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步步归途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离开杂役房
    和管事分别后,步归便赶回自己的房间收拾东西了。    窗台上摆放着的小玩意儿她另外包了起来,打算待会儿去趟后厨送给自己的小姐妹。

    环顾四周,这间承载了自己将近5oo个日夜的小屋,步归心有不舍。但诚如管事师兄所言“总有离别!”再不舍也还是要离开。步归反手轻轻关上门,往后厨而去,渐渐离小屋便越来越远了。

    未到后厨的地界,步归便看到了自己的小姐们。小姑娘正躲在一束花丛的后面吃东西,因为着急,嘴巴里被她塞得满满的,看见步归突然出现在她面前,惊得瞪大了眼睛。步归瞧见她这副样子,扑哧一下就笑了出来,她觉得这姑娘现在的样子真像她以前在终南山经常见到的林鼠。

    小姑娘被步归取笑了也不生气,,依然笑眯眯的嚼着嘴里的东西。步归也不着急催促她,就在旁边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等她。

    吃完了东西,小姑娘开口说:“你怎么现在来找我?今日不用去书海楼吗?”步归摇了摇头,把手中的布包地给她,说:“打开看看,都是你喜欢的小玩意儿。”

    小姑娘打开布包看了看,瞬间惊喜的说道:“都给我啦?”步归肯定的点了点头,回到:“自然都给你。”小姑娘一下把步归抱住了,口中不停的说道:“谢谢,谢谢……”

    步归被她高兴的心情感染,自己的心情也愉悦了几分。小姑娘这会儿得了好玩的,便不管步归了,自己在旁边玩的高兴。步归喊了她几声,她都没应。步归无奈,拉了拉她的衣角,她才回神问道:“你有事跟我说?”步归点了点头,说道:“我今日是来跟你道别的,我从今天开始就要去凌秀峰上居住了,以后就没这么方便的来找你玩了,你若是想我了,可以找管事给我带话。”小姑娘眨巴眨巴眼睛,问了个让步归啼笑皆非的问题:“那以后你还会送我小玩意吗?”步归被她的问题一下逗乐了,刚刚酝酿出的一点离别的愁绪都随着这个问题吹散了。步归点点头,肯定的回答:“会的,以后有别人送我好玩的,我都会给你留着的。”小姑娘得了步归的这个回答,一下就开心起来,这时厨房传来喊她的声音,小姑娘便抱起步归给她的小玩意,对着步归挥挥手,跑回了厨房。

    步归看着她跑远的身影,自己也从花丛后面出来,往管事的小院去了。

    小姑娘趴在厨房的门口,看到步归走远了,然后才收了脸上的笑容,变成了一脸的沮丧。步归是她来到昆仑这么久以来结识的第一个朋友,平日里自己有了好吃的都会给她留着,她喜欢和步归一起分享好吃的,那样她会觉得步归和自己是一样的。虽然她明白,步归和自己终究是不一样的。她没有灵根,只是个凡人,能到昆仑来做烧火的丫头都是托了人的,以后也不能像步归一样修炼,等到以后长大了,大约就是找个普通人嫁了。而步归就不一样了,她可以修炼,现在又要到凌秀峰去了,以后的成就应该不会低,她们走的路终究是不一样的!

    步归在去往小院的路上,就在思索怎么样给余海哥哥捎个口信,她身上并没有传音符这样的东西,从杂役房到余海哥哥的山峰也要一小段时间,风吟肯定不会等她,这会儿说不定他都等得不耐烦了。直到走到了小院门口,她都没想出个号办法。

    因着风吟在她身上下得术法,这会儿她进出小院倒是畅通无阻。进去后便看到风吟依然坐在她离开前的那个位置上,手里端着一杯茶,却并不像是要喝茶的样子。步归上前,行了一礼,说道:“师傅,弟子回来了,咱们这便就凌秀峰吗?”风吟听到她的话,并未动弹,依然保持着自己刚刚的姿势,只口中说道:“晚了半柱香的时间。”他说这话的时候,语调平平,步归判断不出他是不是生气了,便小心翼翼的开口道:“来的路上见了一个朋友,和朋友叙了一会儿话,耽搁了一会儿。”风吟得了她的解释,只作势点了点头,然后说道:

    “晚到半柱香的功夫,今日你便自己去凌秀峰吧,为师先行一步,在凌秀峰的门口等你,给你两柱香的时间。”

    说完,不等步归开口,便撤了小院的法阵,自顾自的离开了。

    步归得了这样的吩咐,有些傻眼了。只是晚到半柱香的功夫,便要让自己去凌秀峰,看起来风吟此人应该是很注重时间的人。以后跟着他学习功法,可要注意这点了。不过他这惩罚方法也未免有些苛刻了吧,只给了两柱香的功夫,自己现在虽然也会使用驭行术,但也只是堪堪会用而已,自己体内的灵气不多,能维持功法的时间实在是有限,说到底,自己还是要靠两条腿走着去,也不知过了他给规定的时间,到了凌秀峰又有怎样的惩罚等着自己。

    然而今日,错在自己,自己也只能认命了!现在还是赶快赶去凌秀峰吧。她可是知道凌秀峰和杂役房的距离并不近。上次她去凌秀峰听课的时候,自己从天不亮就出了,到那里的时候也比其他修士晚很多。现在他可是只给了自己两柱香的功夫。

    步归施展着驭行术从杂役房的上空慢悠悠飞过的时候,管事就站在杂役房前院的广场上看着。说起来,步归刚到杂役房的时候,就是被分派的打扫这里,那时候她只是个普通的小女孩,什么都不懂,还被杂役房的其他修士欺负。一晃眼,小姑娘就成长起来了,现在还被金丹后的修士收到门下,以后再见面,却是不知几时喽!他看着步归渐渐地飞离了杂役房的地界,越飞越远,直至看不见了,管事才收回了目光。他悠悠的叹了口气,回了自己的小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