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步步归途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离开杂役房前夕
    步归虽然知道风吟收自己为徒后,自己是要跟着他一起去凌秀峰居住的。      但她没想到的是,风吟居然今日就要她搬走。

    修士一般都钻研与修炼,并不会太看重身外之物,所以身外之物都不会太多,且修士都备有随身的储物袋,有何贵重物品一般都会放进储物袋里,走到哪里都可以带着,非常方便,所以一般修士搬家都是简单的很。

    但自己毕竟在杂役房生活了一年多,对这个给了自己温暖的地方还是有些舍不得的。初到昆仑的时候,自己一个小姑娘,担忧、害怕也想父母,这个小小的杂役房给了自己黑夜的温暖。还有后厨的小姑娘,自己和她的友谊刚刚建立起来没多久,管事师兄,平日里就对自己颇为照顾,还有余海哥哥那里,虽然他现在待在极寒之地里不能传递消息,但自己还是应该要去一趟,告知一声,免得他出来之后不知道要到哪里去找自己。

    这样想,今日要办的事情还很多,也不知道时间够不够用。想到这些,步归就皱了皱眉,略带不好意思的神色开口道:“师傅,今日可不可以先不搬呀?”

    风吟觉得自己的提议一心都是在为步归考虑,却不想,步归却另有想法,且在成为他徒弟的第一天就开口反驳了自己。他以往年纪还小的时候,也做过人家的徒弟,那时候,他虽然仗着天分高,并不把自己的师傅放在眼里,但对于师傅的吩咐,他还是一丝不苟的去完成,从未敢反驳。他以往听说的师傅和徒弟之间的相处模式也是这样,想不到他收的徒弟倒是与众不同。他偶尔在尘世间游走的时候,听说了一句“有事弟子服其劳”,这才生出想收一个徒弟的念头,难不成,他所听说的那些根本就是不真实的?那流言是怎么传出来的?然而风吟作为一个天分极高的修道者,对于尘世间的事情却所知甚少,他还不知道,尘世间还有一句话,叫“流言止于智者!”

    风吟对住的地方其实没那么多讲究,能住就行,再不济,有个打坐的蒲团就成。但作为修士,他认为还是应该选择一处灵气浓郁的地方修炼比较好。在他看来,昆仑一众山峰中,凌秀峰算是灵气比较浓郁的地方,杂役房所处的山峰却只有稀薄的一层灵气,并不利于修士的修炼,这样的地方,莫说进阶,便是平日修炼,也会过多的吸收杂质,导致以后进阶的困难,与修士而言,这样的地方是没有一点好处的。且他认为:杂役房的风水不好!导致步归变得越来越蠢,所以自己还是尽早的把她接到凌秀峰去居住比较好。

    步归见风吟面色不好,恐他生气,忙又追加了一句:“弟子现在就去收拾,请师傅在此地略等一二,弟子一炷香的时间便回。”风吟这才满意,面色稍霁的点了点头,说道:“去吧,为师在这里喝杯茶。”步归行了礼,只见风吟指尖白光一闪,有什么东西没入了她的眉心处,风吟到:“这是可以随意进出此地的术法。”步归不敢多问,便点了点头,退出了小院。

    小院外,管事正焦急的等待着,一见到步归从里面走出来,便连忙迎了上去。他把步归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遍,见她并无不妥之处,这才放了心,随后就开口问道:“风师叔找你何事?”步归心知管事平日对自己的照顾,自己此去凌秀峰,想必他心里也不会好受,便不欲多说,只说风吟要收自己做徒弟,命令自己现在回去收拾一下,待会儿随他一起回凌秀峰居住。

    管事听了此言,心里却有颇多感概。

    严格算起来,自己比风吟进入门派的时间都要早,自己的骨龄也比风吟大,但如今自己还停留在练气期不得进阶,风吟却已是金丹后期大圆满之列了。他知道人和人之间是不同的,他此前也并无任何不满之处,但此时听说步归将要去到凌秀峰,拜入风吟的门下,他却忽然有些不甘起来。倘若自己的修为稍微好一些,不说金丹,便是筑基期也是好的,到时自己有了更多的资源,自是可以支持步归修炼,也不用如今被风吟牵着走了。

    但他转念一想,此事对步归来说,却是实打实的好事。今日步归能得他青睐,入他门下,想必他日步归的成就必不会低。自己一早就看出此女与修道一途有缘,今日之事,也算是应在了一个缘字上。

    如此甚好!风吟自迈入金丹期后,多少人想求着他收徒,入他门下,他都拒了,时至今日,他的门下也只有步归一个正式的弟子,想必对于步归肯定会不遗余力的教导,有了风吟的点拨,再加上凌秀峰上所能提供的资源,她的进步想必会日进千里!

    但到底自己也算是照顾了她一场,此时分别,却是真的有些舍不得。管事心知步归心里肯定也是舍不得的,自己到底年长她,还是控制了情绪,对步归道:“快回去收拾吧,莫让风师叔等着急了。日后得了空,便回来杂役房坐坐。师兄前院还有事情,待会儿就不来送你了,且自珍重吧。”步归听了此话,眼泪啪嗒一下就掉了下来。

    二人心里都明白,虽然凌秀峰和杂役房同属昆仑地界,但一个是昆仑看重的外九峰之一,且是灵气最浓郁的;一个却是不入流的杂役房,以后的交集必不会多。加上风吟此人生性散漫、自由,向来不喜欢被拘束在门派内,步归跟着他,想必停留在昆仑的时间并不会多。

    如此一来,今日一别,到不知何事才能见面了!管事看着步归哭花了的小脸,心有不忍。但天下无不散的筵席,今日聚,明日散的事情比比皆是。他经历的多了,倒也看得开。只可怜了步归,年纪尚小,还未适应这种离别的愁绪。有朝一日,待她适应了,她便就真的长大、成熟了。这种长大、成熟,伴随着的永远是一次又一次的伤痛!然岁月便是如此,残忍的苛刻与你,催促着你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