,却不开口说话,只是眼巴巴的看着自己,便猜测她应该是有什么事情不方便说出来,便进了她的识海。

    步归只觉得脑海中顿疼了一下,然后识海中就多了一股不属于自己的神识,但这神识的身上却又带了无比熟悉的味道,步归尝试着叫道:“师傅?”

    那神识应了她一声,步归这才放了心,然后把自己的一些现和推测告诉了他。

    风吟听得直皱眉,按说,昨日他施放出了金丹期的威压,昨晚那些小人本不敢过来找茬,偏偏他们就去了,且都是修为在金丹期之下的。

    对于步归所说的被人监视的感觉,他从一出客栈就已经察觉了,并且他也看出了那些人的藏身之处,只是他并没有出手的打算罢了。

    这些人,只是些小喽啰,如果他所猜不错,这些人和昨晚行刺的那些人,应该是同属一人管辖的。不过风吟可不觉得那人有多高明,如此不入流的手段,便是步归这样练气期的修士都能察觉,更遑论是他了。这人也忒没脑子了些!

    但步归所说的另外一个推测,却叫他不得不重视起来,倘若真如步归所推测的那般,邪修联盟里怕是出了元婴期的高手!

    一直以来,正派修士为了控制邪修,不单单在地域上给予邪修的都是灵气非常贫瘠的地方,便是邪修的修为也受到正派人士的打压,千百年来,邪修联盟里便是金丹期的修士都不多见,元婴期更是从来没有出现过。

    但观如今的情形,风吟觉得有极大可能邪修联盟里出了元婴期的高手,且不止一个,否则东海以东的这片大6也不乏元婴期高手,如今却被邪修驱赶得毫无还手的可能,很有可能是正派修士并不是不想与邪修打,而是打不过他们,无奈之下,只能一再避让,以求生存。

    但不管是步归的推测还是自己的推测,如今都只是推测而已,还需要到正派修士的聚集地去求证一番才能确认。

    既然敌在暗,我在明,想必青天白日下,他们纵使想要动手也要有所顾忌,倒不如自己一行人赶快撤出这里,到了城外,也方便自己送这些人上路。

    风吟和步归在识海里又交流了一番,步归也同意风吟的这个做法,毕竟如今他们身处邪修的地盘,若是真打起来,这些邪修可不会成为自己的帮手。到了城外,反而好解决。

    到了城外一处密林里,风吟和步归停下了脚步,风吟给步归使了个眼色,步归明白,带着毛球和玉瑾就近找了个藏身之处。

    风吟在原地摆了几面阵旗,方老神在在的坐在阵旗中央打坐起来。

    等到那些人到了此地之后,便只看到风吟一人在打坐,步归和毛球等人却并未见到。那些人相互递了个眼色,上头的命令本就是要他们杀了这个男人,其他的人倒是没说,此地现在只有这个男人,倒是方便他们动手了。

    躲在一边的步归,见这几人一露面便放了心,都只是筑基期的修士,便是再多来几个,步归相信以师傅的修为也能轻松解决。

    ps:艾玛,突然现人生中的青春期竟然没有一个胖子,这是一大缺憾啊,有木有下次作者君开新坑的时候一定要把这个缺憾补上,恩,没错,就这样!另,小伙伴们五一快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