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步步归途 > 正文 十二章 赤金虎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却说余海那日奔下山门之后,直往昆仑附属的一座山林中奔去。他此次下山,接了山门中消灭赤金虎的任务。赤金虎本身只是二阶魔兽,练气五层以上的修士都能够单独捕杀,偏昆仑门派中放任务的管事规定,想要完成这个任务,必须是两人以上组队而行去完成,单人捕杀却是不作数的。修士多喜静,喜欢独来独往的更多占到多数,加上这个任务完成之后给的奖励并不算丰厚,所以这个任务虽然一直挂在榜单上面,却一直未曾有人接下。余海此次下山历练,本已经接了门派中其他的任务,但与他拜在同一师门下的一位师姐却对赤金虎的一对儿眼珠念念不忘,听说他要下山历练,便找上门来,央了他一同接了这个任务。

    赤金虎通身呈金黄色,毛浓密,一身的毛皮若是拿到集市中出售,也能换的十块左右的下品灵石,虽然在修士眼中,十块下品灵石不算什么,当在俗世中,十块下品灵石却可以当一个普通人家几个月的伙食了。但对于普通人来说,十块下品灵石固然让人心动,但赤金虎毕竟是二阶魔兽,对于修士来说只是动动手的问题,对于普通人来说,却是有生命危险的。所以赤金虎虽说只是二阶魔兽,却也不是他们可以招惹的,长此以往就造成普通修士不想捕杀赤金虎,而普通人想要捕杀却是有心而力,最后造成了赤金虎大面积的泛滥,虽然对于修士来说,赤金虎委实没有什么杀伤力,但山下的百姓却是深受其害,苦不堪言,这才求到了昆仑门下,请求门派中派人消灭赤金虎。

    要说这赤金虎最妙的却是它的眼珠,修士们对于要它的命没有兴趣,对它的皮毛也并不感兴趣,却对它的一对眼珠子感兴趣。如果在它还活着的时候,生生的把眼珠抠出来,抠出来的眼珠就会呈现一种琉璃般的光彩,但若是在它失去生命之后再取出来,却会变成灰白色的,没有任何光彩。所以很多男修士在有了一心结交的双修伴侣后,都会去捕一只赤金虎,取出它的眼珠来送给女修,当做定情信物。山下的百姓遇见的也多是没有眼珠的赤金虎,赤金虎被取了眼珠之后,目不能视,动物都有趋吉避凶的本能,林中多有它的天敌,在失去视力之后,它也知道自己只有被别的魔兽吞吃入腹的下场,便跑到了村里去祸害百姓了。说到底,这本就是修士惹出的祸端。

    余海与那师姐相约在山林中的一处入口相见,余海赶到地方的时候,那位师姐却是等了一会儿,只见一身红衣裙的少女亭亭玉立的站在入口处,头上梳着流云髻,待得转过头来,便看清她的脸庞好似一盘满月,颇为讨喜的模样。余海走上前去,见了礼,那师姐也未说什么,转身就往林中奔去。余海本想着她是第一次过来,想要提点她几句,但见她如今这样,却是什么都不想说了。

    余海的这位师姐,姓萧,单名一个“琪”字,未到昆仑之前,也是家族里的娇小姐,到了昆仑之后,师门中的师兄弟们念着她是女孩儿,对她也是颇为照顾,所以便养成了她有些任性的毛病。虽然身负三灵根又比余海进门早,但如今的修为却只是刚刚练气五层。兼之女修爱美,门派里又有个总爱和她争斗的女修,所以大半的时间倒是放在了和那女修斗气上。加之她这是第一次下山历练,没有什么实战经验,所以一般门派中有组队的任务都不愿带她这样的拖油瓶。但余海觉得萧师姐平日里对自己颇为照顾,加上赤金虎的等级并不高,自己就完全可以搞定,所以这才和她一起下了山。现在看来,自己的这个决定却是有些鲁莽了。但事已至此,现在说把她送回山门也是不可能了,况且余海也知,倘若自己把这个话说出口,以后再山门里萧师姐大半不会给自己好脸色看了。

