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步步归途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余海的妹妹
    上章说道步归来送余海,余海心生欢喜,回想起了自己与步归的三次见面。  许是要来送自己,步归今日并没有穿杂役房统一放的弟子服,而是穿着她初到昆仑时的那件粉色对襟衣裙,头也和他初次见她时候一样扎着双平髻。像是有些紧张,余海注意到她的两只小手不停的搓弄着衣角。站在他的面前,头都没抬,低垂着,不敢看他的样子。余海倒是第一次见她这副样子,想想自己第一次见她的时候,素不相识的两人,她反倒表现的落落大方,哪像如今一副小女儿的做派。余海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妹妹小时候的样子,好像也就是这样,在外人面前,很腼腆,害羞,不敢看别人也不敢说话。今日步归的这个样子,倒是像极了自己的妹妹。妹妹没有灵根,没办法跟他一起来昆仑修炼,自己也有好些年没见她了,只偶尔从回去的师兄弟口中了解到,妹妹已然长成一个大姑娘了!余海有些感概,山中无岁月,一旦踏入修道一途,岁月的流逝与他们来说,好像都是眨眼间的事,凡人只有短短几十年的寿命,又有生老病死的困扰,也不知母亲怎样了,也许这次从极寒之地出来后,自己应该和师傅申请一下,回家里看看。现下,自己倒是可以认下步归这个妹妹,自家妹妹的成长自己已经错过了,但步归与自己同在昆仑,以后自己倒是可以照拂一二,也算是了了自己对自家妹子的愧疚之心。

    心绪转换后,余海对步归便自然的亲昵起来。他伸出手揉了揉步归的头,笑问道:“怎么想到来送我?今日不忙吗?”步归被他亲昵的动作吓了一跳,猛地往旁边跳了一步。结果却是没站稳,摔在了地上。步归这一系列的动作分明取悦了某人的恶趣味,余海毫不客气的哈哈笑了起来,步归这会儿却是再不怕他似得,起身后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余海却是笑的越放肆了。听着余海的笑声,步归心里小小的离别愁绪似乎都被带走了。余海止了笑意,口中对自己刚才的动作解释道:“小步归,别多心啊,师兄这是把你当做自己的妹妹呢。”步归对他撇了撇嘴,却是没说什么,这就是原谅他了。余海又笑了,说道:“步归,你可愿做我的妹妹,我知道你无父无母,孤身一人,你若答应了,以后师兄就是你的亲哥哥,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大可以过来找我,我会帮你想办法。你若不答应,我还是你的师兄,以后你有事情还是可以来找我。”步归被他的话弄得有些困惑,口中便问道:“我与你,今日不过是第二次见面,你为何就要认我做妹妹?”余海却没有她的这些想法,只哈哈一笑,说道:“我与你有缘,咱们修道之人不就讲究个缘法吗,我与你有缘,自然就可以认你这个妹妹,你且说你答应还是不答应就好。”步归思索了一下,便重重点了点头。

    “那我以后可以叫你哥哥吗?”

    步归怯生生的问道。

    “你是我妹子,自然可以这样叫,不仅这样,待我从极寒之地出来后,我便带你一起去尘世走一趟,你可以跟我一起去见见我的家人,他们以后也是你的家人了,你以后还会多一个姐姐。”

    “真的吗?那可真是太好了!”步归欢喜到。

    步归的父母只得步归一个女儿,所以步归有的时候非常羡慕那些有哥哥、姐姐的孩子。因为这个,她还闹出个笑话。那是步归两岁的时候,看见隔壁的小花有个哥哥,她哥哥每天都带她玩,还给她捉兔子,步归见了非常羡慕,回家就跟她的父母说她也想要一个哥哥,把父母逗得乐了半天。后来她懂事了才知道,哥哥、姐姐不是她想要就能有的。现在余海说要当自己的哥哥,以后自己还会有一个姐姐,那么久远的愿望就要实现了,自己以后也再不是没人疼的小孤女了,真好!

    “傻丫头,怎么还哭了……”

    步归听到余海的话才惊觉自己竟然哭了,余海心疼的为她擦了擦眼泪,口中道:“怎么了,莫不是后悔了,不想认我这个哥哥?”步归被他的话逗乐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泪眼朦胧的看着他,口中辩解道:“才不是,我是幸福的。”余海无奈,只得像小时候哄自家妹纸一样的把步归抱在怀里,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口中交代道:“我要去极寒之地待五年,这五年里你若是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的,可以到山峰来找我的大师兄,我待会儿会跟他说好,他会帮你的,你莫担心,等我从里面出来后就带你回家。”步归在他怀里点了点头。余海想到师傅秦6还在后山等着自己,这会儿怕是等的着急了,便松开了步归,对她说:“你回去吧,我这就去后山了。”步归这会儿收住了眼泪,冲他点了点头,脚步却未动。余海失笑的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自己先转了身去往后山了。步归待他走远了,这才慢吞吞的回了书海楼。

    到了书海楼,步归的情绪才算是平复下来。她去了抹布和水桶,准备开始工作。前几天,她在书海楼翻到一本生活技能的术法,里面有除尘术、凝水术、滴水成冰术等等,但她自己因为是火系灵根的关系,能学的只有一个除尘术罢了。好在除尘术对她现如今的阶段也是最为实用的,她也没什么遗憾。只是她现在并没有多的灵石可以购买空白玉简,把功法刻录之后拿回自己的住处细细研读,所以只能趁着每天干完活的时间在书海楼里背诵一段。这样一来,除尘术她虽然看了几天了,也只是勉强把法诀记下而已。她决定今日早些把事情干完,好腾出更多的时间去研究除尘术,争取早一点记下招式。这样自己以后打扫一起就会快很多,也会轻松很多,以后也就有了更多的时间去研究书海楼的典籍了。说不定,等到余海从极寒之地出来,自己就可以进入外门了呢,到时候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