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步步归途 > 正文 第四章 传道授业解惑
    “天地初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皆讲究个缘法,那么何为缘法呢?众位来我昆仑修道,又可知我昆仑奉行的是什么道呢?”大殿内飘荡出风吟的声音,此问题一出,台下众修士都陷入了沉思。步归来此地一年,也只是知道昆仑是个修道的好地方,旁的却是一概不知的,她也从未思考过自己以后所要修的是何种道。殿内的一众修士多数都同她一样,虽说已经修炼了一段时日,却从未思考过自己以后想要修的道心,又焉知昆仑的道究竟是什么呢?

    风吟抛出了问题,却并没有要众人回答的意思,只接着问道:“既来修道,那么又是为了什么来修道呢?”

    这个问题一抛出来,底下的众修士便都活跃了起来,昆仑的道他们不知,然自己为何来修道,他们却是都能说得出的。一面相略长的男修士站起来说道:“回禀师叔,弟子此来昆仑修道,却是为了求得更长的寿命,弟子不愿与那尘世中的凡人一般,仅仅活过几十年便撒手人寰。”风吟坐在高处,略点了点头。

    又一女修士站起来说道:“回禀师叔,弟子只所以来昆仑修道,却是为了求得青春容颜不老,弟子听闻修士有了修为之后,可以服食驻颜丹,可助容颜不老,不知是真是假?”风吟听了此话,略略沉思,回到:“却是真的。”那女修士便欢喜的拜了谢,坐了下来。

    步归听着他们花样百出的答案,心底里有些黯然,自己为何来修道?如果说,最初想要来到昆仑只是遵循父母的遗言,那么后面自己那么努力的想要好好修炼,便是为了想要早日有所成就去为父母报仇!但这个就是自己的修道之心吗?步归觉得并不是,这只是她目前想要追求的一个结果,却不是她修道的本心。那么修道的本心究竟是什么呢?步归陷入了冥想之中。

    大殿上还有许多修士如同步归一般还在苦苦思索道心,风吟细细看了一遍,金丹期的威压略略施出,大殿内的众修士便都有些坐不住了,定力低的甚至已经俯跪拜下来了,约莫过了半注香的时间,台下的弟子已经大半都撑不住了,步归却是还在冥想之中,金丹期的威压好像对她全无影响。周围的修士跪下去了大半,便显现出了步归的特殊来。高台上的风吟自是也注意到了,刚刚自己提出第二个问题的时候,众人都忙着回答,她却不急不缓的慢慢思索,到最后却是进入了天人合一的境界,也算是气运奇佳的人了!

    风吟放出一缕神识观望,现此女却是火系单灵根,尚未引气入体。风吟皱了皱眉,按照此女今日的悟性,她修炼的度应该是非常快的,观她骨龄,也已有六、七岁的样子了,怎会到如今还未曾引气入体呢?除非她身上还有什么秘密!

    风吟收回威压,殿内的众修士对他拜了拜,复又坐下了。刚刚那一波的威压施展出来,风吟便看出了这大殿之上可造之材还是很多的,数百年后,少不得今日大殿之上的修士中就有飞升之人。

    余海在刚刚的那波威压中并未抗住,这会儿休息了一会儿,缓过了劲,脸色就有些难看了。跨阶的实力果然是不容小觑的!

    却说风吟此人,今年不过百十来岁,却已迈入金丹后期大圆满之列,且他身系的是金、火、土、木四灵根,并不是最佳的混沌灵根,却在短短三十年内便筑基成功,后又在四十年间修得金丹,现在虽说是金丹后期大圆满之境,但隐有传闻,说他随时可闭关进阶元婴,只他自迈入金丹后期大圆满之列已经二十年,却迟迟并未冲击元婴,却是不知为何。

    要说此间世界,五行混沌灵根为最佳,可以吸取空气中的五行元素,修炼起来的度也是最快的;其次是四灵根,再次是三灵根、双灵根,单灵根却是最次的,因它只能吸取一种特定的元素,所以修炼起来的度也是最慢的,有些修士修到了寿命终了,却连筑基期的边缘都没有碰到,更别遑论飞升了。但有些修士,不仅仅修习本身灵根所对应的法术,更兼修别的一些技能,风吟就属此类。他虽身负四灵根,但悟性奇高,年少时偶然得窥天象,便开始修习问天之道。要说此道,本是逆天的行为,天命本是不可违,但此间世界,修道之人本就是逆天的存在,更何惧只是夜观天象,推算未来之事,所以他也并不担心天谴之类的惩罚。此次开堂授课,便是因为他某日夜观天象,现天狼星隐隐有消失的迹象,而天狼星周围却是有一颗不知名的星星渐渐亮,光芒甚至有盖过天狼星的迹象。他根据此迹象,推算演练出此颗星辰却是落在昆仑的地界,然昆仑此前并未有此迹象,便可说明这颗星辰是伴随新入门的弟子而产生的,所以才有了此次的开堂授课。然他经过刚才的测试,却是并未现那颗星辰的影子,也不知是不是他推算有误还是这颗星子太狡猾,藏了起来。

    分割线

    作者碎碎念:亲们呀,鲜嫩的小新人需要你们的精心呵护,不然它会夭折的,呜呜呜……难道你们没现,每天更新的字数都在减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