    一下午过去,余海和萧琪只碰见了一头赤金虎,还是别人挖过眼珠之后放生的,没用萧琪出手,余海一个人就解决了。直至傍晚,两人都未曾再遇见赤金虎。眼看天色渐晚,林中的危险也增多,余海便对萧琪说道:“师姐,我看这片山林的赤金虎应该被消灭的差不多了,咱们再找下去也不会有什么收获,不如今日就算了,天色渐晚,为了师姐的安全着想,师姐还是赶回山门去吧,师弟若有幸遇见赤金虎,定取了它的眼珠赠与师姐可好?”萧琪心里却并不这样想,一来她从未下山,不知夜晚的山林危险,二来她还未找到赤金虎的眼珠子,颇有些不甘心。山门里经常和她作对的那个女人前几天得了一对赤金虎的眼珠子,便拿到自己跟前炫耀,她本没有放在心上,赤金虎的眼珠子也不是难得之物,自己再修炼一段时间能独自下山历练的时候弄来就是,但后来她偏偏听说,那女人所得的赤金虎眼珠子是自己倾心的一位师兄所赠,这下她气坏了,赤金虎的眼珠子本是平常,但如果是男修送给女修的,那便说明那男修倾心于女修,想要与她结成双修道侣。可气的是,平日里那位师兄却半点心思都未显露出来,甚至他还与萧琪约定,等到萧琪筑基后,便会向她师尊求娶她,与她结为双修伴侣。萧琪因为他的话,很是认真的修炼了一段时日,结果在自己修到练气五层出关之后,就听到了这样的消息。她本想去找那师兄理论,但想到他与那女人现在如胶似漆的守在一起她就恶心,所以她也并不打算再去找他,赤金虎的眼珠子凭着自己的本事也可以拥有,她打算有了赤金虎的眼珠之后就拿到那对狗男女的面前,并且告诉那个女人:“赤金虎的眼珠,我可以自己取,男人嘛,不过是我不要的破鞋,你要,就送你好了。”想到那样的情景,她就觉得痛快,所以这次自己一定不能够空手而归!想到这里,她便开口道:“今日不急,咱们先找个地方休息,待明日天亮之后再寻找便是。”余海有些无奈,但也只能应下。来的时候,师尊便交代与他,好好照顾师姐,她是女孩子,又是第一次出门,行事上难免有些疏漏,要他多照顾一点。余海答应了师尊,现在想想却是真的不如不答应了。

    前日里,一位同门师妹得了一对赤金虎眼珠子的事他也略有耳闻。平日里,自己这位萧师姐便和那位师妹不对付,这次出来捕杀赤金虎,取眼珠的事,估计也是受了那位师妹的刺激。余海心知自己这位萧师姐是个火爆脾气,一点就着的性子,平日里也是大大咧咧、直来直去的一个人,按说平时在那位师妹的手上也吃了不少暗亏,却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的继续和她斗着。余海私下里对这位师姐的做法是不敢苟同的,但她毕竟是自己的同门师姐,自己初入山门的时候也受过她不少恩惠,她既已开了口,这次的忙却是一定要帮的。

    山林里并不适合飞行,余海拿着自己的流云剑在前面开路。天色渐晚,夕阳的最后一点余辉也隐没了,山林里陡然暗了下来。今夜无月,黑漆漆的山林间不时传来野兽的咆哮。余海放出一缕神识,小心的探着路,观察着周围。他有些担心,夜晚的山林并不安全,倘若遇到危险,自己尚有自保能力,但萧师姐只是刚刚达到练气五层,到时候把她放在哪儿却是个问题。此处离山门尚有距离,周围因为赤金虎的缘故,已经少有人居住,想想方圆百里,却是真的称得上荒无人烟了。夜晚自己的视力受限,但那些生活在此片山林中的魔兽却同他们不同,余海在书海楼的一部书籍中看到,这片山林中生活着多种夜晚活动的魔兽,而且修为都在二阶以上,甚至有五阶的魔兽出没,但五阶的魔兽一般都在山林的内围活动,轻易不会到外围走动。自己和萧师姐现在就处在山林的外围,虽然暂时安全,但谁也说不准夜晚的山林会出现什么样的魔兽。夜晚的山林甚至可以说是魔兽的天下,他可不愿因为一时的粗心大意而丢了性命。

