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步步归途 > 正文 十三章 奇怪的东西
    余海从现这道神识开始,精神就进去紧绷的状态。  他并未鲁莽的上前去查探,这道神识虽然表现的很微弱,但它出现的方式却太奇怪了。余海悄悄用传音叫醒了萧琪,跟她大致说了一下二人目前的状况。萧琪毕竟是第一次出来历练,面对此种情况,四周又是如此漆黑,伸手不见五指。若不是余海陪在她旁边,她早吓哭了。本来内心就有些恐惧,再听余海说到不知道出现了什么东西,内心的惊惧和恐慌便再也压抑不住,她抑制不住的开始抖。余海见她如此,怕她跌下树去,便伸出一只手想稳住她。萧琪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抓住了自己,这下却是把余海的交代全都忘记了,张嘴便大声的叫喊起来。余海暗咒了声“该死!”他本来就一直在关注着那道神识,据他原来的猜测,这东西应该是没有现他们的。这会儿,听到萧琪出的声音,它却也跟着动了起来。它的度非常快,余海的神识来不及阻止,那道神识已经顺着萧琪的眉心处钻了进去。随着那道神识钻进去之后,萧琪便软软的倒了下去。余海连忙扶住了她。他心知刚才生的一切太过诡异,自己也并不知道那道神识的来历,萧琪醒过来之后还不知会是怎样的情景,虽然这会儿距离天亮还有些时间,但现在却是管不了了,只希望现在赶回7山门,师尊会有解救萧师姐的方法。他不敢再耽搁,唯恐节外生枝,打定主意后就将萧琪背到了后背上。随后祭出流云剑,往高处飞去。山林里树木极多,并不适于飞行,想要飞行,便只能到树木的上方。

    余海一心飞行,想要早点赶回昆仑,是以未曾察觉到他后背上的萧琪悄悄的睁开了眼睛,露出了一个阴测测的笑容,然后又闭上了眼睛。

    昆仑书海楼

    一大清早,步归吃过早饭之后就过来了,来了之后却现今日来看书的弟子特别多,并且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表情肃穆的说些什么。步归对他们平日里的八卦并不感兴趣,但是耳朵里却突然听到了余海的名字。她不由得驻足,只听得一位师兄口中小声地说道:“这下余海师弟怕是有麻烦了,惹了个这么样的东西回山门,听说掌门知道后特别生气,要罚他到后山的极寒之地受训呢。”众修士听到“极寒之地”都倒吸了口冷气。步归却不知这极寒之地有何特别之处。她把疑问放在心里,上了二楼。待她上了二楼,看到书海楼的筑基师叔白师叔正在二楼的窗户边喝茶,遂上前道:“师叔,弟子有一事不明,还请师叔解惑”许是今日难得心情好,白师叔难得的露出一个微笑,冲步归点了点头。步归便知他这是同意的意思,遂开口说道:“弟子听闻昆仑后山有一处极寒之地,等闲之人不可靠近,便想问问师叔,此处可是昆仑的禁地,或者它是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许是觉得步归一个刚刚练气入体的弟子问这个问题有些奇怪,他却是并没有直接回答,只反问道:“莫非你想去见识一番?”步归连忙摇了摇头,这才把刚才在楼下听到的消息说给他听。白师叔听了之后却是细细的思索起来,昆仑的极寒之地已有好些年不曾启用了,这次却不知众人口中的那名男弟子究竟犯了什么事,竟惹得掌门要把他关到那样的地方。想了一会儿,白师叔才说道:“你不必担心那小子,极寒之地是昆仑一处用于处罚门中弟子犯错的地方,但是倘若不是门派看中的弟子却断然不会送进去,说到底,极寒之地也不过是一处比较特别的修炼之地罢了。”步归听得这话,稍微松了口气,但又想到既是修炼之地,也不知会不会有生命危险,复又问道:“不知师叔可知,进到此处会不会有性命之忧?”白师叔略显奇怪的看了步归一眼,小丫头从来到书海楼也有几天的时间了,虽不知道她以前是怎样的,但来到书海楼之后他却看的清清楚楚,这小丫头对身外之事并不在意,再说的具体点就是有些冷漠。也不知她以前遭遇了怎样的事情才会养成现在这样的性格。据他了解,这类性格的人,如果不是因为心里非常在意的人,小丫头是绝对不会开口问他的。平时她有时看到不懂的书籍内容都是自己琢磨,从未跟他讨教过。也不知是不是小丫头看上了人家,不过以小丫头现在的年纪,只怕人家未必会把她放在心上。想到这点便觉得,那小子若是能够死在极寒之地也算是件好事了,正好断了这小丫头的念想,免得她日后伤心,影响心境的修炼。可惜了,那极寒之地除了冰天雪地之外,倒是没有什么其他的危险。想到这儿,他砸了咂嘴,捻着一把胡须道:“可惜了!”步归大惊失色,忙问道:“师叔可是说余师兄会葬身在那极寒之地?”白师叔不悦的瞪了她一眼,反驳道:“我何曾说过此言,你可不要曲解我的意思!”步归心知自己误会了白师叔,遂说道:“弟子愚钝,竟曲解了师叔的意思,不知师叔刚才所言究竟是何意思?还请师叔直言。”白师叔这才懒懒的说道:“我只是可惜我的两坛美酒罢了。原本今日午饭便准备开封,如今却在这里跟你啰啰嗦嗦。”步归知他平日里就是酒不离身的,嗜酒如命,如今虽还未到午饭时间,怕是他的酒瘾犯了,拿自己逗趣呢。便半真半假的说道:“师叔只管把极寒之地的事情细细说来,我在尘世的母亲交给我一个酿酒的秘方,日后我酿好了,便送师叔一坛可好?”白师叔听了此话,脸上的笑意便止不住的泄了出来,口中道:“罢了,罢了,今日师叔便仔细给你说说咱们昆仑的极寒之地吧!免得你日后再来问东问西的,打扰我的清静。”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