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步步归途 > 第二十章 秦陆的担心
    秦6带着余海和萧琪回到洞府后,便把自己的大弟子叫到了跟前,交代道:“明日你余师弟就要去极寒之地接受惩罚了,为师从明日开始也要关闭冲击金丹了,为师这一场闭关少不知何时才能出关,你余师弟需要在极寒之地待五年,这五年里,你便着手打理山峰上的一切事宜,待你余师弟从极寒之地出来后,倘若那时我还未出关,你便带着他一起去俗世中走一趟,把山峰上的一切事宜交于你二师弟打理,不接到我的传音命令,你们暂且不要回山门。  ”

    余海的大师兄是位面相憨厚、耿直的汉子,倘若是别人得了这样的吩咐,少不得要问上几句。但他却是一句疑问都没有,只恭恭敬敬的回了声“是”,便退了出去。秦6看着自己的大弟子退出去的身影,长叹了口气。想一想,自己从筑基之后总共只收了四个徒弟,除了萧琪是因友人所托,自己平日对她不会过多苛责之外,其他三个弟子自己平日里绝对是严厉的。自己的这三个徒弟各有特色,大徒弟名叫董富贵,性子憨厚、耿直,资质尚可,悟性却只是一般,但胜在平日里刻苦,倒也是个可塑之才,如今即将迈入筑基期。二徒弟名为马青,性子耍滑,资质是三人中最好的那个,悟性也不错,但平日里并不愿意吃苦,总想着偷奸耍滑,搞些小动作,所以他的资质虽然是最好的,但如今却只是和余海一样的修为练气八层。三徒弟余海严格说起来并不是自己从门派筛选灵根的时候挑选出来的,只是偶尔从杂役房经过的时候现了他。他和董富贵的资质相同,都是三灵根,但悟性却比董富贵高,且又和老大一样是个肯吃苦的性子,所以他的修为反倒是他们三个人里面增长最快的,只不过短短十年,便已经达到了练气八层的修为。

    秦6自掌门下达对余海的处罚命令时起,就一直在思索这个处罚的问题,昆仑的极寒之地他并不陌生,他的师父曾是昆仑的金丹后,只后来在某次外出的时候遭遇了不测罢了。极寒之地他的师父原就跟他说过,虽然昆仑对外的说辞是极寒之地为昆仑犯错弟子的惩戒之地,但昆仑实际上是另有关押犯错弟子的地方的,极寒之地等闲之人是绝对去不了的。这次对余海的处罚命令,与其说是处罚,倒不如说是门派对他的一种锻炼。而秦6担心的恰恰就是这一点!按说,余海给门派惹了那样的东西回来,门派应该是要重重严惩他的,但门派却并未那样做,反倒是明惩暗奖。对于那个东西,自己所知甚少,只知它叫兽,喜食神识,其他再多的却没了。也不知掌门他们是如何从萧琪的体内把它引出来的,更不知掌门对它怎么处置的,是杀了还是怎么样。但只观今日形势,秦6大胆猜测,兽并没有被杀死,反倒是有可能被掌门他们藏在了某一个地方。也不知掌门他们留着兽是准备做什么,还有对余海的处置。余海毕竟跟了自己几年,平日里又很用工,他一直很喜欢这孩子,他也知道余海在尘世有一个母亲和妹妹,父亲早亡,若不是靠着余海的接济,母亲和妹妹也很难过活,这个孩子生活的不易,他也心疼他。关于此次兽的事件,他总觉得以后会出什么变故,至于是怎样的变故,他希望门派不要把余海牵扯在内,但观今日门派的做法,恐怕余海日后想脱身很难,所以自己也只能尽力为他谋划了。自己此次闭关,不知何时才能够出关,余海待在极寒之地时还好,倘若五年之后待他从里面出来,自己却还在闭关,怕是生什么变故,自己纵是想护着他都没办法了。他素来知道自己的大徒弟老实可靠,但凡他吩咐下去的事情,他是肯定会执行好的,所以今日他才对大徒弟说了那样一番话。

    但愿这一切都是他多想了!秦6叹了口气。

    第二日,余海跟着秦6正准备出门去往极寒之地,步归便赶了过来。她昨日听说了极寒之地的事情又得了余海今日去极寒之地的消息,且这一进去就是五年,所以她昨夜想了又想,觉得自己怎样都应该过来送送他。所以今天大一清早,天还未亮她就赶来送他了。余海见到步归来送他,有些惊讶,但心里还是欢喜的,连忙就要迎上去。秦6在他抬脚的时候交代道:“为师先去后山等你,长话短说。”余海顿了顿,口中称是,然后向步归走去。

    步归的心里其实有些忐忑,自己就这样冒冒失失的跑来了,也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自己。但现在来都来了,再回去好像也不太好,况且他的师父看起来不太高兴的样子。步归心里还在纠结,余海已经走到了她跟前。

    步归的心里其实有些忐忑,自己就这样冒冒失失的跑来了,也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自己。但现在来都来了,再回去好像也不太好,况且他的师父看起来不太高兴的样子。步归心里还在纠结,余海已经走到了她跟前。

    余海自上次在凌云峰远远的看过步归一眼之后,这还是自步归进入昆仑之后两个人的第三次见面,说第三次好像也不对,严格说起来,是步归见他的第二次。凌云峰讲座的那次,她应该是没有看到他的。他没想到,今日步归会来送他。初次见面的时候,自己见她一个小小的单身女娃,自己心生怜悯,所以才和她多说了几句,他虽留下了自己的信息,但步归却一直都未求助过他,那时他就在想:想必是个心性坚强的孩子。第二次在凌云峰见她,对她的所作所为,他颇不赞同,当时心里还在想:到底还是个孩子!这次见面,却又有了不同的感觉。

    明日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