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步步归途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凌秀峰第一天
    紧赶慢赶,但步归到达凌秀峰的时间还是比风吟要求的晚了近一炷香的时间。      步归达到的时候,看到风吟正站在山峰的门口等她。步归心里有些忐忑,从早晨的那件事她就明白,风吟应是个注重时间的人!但自己做他徒弟的第一天就一而再,再而三的违反他定的时间,也不知道他这一次又会想出什么样的方式来惩罚自己。好在自己现在已经身处凌秀峰了,他总不能叫自己从凌秀峰回到杂役房再折腾一遍。既如此,那还有什么好怕的。步归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她走上前,行了礼,口中道:“师傅,弟子此次用了三炷香的时间,有违师傅的吩咐,请师傅责罚。”

    风吟听了她的话,接过来到:“晚了一炷香的功夫,看来你的驭行术掌握的并不好。为师如你这般修为的时候,从凌秀峰到达青云峰使用驭行术只需一炷香的功夫。”

    步归听了,羞愧的低下了头。从凌秀峰到青云峰的距离,她虽然没有亲自去过,但也知道,这两座山峰,一座在昆仑的东南方,一座在昆仑的中央腹地,而她原先所在的杂役房和凌秀峰却同属昆仑东南方向。如此一比,高下立判。当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在杂役房的时候,步归因为进入练气二层只有几天的功夫,但她使出的驭行术却可以达到练气三、四层修为的修士能够达到的度,所以还是让步归的心里暗爽了一把。结果到了风吟却是一无是处。

    其实步归的驭行术在普通修士中绝对可以称得上优秀。她在尚未引气入体的时候就在尝试练习了,再加上她身负的小火苗使她的经脉较之平常修士的宽,体内能够储存的灵气也会较多一些,所以在此前,她一直觉得自己的驭行术还不错,不敢说控制的非常好,但也算熟练了,但如今在风吟面前这点却不够看。一来,风吟的修行度比步归快了不知多少倍,悟性相比较而言,也比步归要高,他在练气二层的时候使用驭行术的确比现在的步归要高明的多。二来,风吟此人,因着修炼天分高的缘故,颇有些眼高于顶的毛病,一般修士他还真不放在眼里。

    一想到自己和风吟之间的对比,步归就有些沮丧。风吟的修炼度她觉得自己是达不到的,能够拿出来弥补这点不足的,也只有自己体内的小火苗了。但此次进阶练气二层,小火苗并没有什么动静,她也不知它究竟会给自己带来怎样的奇遇,是福还是祸。所以现在真的不好说。

    风吟见步归有些沮丧,于是开口安慰道:”为师也不是说要你就要跟为师一样,只是以你现在的修为,为师实在不知要怎样指点,这几日,你便先熟悉一下凌秀峰,自己琢磨修炼一番,过几日,为师要下山,你便跟着为师一起下山去看看。”

    步归听说可以下山,心情便好了起来。说到底,她也不过是个七八岁的小姑娘罢了。

    自从来了昆仑后,她起先待在杂役房里,每天除了打扫之外就是修炼,一刻也不敢耽搁,时间本就不多,哪里还会有心思会想要去山下得市集。后来练气入体之后,虽然被管事分派到了书海楼,时间稍微宽裕了一些,但因为囊中羞涩,她还没有攒够买炼丹炉的灵石便被风吟带来了凌秀峰。所以自来到昆仑一年多了,她却是一直未曾下山。虽然在来昆仑之前她也并没有什么机会好好的去逛逛市集,但在她来昆仑的路上,偶尔从市集路过的时候,看到市集上那么多好吃、好玩的,她就有些想念。市集上的一切可是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呢。

    想到市集上出售的那些可爱的小玩意以及那些馋的让人流口水的小吃,她便万分的高兴,仿佛此刻就已经身处在了市集中一样。

    这会儿因着想到几日后自己就可以到市集中逛逛了,步归的心情空前的高涨,她高兴的对风吟说道:“谨遵师傅教诲,弟子这几日一定闭门苦修。”

    风吟听了此话,点了点头,随手拦住了一个路过的小修士吩咐道:“你带这位女修到管事处登记,就说她是风吟收的徒弟,管事就明白了。”

    那修士被无缘无故的拦住,本有些不悦,风吟长期不在凌秀峰,认识他的人本就不多,何况这个小修士只是刚到凌秀峰几年而已。但他虽没有认出风吟,却并不妨碍他认出风吟身上的威压。那是他在筑基期的师兄们身上都没有见识到的,可见此人的修为必定极高。且他刚说那女修士是风吟收的徒弟!风吟是谁,风吟是凌秀峰的峰主,更是以短短一百多年的年纪就进入金丹后期大圆满,且会随时冲击元婴的人呀,他的徒弟,必定也有过人之处。自己还是好好结交一番为好。倘若能够借着这女修的势傍上风吟就更好了!

    打定主意后,那修士便对步归陡然热情起来。忙不迭的对步归说:“这位女修士不知年方几何?我观你面相不大,我便叫你一声师妹可好?”步归还了礼,说道:“我今年七岁,便唤你一句师兄了。”那修士得了步归一句师兄,好似十分高兴,一边引着步归往前面走,一边到:“师妹初来凌秀峰,以后若有不懂得尽管来找我。”步归心知他这是应景的话,所以只是笑了笑,并未应承。他见步归并未应承自己,也有些尴尬,便扯了别的话题来说。然步归早已看出他的本性,便不欲与他多说,便只听他说,偶尔微笑一下,并不热络。

    步归的心里是颇有些尴尬的感觉。这修士前后转变太大,刚开始还一副不乐意的样子,听得自己是风吟的徒弟后就变得极度热情起来,不是个傻的都知道他再打什么主意了。偏偏正主这会儿就站在他的面前,他却没认出来,反倒是对自己这个所谓的徒弟上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