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步步归途 > 正文 第四十三章 夜探城主府(2)
    夜城主府

    “禀告主上,今日有人在城内打探您的消息,属下无能,并未查出他是哪路人士派出来的。  ”黑衣黑面的暗卫自责道。话音落下,从屏风后面传出一道声音:“无妨,做好府内的守卫工作,今晚有客人来访,下去吧。”暗卫称了声“是”。一个纵跃,无声息的消失在了夜色中。

    “既然来了,不妨坐下来喝杯茶再走。”音落从屏风出转出一道身影。只见此人面冠如玉,着一身蓝色衣衫,气息内敛,端的是一副翩翩浊世佳公子的模样。

    风吟从暗处现了身,被现了也不气恼。金丹后和金丹中本就相差不大,况且此人给他的感觉有些危险。能够让一个金丹后期大圆满之士产生危险的念头,风吟可以断定眼前之人的修为绝不仅仅是他表面所表象出来的那般。他今晚本就是为了来探探城主的底细,如今被他现,便大大方方的坐了下来,颇有深夜到此一游的悠闲。

    胡耀与不动声色之间已将风吟打量了一遍,修为他探不出来,应该是在自己之上。观他的举动,倒不像是有什么图谋不轨之人,不过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他深夜到访究竟想要做什么呢。

    抬手,胡耀给风吟倒了杯茶,口中道:“请。”手下却是暗用内力把茶杯朝风吟掷了过去,风吟一动未动的坐在原味,茶杯到了跟前时,仿佛只是随意一动,便握住了茶杯,放到嘴边,喝了一口,方道:“好茶!”茶,的确是好茶。此茶乃是蜀山灵脉泉边生长的一味茶叶,摘取每日最新鲜的嫩芽炒制而成。喝一杯,可相当于在灵脉泉边修炼五天的时间。灵脉泉边的灵力自然是蜀山境地内最为浓郁的,一般低阶修士可不敢轻易到此处修炼,一不小心,便会有灵力爆体的危险。用此茶叶泡出来的茶水也一样,如果修士品阶太低,是承受不住茶水中蕴含的灵力的。胡耀还是因为北长老的关系,所以才得了一些茶叶,平日是他自己都舍不得喝,今日拿出来实属无奈。刚刚暗卫来禀告说白日有人在追查他的消息,他便猜测,追查之人白日没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夜晚一定会夜探城主府。想不到真被他猜中了。风吟进入城主府的时候他就已经现了他,他吩咐暗卫不可轻举妄动,这才有了风吟进入他房内的事。不然就算风吟是金丹后期的修为,他城主府也不是摆着好看的!

    胡耀给风吟这杯茶本身就是存了试探的味道在里面,这会儿见风吟喝了一盏茶却什么异样都没有,便断定此人的修为应该与自己一样,同属金丹期,只是不知道是金丹后还是金丹中。

    “不知贵客深夜到访城主府是有何要事?”既然知道了来人是金丹期修为,胡耀便收起了轻视的心思,谨慎对待起来,恐怕来人在进入城主府的时候也是故意让他现的吧。他二人同属金丹期,他现在是金丹中期修为,倘若他没判断错的话,此人的修为应该在自己之上,要隐藏身形不被自己现,根本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来人并没有这么做,应是故意让他现的。至于为什么故意这么做,胡耀大胆猜测,怕是此人还有后手!临风城中应该还有接应他的人,且修为并不在他之下,所以此人才会如此有恃无恐。风吟若是知道胡耀如此猜测,肯定会附送给胡耀一个哈哈大笑。他真的猜错了!夜探城主府本就是他临时起意决定的,昆仑驻地的那些人可不知道他的计划,再说,驻地上的那些人连他都打不过,叫来也只会给自己拖后腿。

    风吟听了此话,便笑了:“无甚要事,只是听闻临风城城主换了人,路过此地,过来拜访一下。”

    胡耀见他并不愿意吐露真言,便猜想他应该就是存粹来找事的。只是世人都知道临风城隶属蜀山境地,由蜀山保护,一般的等闲之辈可不敢来触蜀山的霉头,恐怕此人是大有来头。观他骨龄,应该是比自己还要年轻,如此年纪就已经是金丹期修为的可不多见,更遑论此人应该是出自大门大派。如此胡耀便想到了昆仑的风吟。不过据探子传回来的消息,风吟此时并不应该出现在临风城,他离开昆仑的时候可是交代了自己的行踪,听说是带着新收的小徒弟去往东海极地了。以他的脚程,这会儿恐怕早已经过了蜀山境界了。可胡耀不知,风吟此人本就是率性而为,此一时彼一时,既然知道了蜀山近期会有秘境开放,怎么的他也会凑了热闹在走。

    胡耀心里拿不定他到底是不是风吟,便试探性的问了一句:“阁下可是从昆仑而来?”风吟挑眉,呦,不笨嘛!既然能够猜出他是从昆仑来的。胡耀见了风吟的动作,虽然他一字未说,便也心里明白了,此人应该就是风吟无疑了。

    昆仑的风吟他早有耳闻,他早就想和他切磋一番,只是可惜了,今晚却是不行,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当下便笑着说道:“既然贵客无甚要事,府内今晚还有要事,恕不能多留贵客了,十一,送这位客人离开。”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从暗处闪出一道身影,对着风吟恭敬的抱拳道:“客人请。”风吟盯着十一闪现出来的位置看了一会,若是他没记错,那里刚刚可是一盆花。风吟眸中带笑,原来如此!看来这两天他不会寂寞了。

    风吟心情好,便也对胡耀笑着说道:“既是城主府有事,那某便辩日再来拜访,告辞!”说完,不待十一动作,便消失在了原地。胡耀盯着风吟消失的地方看了一会儿,从他猜测出来人是风吟后,他便存了小心、谨慎之意。探子传回来的消息说此人是金丹后修为,但他刚刚露的那一手,若是他没看错的话,应该是元婴期的修士方能使用的“驭行术六阶”。此人,万不可为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