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步步归途 > 正文 第三十章 步归的身世
    上章说道风管事给了步归两个住处的选择,步归思索之后,便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了风管事。风管事听了未曾多言,便直接吩咐了一个小修士先行去帮步归收拾房屋了。随后却是打算自己亲自带着步归去修士小院。

    一路上,风管事和她大概说了下凌秀峰的状况和一些规矩,步归并不是初到昆仑,什么都不懂得,所以对于风管事所说的一些规矩,她都是知道的,但她也并没有因此就打断风管事的话。一来是对长辈的尊重,二来,却是因为风管事是风吟的尘世同源了。她自己因着失去父母的缘故,对家人之间的感情看得格外重,也格外珍惜,不然她也不会答应做余海的妹妹了。

    风管事却是不知她心中所想,见她安安静静的听自己说话,只觉得这个女生耐性很好。一般耐性好的修士,学东西也会比较持久,学的东西也更透彻,这样一来,虽然是同一个招式,可能他还会有别的一些延伸,使出来的效果自然就要厉害得多。风管事此前已经得了消息,知道她从前是在杂役房做事的,便又和她说了下她目前每个月的月例。

    凌秀峰隶属昆仑外九峰之一。按理,步归应该和凌秀峰的弟子一样享受外门弟子的待遇。外门弟子是每个月十块下品灵石、十粒一阶丹药、一套外门弟子服饰,练气八层之后可以到昆仑的多宝阁去挑选一件法器。但步归如今入的却是风吟的门下,风吟和昆仑其他修士所享受到的待遇自来便是不同的,所以如今他的弟子享受到的待遇自然也与普通外门弟子有所区别。

    她拿的月例却是每月两块中品灵石,三阶丹药两粒,一套防御属性的法衣。不说别的,单单是那套防御属性的法衣,倘若是拿到市集上去出售,绝对会以极高的价格被人买走,要知道这样的一件法衣,便是昆仑有一些金丹期的修士都还没有一套,更别说那些不入流的小门派和散修了。他们手中的资源本就少得可怜,更遑论是这样的宝贝。足可见此物的珍贵。还有三阶的丹药,前面我们也说到过,此间世界,传承到此时,修士都是急于提升修为,忙于修炼,所以炼丹、炼器术法已经逐渐的了,能够传承的人也越来越少。所以此间世界,炼丹术师已经极为少见了,有些初入门的炼丹师,能够炼制的也只是最低阶的丹药而已,这样的三阶丹药,放在外面都是有价无市的东西,昆仑现在能够拿出来给她用,也不过是看了风吟的面子。

    风管事初听掌门吩咐的时候,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和掌门确认之后才敢相信。他一向知道门派对风吟的看重,却没想到就连风吟如今收了个徒弟,门派也会如此看重。他自己如今是筑基中期的修为,又是一峰的管事,按理,所得的月例自然比那些外门弟子要多,但就是如此,他每个月的月例也不过是两块中品灵石,一阶丹药十粒,并一套管事服饰。且他因为是一峰管事的缘故,平日里也不得擅自离开山峰,所以对于门派所下的任务,他也不能做。如此,他的日子真的是过得相当紧巴巴的。

    此间世界,一块中品灵石,可换得1oo块下品灵石;一块上品灵石,可换得1oo块中品灵石。上品灵石之上还有极品灵石,但极品灵石却是极为难得的东西,一旦出世,必是伴随着天才地宝而降生的,这片大6已经好些年没有出过极品灵石了。便是昆仑这样的大门大派,门中储藏的极品灵石也只是少数几颗罢了。但就是这样的少数几颗,当年也是引起了不小的血雨腥风,最后还是在昆仑老祖的压制下才平息下来。

    但近几年却有传闻说七、八年前,距离这片大6并不遥远的另外一片大6上出现了一块极品灵石。伴随极品灵石而出世的天材异宝却是不知踪影,最后连这块极品灵石也不知究竟落入了谁的手中,好像世间根本就没有出现什么极品灵石和天材异宝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因众人都没有亲眼见过此块灵石和异宝,所以关于这个传闻的真实性究竟有几分却是未知的。

    然而七年前,终南山下却来了一对夫妻,丈夫姓莫,妻子生的极为美丽。两人似乎并不是这片大6的居民,梳着奇怪的型,穿着和周围人群也并不一样的服饰,最诡异的是,没人知道这对夫妻是什么时候出现在此地的。这对夫妻搬来的时候,妻子已有身孕,过了四个月余,产下一名女婴。

    步归在心里算了一下,她在杂役房待着的时候已经存了近二十块下品灵石,加上此次得的两块中品灵石,过几日和风吟一起下山的时候,倒是可以去看看炼丹炉了。她打算先买个便宜些的练练手,等到日后熟练了,再换个好些的。

    等到步归与风管事到达修士小院的时候,便看到风管事刚刚分派过来的小修士一脸无措的站在风吟旁边。风吟冷着一张脸,心情并不好的样子。步归上前给他行礼,他也并不理会。步归心下忐忑,暗想:莫不是自己又有什么地方惹到他了?可是自己自和他分开后,可是照着他的吩咐,去了管事的小院,分明就是什么都没做呀。

    那管事见了风吟,也上前来行礼。他虽和风吟在尘世中本属同源,但在昆仑,修道者的世界,一向是以强者为尊的。风吟此时已经是金丹后期大圆满的修为,反观自己,不过筑基中期而已,自是应该向他行礼的。风吟受了他一礼,方开口道:

    “步归不会住在修士小院,你莫白费力气了。”

    风管事被他这话噎了一下,自己身为凌秀峰的管事,本是按章行事,被他如今这么一说,倒像是自己有何居心一样,真真是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