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步步归途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风吟的选择
    天亮后,步归在后厨吃过早饭后,便动身往书海楼行去。还未走出杂役房的地界,便收到了一只传音符。步归打开传音符,便听到管事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步归,到我院中来一趟。”步归有些疑惑,管事从未给自己过传音符,一般有事情都是让弟子直接转告的,莫非是生了什么事情?步归这样一思索,便不敢耽搁,一刻不停的往管事的小院行去。途中又给书海楼的白师叔了个讯息,告知他今日自己有些事情,不定何时才会过去,若是事情处理完了,自己自会过去。一路赶到管事的小院,步归便看到小院被一层光幕笼罩在其中,步归来了昆仑一年多,自然知道这是阵法形成的,若是修为低于施法者,绝不可能解得开次阵。步归心知自己的能力,所以并未莽撞的破阵,只取出一只传音符,略施法术,那传音符便晃晃悠悠的穿过光幕,直飞入了小院。正当步归暗暗焦虑的时候,管事从里面走了出来,阵法却并未因为管事的动作而撤去,步归便知:此阵法应该不是管事的手笔,想必管事的小院中应该另有高人!步归急走两步,迎上去问道:“师兄可无恙?”那管事眼见步归为自己着急的样子,心里一暖,便缓声回到:“无碍!”步归心有疑惑,有心想问问小院中是何人来造访,但又觉得自己问这话似有不妥,便闭了口,换了个说辞,道:“师兄唤我来可是有要事交代?”管事听了她的问题,却并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我且问你,你自凌秀峰听讲回来之后的这些时日,可与风吟师叔接触过?”步归听得迷惑,同时心里也在暗暗思索:莫非小院里的人就是风吟师叔不成?可是杂役房和凌秀峰平日接触并不多,他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呢?还要如此避人耳目的设了阵法,分明是不想叫旁人知道院中的人谈了什么。自己平日里并未和凌秀峰的人接触过,和和风吟师叔更是毫无交集,甚至于今日如若不是管事师兄提起,自己都要忘记他了。其实这也难怪,莫说步归平日并不与凌秀峰的弟子多接触,便是凌秀峰的本峰弟子,也有很多不知道风吟的。你到为何?原来风吟虽是凌秀峰的峰主,奈何却天性喜欢自由,并不喜欢被人约束着,所以他也只是挂个凌秀峰峰主的名头罢了,山峰上的一应事宜却是另有旁人管理。便是上次他在凌秀峰讲完课之后便离开了山门,至于此人具体去了何处,却是谁也不知。步归心里虽有猜测一二,但也并不敢肯定,便想了想,谨慎的答到:“并不曾!却不知师兄为何有此疑问?”管事得了步归的回答,自己心里也纳闷,面上便皱了皱眉,对步归说道:“那便奇怪了!今日风吟师叔一大清早就到了杂役房,指名说是要找你。”步归听了管事的话却是大吃了一惊。自己只在那日讲课时候远远见了他一面,当时殿内弟子不说上千也有八百,自己又是坐在那样的角落里,当日杂役房内只去了她一人,所以殿内知道她是谁的不见得有,而风吟此刻却直接找上门来,且指名道姓的说要找她,也不知他用了什么方法知道了她的身份,今日又所谓何来?但细细思索最近生的事情,又好像和他并没有什么交集。想来应该不是来找麻烦的!步归想完,却又忍不住在心里嘲讽了自己一句,当自己是谁呢,人家可是金丹后的大修士!他会来找自己的麻烦,别做梦了好吗!想通了这些,步归便放了心,开口对管事道:“风吟师叔此刻可是在这小院里?我去见一见他,且听他怎么说吧。”管事此时还未想通风吟为何来找步归,但风吟毕竟是一峰之主,修为又是金丹后期的大修士,自己是万万不敢怠慢的,如今看来,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步归与修道一途有缘,她若真是犯了什么错,自己到时是倾尽全力也要保她的。决定了之后,管事便对步归点了点头,道:“也只能如此了。”

    步归随着管事进了小院,风吟其实对外面他们刚刚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他有些想笑,这两个人,怎么就不动脑子想想,自己一个金丹后期的大修士会巴巴的跑到杂役房来寻一个小姑娘的晦气?倘若真的生了,那只能说明:自己真的是太无聊了!但如今是吗?不是啊!自己也很忙的,好不好!这边风吟在心里狂吐槽,那边管事和步归的心里却是有些忐忑。步归强做镇定,上前两步,行礼道:“杂役房弟子步归,见过风师叔,风师叔有礼了。”风吟本就不喜欢这些,便不耐烦的说道:“免了,免了,过来这边坐下说话吧。”步归和管事暗自交换了个眼神,却也只能听从风吟的吩咐,坐到了他下的位置。风吟却只允了步归坐下,管事这会儿站在一旁却是有些尴尬了。风吟正嫌他站在旁边碍眼,便开口道:“你自去忙你的,有事情我会再吩咐你,且把你的小院暂时借我用上一刻。”管事担忧的看了步归一眼,却也不敢多言,只回到:“弟子这便告退,小院您尽管使用!有事情您尽管吩咐,弟子就候在院门外。”最后这句,却是对步归说的,步归归看到他担忧的眼神,又听得此话,知他忧心自己,便在他说话的时候微微点了点头,示意他放心,自己听懂了他的话,管事这才退出了小院。出了小院,他也并未走远,正如他交代步归的一样,就站在小院不远的地方观望着,以防出现点什么情况,自己可以随时上前待命。风吟对步归和管事间的互动看的分明,他心里有些不爽,便开口问道:“你和他关系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