    余海走到一棵合抱粗的老树面前停了下来,仔细看了看四周,附近并没有大型生物活动过的痕迹,想必应该是无主之地。在他看来,这片山林里多是走兽,飞禽是很少的,所以夜晚待在树上反而是最安全的。余海回头对萧琪说道:“萧师姐,咱们今晚就在这课树上休息一晚,明天咱们去别的山头找找赤金虎。”萧琪点了点头,率先跃了上去,余海从储物袋里拿出一个小阵盘,摆弄了一下,放在了树下,然后才跃上了树。萧琪是第一次见到阵盘,有些好奇,遂开口问道:“那是什么?”余海捡了个较粗的树干坐了下来,方回道:“是阵盘,如果有什么魔兽从这里经过,它可以帮助我们隐藏身形,让魔兽现不了我们。”萧琪点了点头,本来她还想让余海拿上来给自己看一看,但看余海的面色并不好,话也不欲多说,便住了嘴。余海从储物袋里取出一些吃的和水递给了萧琪,萧琪说了声“谢谢”,便吃了起来。萧琪也知道自己刚刚的决定有些让余海为难了,这里毕竟不是昆仑山峰,万一遇到什么危险,自己自会成为拖后腿的那个。萧琪第一次有些气自己的不争气,按说自己身负三灵根,又有俗世家族的支撑,也有师尊的教导,且比余海进门早,怎么样自己的修为都应该比他高,这才不枉他叫自己一声师姐。怪只怪,自己平日里把心思都放在了别处,并未认真的修炼。这次若不是那个渣男师兄的话,估计自己这会儿连练气五层都达不到。想到这儿,她却是觉得自己应该在面对那对狗男女的留一点情面给他们,怎么说,那个渣男还助了自己一把力。这样一想,她倒觉得自己不必急于去找他们了,自己应该把修为练上去,然后在门派大比上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让他们在昆仑的所有弟子面前抬不起头,这样才是一条上策。而且在门派大比上出手,有众多师叔,师伯作证,她也打得名正言顺。萧琪就在这种胡思乱想中把吃食和水解决了,然后她站起来稍微活动了一下,便寻了个略微宽敞的地方打坐起来。

    余海自刚刚放置完阵盘之后有片刻的放松,这会儿见萧琪已经开始打坐了,便又集中了精神,神识大开,注意着四周。

    上半夜安全度过,也有几只三阶的魔兽从树下路过,但因为阵盘的缘故,它们并未现树上的两个人。余海稍稍松了口气,准备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然而就在这时,他的神识却突然探测到离她们不足百米的地方出现了一道微弱的神识。余海皱了皱眉,停下来之前,他明明仔细的探过,附近并没有任何生物,而且上半夜他也没现那个地方有什么古怪之处。现在却突然冒出了一股神识,虽然它很微弱,但余海却不敢小瞧它。余海皱了皱眉,只更加盯紧了那道神识,却不敢有什么其他的举动。按说此处山林属于昆仑管辖地,能够在此处出现的修士多是昆仑弟子,或者是与昆仑交好的门派弟子,但此股神识,余海却并不敢确定是人还是兽,他不像萧琪,第一次下山,什么都不懂,此前他就已经和师兄弟们组队来过这里了,他知道这片山林有些高阶的妖兽是会开启灵智,如人修一样修出神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