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步步归途 > 正文 第五十九章 夺宝
    步归越想越不明白,想了想这几天自己就和师傅在一起,他应该知道这是什么,便起了身,步出屋外,想找师傅问明白。

    步归到了屋外却并没有见到风吟的身影,就连毛球也不见踪影。

    不会出什么事了吧?步归心惊

    她连忙回了屋子,叫了玉瑾与自己一道出门,准备去附近找找风吟和毛球。

    刚推开门,就见到风吟带着毛球站在门口,玉瑾打了个哈欠,埋怨道:“他们不是好好的吗,干嘛一惊一乍的。”

    风吟听了此话,挑了挑眉,眼睛望向步归,显然是想要步归解释一下现在的情形,步归撇了撇嘴,说到:“我刚出去找你们的时候,你们都不在,我以为你们出事了,所以才叫上玉瑾准备找你们的,谁知道你们就回来了……”

    说到最后,步归声音渐低,显然她现在也觉得自己有点沉不住气,小题大做了。

    风吟却并没有责怪她的意思,在他看来,只有从心里牵挂一个人,才能做到如此,他和步归结为师徒的时间并不长,现在步归却能做到这个地步,已经是极为难得了。

    反观自己,虽然名义上是她的师傅,对她的关心却很少,又因为她自身修为的原因,对她修炼上的指点更是极少,看来,以后他要改变,改变了!

    步归并不知道因为她下意识的一个举动,风吟对她的感觉已经大不同,她现在只想只想知道这颗珠子到底有什么用?它又是怎么到的自己的储物袋?

    步归把风吟请到屋里,拿出那颗珠子递给他看。。

    风吟见了珠子,皱了皱眉,这珠子,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应该就是他在玄玉湖湖底和毛球一起见到的那颗,不过当时那颗珠子被他一剑劈碎了,这颗珠子究竟是不是那颗,他也不敢肯定,毕竟那珠子是他亲手劈碎的。

    风吟拉过毛球,问到:“你看看,这可是那洞府里的珠子?”

    毛球挠了挠头,在神识里对他说到:“好像是……”

    风吟挑了挑眉,什么意思,你也不确定?

    毛球见风吟这副表情,连忙端正态度在神识里跟他解释道:“味道是一样的,但是我当时把它从湖底拿出来的时候是碎的,现在却变成了一颗珠子,所以我也不能确认。”

    哦,这样吗?难不成这珠子还有自动修复的功能?这倒是奇怪了,他在外面行走这么多年,不说昆仑的宝物,便说这大6上的其他宝物,他可从来没听说过哪种宝物能够自动修复的呢!

    这是捡到宝了?还是蜀山那些人想要找的宝物就是这颗珠子?不是毛球?

    风吟摸着下巴思考到。

    步归自然不知道毛球和风吟的交流,她见风吟陷入沉思,还以为这珠子是不是什么不详之物,赶忙对风吟说到:“师傅,这珠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进了我的储物袋,弟子这便把它交给师傅了。”

    说完,转身欲走。

    毛球见了,有些着急,这珠子它本就是拿来送给步归的,不知为什么,它总有一种这珠子就应该属于步归的感觉。

    毛球咬住步归的衣角,用精神力对她说到:“这是我送给你的。”

    步归听了此话,为难的看了看毛球,意思就是,你怎么不早说,现在我都说把东西给师傅了,还怎么再要回来……

    风吟却并没有要接受珠子的想法,当日进入洞府的只有他和毛球两个,他既然没拿珠子,那肯定就是毛球带出来的,也不知道它为什么把这颗珠子带出来,还塞到了步归的储物袋里,不过他想,毛球既然已经开了灵智,它这么做就一定有它的道理,说不定这珠子以后对步归有大用处。

    风吟虽然猜的不对,但也靠边了,这珠子对现在的步归来说,的确没什么用处,但后来她在某次遇难的时候,它却帮了她大忙,此乃后话,暂且不表!

    当下,风吟却是拒绝了步归的馈赠,只说到:“既然是毛球送给你的,你便好好收着,说不得以后会有大用处。”

    步归恭敬的应了声“是”,便把珠子重新收了起来,到底也没了解珠子的用途。

    风吟带着毛球出了门外,就在小院里面找了个地方打坐,屋内,步归和玉瑾赶了一天的路也累了,一夜好眠!

    第二天天不亮,风吟便带着他们启程了,临走时,步归给那老婆婆留了一块下品灵石,她本意是想让那老婆婆改善下生活,过的舒服一点,她却不知,在他们走后没多久,几位邪修就顺着他们的足迹寻找到了这里,看到步归留下的灵石,就知道他们昨晚是歇息在此处的,未免后来者知道此消息,竟然把老婆婆一家全部杀害了。

    风吟带着他们一路往东海行去,除了刚开始遇到的那波蜀山弟子之外,竟然过了足足月余的平静日子。

    风吟在猜测毛球并不是蜀山所要寻找的宝物之后,就给临风城内昆仑驻地的人员了消息,让他们撤消之前散布的消息,驻地人员虽然得了命令之后就及时撤消了对消息的传播,但无奈,消息传播的太快,就连邪修现在都知道风吟手中得了宝贝,事情却是往不可控制的展方向去了。

    风吟他们遇到的第二波拦截,是由几名散修组成的一队,且这帮散修好像并没有仔细打听风吟的修为便贸贸然的跑来了。

    你到为何?

    原来这几个散修中,最高修为的不过是筑基初期,其他的都是练气期,其中更有一位,只是练气五层。

    对于这一帮乌合之众,风吟都不屑动手,对步归偏了偏头,便把地方给步归让开了。

    步归点了点头,示意风吟放心,风吟便带着玉瑾到一边观战了。

    毛球站在步归身边,并未远离,步归拍了拍它的头,悄悄对它说到:“待会儿,你先缠住那个修为最高的,我先解决那几个修为低的。”

    毛球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便冲到散修的包围圈里,咬住了那个筑基期散修的大腿!

    ps:周末快乐哦,亲们……要多多收藏,推荐哦,亲们,没有你们的鼓励,作者君写文都没动力了……求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