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步步归途 > 正文 第五十八章 借宿
    风吟他们一行遇到的第一拨人,是蜀山的精英弟子,这一波人共有五人,修为皆为筑基中期,他们是最早接到消息的一波,接了消息之后就赶了上来,紧追慢赶的终于在这一日的黄昏时分赶了上来。

    其实若不是因为玉瑾嫌弃住在野外不方便,打算找个客栈来住,因此放慢了度的话,以风吟的度,根本不会让他们追上。

    不过来了就来了,风吟也并不把他们放在眼里,让他奇怪的是,蜀山在明知道自己已经是金丹期修为的情况下,却派出筑基期的弟子来拦截自己,果然蜀山是无人可用了吗?

    玉瑾和毛球见有人围攻上来,忙闪到了一边,拜托,这种时候当然是离得越远越好,保命要紧嘛。至于风吟和步归师徒二人,呵呵,他们不熟!

    只步归一个人着急,虽然她也知道师傅的修为不低,但人家可是有五个人呢,一人难敌四掌,便是再高的修为也抵抗不住这些人的轮番上阵吧。

    不过她在一边着急,被几人围住的风吟却是一脸淡然神色。金丹期和炼气期的差距可不是采用人多的战术就能弥补的。

    金丹期的威压一外放,蜀山的弟子便不由自主的想要匍匐在地上屈服,只能使出灵气来抵抗。风吟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趁着他们还在努力抵抗威压的时候,手中法剑一挥,蜀山众人身上便都带了伤。

    风吟跃起,抓起一人扔给了步归。此去东海,路途遥远,他既然已经放了那样的消息出去,一路上肯定不会平静,倒不如趁着机会让步归好好练练手。

    对于面前突然出现的人,步归吓了一跳,不过她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她刚刚仔细看了,师傅想要杀了这些人,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现如今却挑出一个扔给自己,无非就是想要锻炼自己的意思。

    步归也不含糊,直接用手中的匕对着他的胸口补了一刀。

    此人在刚刚的战斗中已经被风吟打伤,但步归也不敢就此掉以轻心,毕竟是筑基期的修士,他如果奋力一击的话,自己是绝没有还手之力的,倒不如自己先下手为强。

    风吟解决完那四个人之后,回过头来刚好看到步归的动作,他挑了挑眉,没想到自己的这个小徒弟倒是个干净利落的,他还以为步归会费一番功夫呢。

    不过行走在外,还是这样的性格比较好,要是是个遇见点什么事情都心软得小姑娘,他可真的要考虑要不要把她带着了。

    风吟就地挖了个坑把几人埋了,才带着他们重新上路。

    他们刚刚就在寻找住宿的地方,这会儿飞了没多远便看到一处小山村,刚刚解决蜀山弟子耽误了一会儿时间,这会儿村子里一片漆黑,好像都睡下了。

    风吟给步归使了个眼色,步归便乖乖的走到一户人家的门口开始敲门。

    “谁呀?”黑暗中一个老迈的声音问道

    “老人家,我们是路过此地的,想借您的地方住上一宿,不知能否行个方便?”

    吱嘎一声,门开了,蹒跚着走出一个来一个老婆婆,手上还提了一盏灯。

    老婆婆看了看站在门口的几人,转身回了屋,说道:“进来吧。”

    几人便跟在老婆婆的身后进了屋,屋里昏暗,只有老婆婆手中的一盏灯出幽幽的光。屋子也很小,靠墙的位置放着一张床,上面铺着一床看不出颜色的被子。

    步归略皱了皱眉,虽然她对住的地方不是太讲究,但从她离开家到现在,这样的地方她真的没住过。步归拉了拉玉瑾的衣袖,悄悄摇了摇头。

    玉瑾不解,便问道:“你怎么了?”

    她这话一问,其他人的目光便都聚集到了她的脸上,那老婆婆也问道:“小姑娘莫不是嫌弃老婆子家里太破了?”

    步归连忙摇了摇头,摆了摆手,口中说道:“不是,不是,不是这样的,婆婆……”

    “不是就好,老婆子家里也很久没有来客人了,也没什么好招待你们的,既然不嫌弃就在这屋里休息一晚上吧。”老婆婆说完就把灯留给了他们,自己去了另一间屋子。

    风吟看了看床铺,抽了抽嘴角,然后对步归说道:“你和玉瑾在床上休息吧,为师到外面给你们把门。”说完,不待步归开口,就推开门出去了。

    毛球冲着步归叫了两声,也跟着出去了。

    步归看了看床铺,把上面的被子掀了,然后从储物袋里取出自己的一床被子放在床上,这才喊玉瑾一起躺了上去。

    玉瑾似乎没见过储物袋的样子,好奇的摸了摸。

    步归见她好奇,索性从身上取下来给她看。

    玉瑾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这个小东西是怎么装下那么大的棉被的,便好奇的拉着步归问。

    步归放出神识探进储物袋,然后又取出几件东西,又把口诀交给了玉瑾,让她自己试了试,玉瑾倒是真的第一次见到这种东西,精灵族放置东西的地方和修士并不一样,有贵重的东西,他们都是直接放在丹田里的。

    放在丹田里?这样的方法步归倒是第一次听说呢。不知道精灵们是怎么把东西放进丹田里的,自己如果问玉瑾,不知道她会不会告诉自己?步归正想的入神,忽然听到玉瑾的声音说道

    “这是什么?”

    玉瑾本来玩储物袋正玩得高兴,步归储物袋里的东西杂七杂八的东西挺多的,她都一一拿了出来,又根据步归交给她的口诀放回去,然后从储物袋里就掉出了一颗珠子。玉瑾拿在手中看了看,没看出来是什么东西,这才开口问步归。

    步归听了她的话,坐起来看了看,皱了皱眉,这珠子好像并不是自己的东西!她憋了憋眉,这珠子什么时候放进她储物袋的?她怎么一点都没印象呢?

    步归拿过那颗珠子,放在了手中,在幽幽的灯光下,珠子好像有莹莹的光散出来,但是又不如她见过的风吟那颗照明的珠子那么亮,她推断这颗珠子应该不是照明用的。

    ps:周末了,小伙伴们,周末愉快哦要记得给作者君收藏和推荐哦,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