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步步归途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步归的秘密
    那修士只觉得受了这一掌后,浑身经脉乃至丹田好像都有一把火在烧,灼热的痛感让他浑身使不出一丁点的力气,更为恐怖的是,他用内视眼现丹田因为被这样一片火海烤着,竟然隐有开裂的迹象。    他暗叫:糟糕!

    修士的丹田好比是一块完整的土地,平日里丹田内可以聚集灵气,聚集的灵气也能达到滋养丹田的效果,所以灵气和丹田本就是相依相生的东西。但如果修士的丹田出现裂缝,便是用再多的灵丹妙药都无法修补。更为严重的后果就是:一旦丹田有了裂缝,无论吸收了多少的灵气也不能在丹田内聚集了,吸收的灵气只会消散在身体内,聚集不了灵气,对于修士来说,这便是致命的打击,可以说这个人以后就废了,此生便无法寸进。且随着时间的流逝,丹田内的裂缝会越来越大,此前修炼的修为也会随之一点点消散,最终便成为与普通凡人一般无二,经历生、老、病、死。

    这一刻,他是真的后悔了。今日他本没打算过来找风吟的麻烦,只是门派内都在说风吟收了个徒弟,自己一时好奇便想来看看。今日他收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他见天色已晚,本想明日再来,结果受了别人挑拨了几句便忍耐不住,想要过来跟风吟新收的徒弟比试一番。他在几年之前,初进山门的时候,就听说了风吟的事迹,便一直心心念念的想拜入他的门下,成为他的弟子,无奈风吟此前一直言明不会收徒。且他住在这个崖壁上,等闲之人也下不来,当时他学艺不精,只想着等到自己可以在这面崖壁上来去自如之时再来拜师,谁想后来风吟因为一些事情便很少回山门了,自己虽然练就了一身的本领,还是无缘进入风吟的眼中。

    今日突然听闻他收了个小丫头做徒弟,昆仑门派上下的人都很吃惊。他本来还在猜测这小丫头必定有何过人之处才入了风吟的眼,结果他在风吟洞府外面的时候就观测到洞内只有一个练气二层的小丫头。一时间觉得风吟连自己这样筑基中期的都不愿收为弟子,却偏生收了个练气二层的小丫头,岂不是说自己连个练气二层的小丫头都不如!一时气愤,便动了手。

    然而事实证明:自己真的不如一个练气二层的小丫头!

    那修士明白自己当下的处境,他也只是性子冲动,却并不是蠢笨的那种,所以此时便硬拼着一口气召唤回自己的本命双刀,匆匆的离了洞府而去。

    步归到此时方松了一口气,她体内的灵力已被刚刚那一掌全部掏空了,这会儿全靠意志力支撑着,倘若那修士刚刚给她来一招,她相信以自己现在这样子,只有毙命的份,幸好他匆匆离开了。她看到那修士出了洞府,便一屁股的瘫坐在了地上。

    风吟的神识一直关注着此处,本来他还怕步归自己处理不了,随时打算出手来着,但观看了整个过程之后,他却知道,步归根本不需要他的帮助。步归刚刚使出的招式他也看的一清二楚,他常年在外行走,接触的人也是形形色色,各个门派及散修会使用的招式他大多都有印象,然步归刚刚使用的招式,他翻遍了脑海中的记忆,却都没有关于此种招式的介绍。

    他皱了皱眉,步归身上果然像他原先猜测的一样有某种秘密!

    不过这招式委实厉害,以她如今练气二层的修士竟然能够把一个筑基中期的修士打的溃败而逃,也是种本事了。也不知如果用此招对上修为再高一些的,效果会如何。至于那逃走的修士,风吟也并没有打算追击,且让他回去给那些无聊之人一个警示也好。

    步归在地上坐了一会儿,待恢复了些力气,便爬到了床上,躺了下来,再不想动。本来在刚才的打斗中,石床被那修士用双刀劈了条裂缝,这会儿那裂缝犹在,但步归却不想理会这些,现在她只想好好的睡一觉。她丹田内的小火苗这会儿倒是异常活跃的在丹田内蹦跶。步归见它在丹田内玩的高兴,便不再理会它,翻了个身就自顾自的睡了起来。

    睡着之后的她呼吸渐渐平缓,全身也放松了下来。这时就见她丹田内的小火苗忽的一下窜出了她的体内,它沿着洞府内壁转了一圈,在风吟神识的位置稍稍停顿了一下,似有疑惑。随后便回了步归身边,绕着步归的身体转了一圈,又钻回了丹田内。经过它这样转了一圈,四周的灵气好像有了意识一般的自动涌入步归体内,不大一会儿,她就被浓浓的灵气包裹住,看不见身形了。

    风吟的神识此时还留在洞府内,见此情景,颇有些吃惊。刚刚的那个小火苗他看的分明。而且那个小火苗似乎已经现了他的神识,想不到火灵之体竟然还有这种本事,倒是他原来孤落寡闻了。步归今日给她的惊喜实在是太多了,原先他还对自己一时抽风收了个徒弟有些后悔,这会儿却是觉得这个徒弟收的无比舒心了。他原先只知道步归在测试灵根的时候是火系单灵根的体质,却不想她竟然是天生火灵之体。这样的话,以后对步归修炼的计划他是要好好策划一下了。天生的火灵之体啊,光是修炼度便是别人拍马难及的,更遑论其他的好处。

    火灵之体在这片大6上已经消失好些年了,倘若不是他在某本古籍中偶然窥见,今日他也不会认出来了。天生火灵之体意味着什么,他清楚得很。他决定等到步归醒了之后还是和步归好好交代一下比较好。看她傻乎乎的样子,恐怕还不知道这小火苗的来历吧。今夜观此情形,她怕是要突破练气三层了。风吟摇了摇头,无奈的笑了,他自在外面行走,观看过很多修士突破的情景,但像步归这样在睡梦中突破的,绝对是他见过的第一人。

    今夜,他便为她护法吧。希望那些无聊之人见了刚刚那修士的情况会稍稍收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