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步步归途 > 正文 第三十六章 师徒相处之道
    步归上前见礼,叫了声“师傅。”便默默退到一边不说话了。风吟看了看洞府,暗暗皱了皱眉。洞口被那修士破坏的差不多了,石床也被他劈了条裂缝,这石床本是一块完整的巨石,如今有了这条裂缝也不知还能不能修补。洞口他倒是无所谓,也没准备修,反正今夜还会有人来造访,索性等它被破坏的更彻底之后重新开辟。

    风吟看了看洞口被破开的大洞,伸手划了道禁制上去,然后对步归说道:“今夜你且安心修炼,若有人来,交给师傅就好。”步归不敢逞能,昨晚来的那个修士在自己手上吃了亏,今晚如果再有人来,修为一定会比昨晚的那修士高。昨晚那修士已经是筑基中期,自己拼尽全力才把他打败,如果今晚再来个比他修为高的,自己可是一点胜算都没有。所以,自己还是乖乖的去修炼,不要打扰师傅比较好。不过她又想到,高手过招,难免会殃及池鱼呀,自己还是离远点的好。

    如此一想,步归便觉得真的是要离远一点比较好。但她看了看洞府,黑线了,洞府一共就这么大的地方,再远也远不了多少。所以她还是默默的取出第一日用的蒲团,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安静做好,开始修炼。

    风吟见到她的举动,一开始还没明白她在找什么,后来思索了一下,便想通了。想通了之后,脸一下就黑了。风吟抽了抽嘴角,暗道:她可真不客气!别的师徒如何相处他不知道,但他以前和自己师傅相处的时候绝不是这样的。虽然自己当时仗着自己天分高,资质好,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但对于师傅的吩咐,他可是很少反抗的。风吟觉得自己真是被“有事弟子服其劳”这句话给害了。看看现在的情景,分明就是“有事师傅服其劳”才对。

    当第一缕晨光照进洞府的时候,步归从修炼中醒了过来。经过一夜的修炼,她只觉得浑身舒坦,体内灵气充沛的感觉让她舒服的直想叹气。风吟守了她一夜,到下半夜的时候门口的禁制都没动静,他便猜测那些人应该是看到那修士的情景,不敢再来了。后来他便索性撤了洞口的禁制,坐在洞口观起了星象。距离他上次观测到的那颗星子已经有些日子了,这几夜观天象的时候却现自己本命星旁边多了颗星子,这颗星子的光芒并不明亮,反而有些灰蒙蒙的,黯淡无光的样子,也不知究竟是好是坏。如今在他旁边的的人,他能想到的只有这个刚收了几天的小徒弟,他猜测那颗星子应该就是她的。只是照她如今的气运来看,她的本命星子应该是很明亮的才对,怎么会如此暗淡呢?他有些想不通。

    那晚步归使出的那掌要说威力究竟有多大,即便是风吟也不敢妄断,最诡异的应该是她手中的火灵。她使出那一掌的时候,他看的分明,火灵聚集在她双掌上,随着她掌法的打出,火灵也脱离了出去,至于它究竟去了哪里,风吟却是没看到。风吟猜测它应该是进到那修士的体内,做了某些事情,然后那修士后来才会一副痛苦的模样,狼狈逃走了。不得不说,风吟此人确实聪明,他的这个猜测可说是距离真相不离十了。

    看到步归醒了,他就站了起来,迎着朝阳随意的活动了下身体。步归被阳光照得眯起了双眼,晨光中,她只觉得,风吟宛如神邸。初次去听他讲课的时候,她就听到门派内的师姐,师妹说他面相好,修为高,可如今自己却做了他的徒弟。要说自己又什么优点能让风吟看进眼里,她还真的不知道。

    风吟虽然一夜未曾合眼,可也不觉得倦怠。修炼到他这种修为,本就不用再睡觉,有些高阶修士睡觉,纯粹就是个人爱好而已。在外面的时候,几天几夜不休息的情况都有,只要体内灵气充沛,便没什么问题。

    步归默默取出水,洁面,洗手,之后就取出了食物吃了起来。风吟自是不用吃饭的,他现在已经可以辟谷了。吃多了五谷杂粮,反而会沉淀杂质在他体内,不利于他的修炼。这会儿他见步归开始吃早饭,觉得自己待在这里有些尴尬,便跟步归简单交代了几句,又把洞口的禁制重新布置了一番,便离开了。

    步归对于他的离开,并无异议。昨晚他已经守了自己一夜,她猜想这会儿风吟应该是去找地方歇息了。然而这次她却是猜错了。

    再见到风吟的时候,是距离风吟上次离开已经五天之后的时辰。那时距离他们约定的离开之日也已经过了三天。步归把他留给自己的食物和水都已经全部解决完了。即便她在最初很有先见之明的节省许多,但等她再见到风吟的时候,还是饿了两天。此前她就在担忧他会临时有事,不可能准时赴约的来接走自己,结果一语成谶。

    虽然这地方灵气充沛,但是再充沛的灵气它也不能当饭吃。风吟进到洞府的时候,见到就是步归被饿的饥肠辘辘、无精打采的趴在石床上的身影。

    风吟什么话都没说,只从储物袋中丢出一袋食物和谁,自己便做到一旁去打坐了。步归得了吃得,许是饿的狠了,连声道谢的话都没说,便抓着食物吃了起来。风吟见自己心心念念着给她带吃的,她却一句道谢的话都没有,便变了脸色。

    待步归吃得半饱,才喝了口水,开口道:“谢谢师傅,不过师傅你怎么现在才来呀,我们不是约好三天前你就来接我的吗,现在都距离咱们约定的日子过去三天了。”说完,还撇了撇嘴。步归的语气里有些埋怨的味道,风吟自然听了出来。他挑了挑眉,觉得有些稀奇。这小丫头现在竟然不怕自己了!

    他可记得自己那天去杂役房收徒的时候她可是毕恭毕敬的,回话的时候连头都不敢抬。不过这种被人依赖的感觉好像还不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