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步步归途 > 正文 第三十二章 凌秀峰的第一晚
    步归心里本来还在想自己和风吟一个洞府内待着,自己应该和风吟怎么相处,结果却是她多虑了。      风吟把她送到洞府后,留下三天的饭食和水,交代了她几句,就离开了。只留下话说自己三天后会回来接她下山。

    步归欣喜,比起不用和风吟单独的共处一室,一个人待在洞府里并不算什么。只是晚上的时候可能会有些害怕,不过这也不是不能克服的问题,慢慢就会习惯了。第一晚努力克服一下也就过去了。步归给自己打气。

    风吟离开洞府后却也并未真的走远,毕竟这地方荒无人烟,虽然他知道以他洞府的所在位置,一般的修士的确很难找到。但既然他收徒的消息已经传了出去,难免有一些无聊之人会上门。届时以步归区区练气三层的修为,估计只有当俘虏的份。他可不想再浪费力气去救她,况且身为风吟的徒弟,却被低于自己师傅修为的人俘虏住,也是件丢面的事情,所以他决定还是在这附近守着比较妥当。

    洞府内的步归自是不知风吟的打算。她见风吟离开了,便细细的打量起这个洞府。山洞内干净清爽,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种因为主人长期不在而产生的灰尘和蛛网。洞内摆设简单,只一张床而已。而且这张床,步归仔细观察了一下,是由一块完整的巨石切割而成的,也不知风吟当初是怎么把这块巨石弄进来的,又是怎样把它打造成了一张床的模样。除此之外,却是别无他物。步归从随身的储物袋里摸出一些生活用品,包括一些日常洗漱用具,被褥,以及两套可供换洗的衣物并一盏油灯。虽然她只需要在这洞府内待三天,但她还是觉得收拾的顺心些,自己住着也舒服。

    从早上到现在,步归只吃了一顿饭,大概是因为风吟已经辟谷的原因,中饭的时候他并没有想起来要带步归去吃饭。步归因着第一天过来,和凌秀峰的人毕竟不熟,又是第一天拜入风吟的门下,不敢因着这点小事就麻烦他,故而也不好意思开口,所以便饿到了现在。这会儿见风吟离开了,洞府也稍微收拾了一下,看起来比刚刚进来时有人气了一些,便从随身的储物袋里拿出两个包子吃了起来。这两个包子还是当初在杂役房的时候,那个后厨小姑娘给她的。风吟给她准备的干粮和谁她没动,她看过了分量,应该是够吃三天的。虽然风吟告诉她三天后会来接她,但保不准他到时候会不会有什么事情被缠住,自己在这个洞府里,出又出不去,也没那个能力可以上到断崖上面,吃完了这些食物倘若他还不来,自己可不得等着饿死,所以她觉得还是节省一些比较好,有备无患嘛。而事后证明,她的这个决定无比明智。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夜晚如期降临,大概是因为此处荒芜人烟的缘故,步归只觉得山中的夜晚似乎比旁的地方来的略早些。步归指尖弹出一簇小火苗把油灯点着,放在了床头。然后从储物袋里取出一个蒲团放到了床上,开始打坐。洞口被风吟布置了禁制,所以她并不担心有人会闯进来。她担心的是风吟,他把自己的洞府让给了她,今天晚上也不知道要在哪里歇息。虽然修士修到他那种修为,几乎是不用睡觉的,但步归总觉得虽然打坐也能恢复精神力,但到底还是睡一觉来的舒服。

    被步归惦记的风吟此刻就在距离步归不远的地方,他离了洞府后,懒得再另外找地方,就直接在离自己洞府不远的崖面上,重新开辟了个山洞。因为想到只是暂时性的住两天,便只随便弄了一下,并没有他原来洞府的宽大、舒服。这个洞府却是只容一人可以坐到里面打坐,说穿了,不过是暂时的遮风挡雨罢了。至于它遮风挡雨的功效究竟如何,却是未知。

    风吟却并不在意这些,他常年在外面行走,有的时候遇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时候,经常是以天为被地为席,随便找个地方就歇息了,而现在有个可以容身的地方他已经知足了。他钻了进去,在洞口布下一个小小的障眼法,随后进入打坐的状态。

    夜晚,万物寂静,山间只有风吹过的呼啸声。突然,风吟睁开了眼睛。有人来了!且正在向步归所在的洞府靠近。风吟用神识探出只是个筑基中期的修士便稍微放松了警戒。步归三日后就要跟随自己下山了,在此之前,他希望步归能够积累一些实战经验,今晚是个好机会。他有心想让步归再今晚磨练一下。

    她现在是练气二层,但风吟从见她的第一面起,总觉得她身上藏着什么秘密,她的修为应该并不像她表现出来的那样是练气二层。即便她身上没有秘密,真的就只是练气二层,他也不会让她有什么危险,毕竟是自己新得来的徒弟,自己还没有好好的开一下呢,便被别人给消灭了,他可不乐意。所以今晚对于步归来说,只算得上是个实战演练罢了。毕竟有风吟在一旁护法呢。

    即便是输了也没什么,以她练气二层的修为对上筑基中期,只要她不丢掉性命,风吟便觉得她已经赢了。

    当然在她出现危险的时候,他也会及时出手救下她,权当是在下山之前给她的实战演练了。打定主意后,风吟便稳住心神,虽身形未动,但还是分出了一缕神识去观测二人的行为。

    步归在哪筑基修士将要进入洞府的时候醒了过来,与此同时,洞口设置的禁制也被触动。步归心下一紧,断崖这个地方白天她就已经仔细的观察过了,要想到达自己所在的洞府,起码也是筑基中期的修为方能办到。而现在门口的禁制被触动,明显是有人闯进来了,且进来之人的修为不低于筑基中期。步归心里着急,她现在只是区区练气二层的修为,三层都还没达到,对上筑基初期的对手都没有任何胜算,更遑论是筑基中期,甚至更高修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