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步步归途 > 正文 第一章 天地初开
    话说盘古开天辟地之时,天地间混沌初开。  轻而清的东西,缓缓上升,变成了天;重而浊的东西,慢慢下降,变成了地。天和地分开后,盘古怕它们还会连在一起,就头顶着天,脚蹬着地。天每天升高一丈,盘古也随着越长越高,这样不知过了多少年,天和地逐渐形成了,盘古也累得倒了下去。盘古倒下后,他的身体生了巨大的变化。他呼出的气息,变成了四季的风和飘动的云;他出的声音,化作了隆隆的雷声;他的双眼变成了太阳和月亮;他的肌肤,变成了辽阔的大地;他的骨骼变成了山脉和丘陵;他的血液,变成了奔流不息的江河;他的毛变成了森林,草原和沼泽;他的汗变成了滋润万物的雨露。而他的元神到了天与地的中心处,却因疲倦而沉沉睡去。

    却说盘古开天辟地之后,共创造了天、地、人三界。天界之人掌管人、地两界,天地缓缓有序,各神司管四方,人则数量庞大,两者共存。然有那天界之神在人界留下子嗣,始称神族!神族待修的一定境界,便可飞升至天界。有那能人异士获得机缘,跟随神族习得了玄术异法,隐有神通之力,历经天降九劫雷,洗筋伐髓,脱胎换骨,亦可飞升至天界,始称“道”

    人自修炼得道,寿命渐长,为追寻长生飞升,而逐渐与世俗脱离。数代之后,修道者与人族几乎划地为界,少有往来。然道者常常出入人界,与人为善,在人心中,修道者既高尚也颇神秘。有那家族中出了修道者的,家族亦兴旺起来,修道者地位几欲与仙人同阶。

    有昆仑门派,每五年一次大开山门,凡人皆可去测灵根,有灵根者,自可拜入昆仑门下修道,也可转投其他门派。有那灵根甚佳者,便可当场获得内门弟子的资格,资质稍差者,或去外门,或在昆仑属地,皆可修炼,并有每月门派放灵石,丹药。

    一日,恰逢昆仑山门大开,人潮汹涌。只见一小小女童独坐一旁,并不与人相争,她身穿粉色对襟衣裙,头上梳着双平髻,身后背着一只小包袱。观她面相,只六、七岁的模样,但却一脸淡定神色,想必是心性坚定之人。

    “今日我昆仑大开山门,凡有欲测灵根者,请至山门登记处登记,登记之后方可入我昆仑大殿测试灵根。”这时,只见一位身着昆仑外门弟子服的修士说道。

    人群安静了两秒,复又开始拥挤了起来,全往那山门登记处挤去,生怕晚了一秒,便错过了这五年一次的机会了。

    待得日头正中,人群才逐渐少了起来。女童这时站起身,慢慢朝那山门登记处走去。昆仑山门前,一百零八阶,每一阶都蕴含阵法,只今日山门大开,凡人太多,恐伤及无辜,故并未曾开启法阵。然对于一个六、七岁的女童,要上这台阶却也不易。你道为何?原来这台阶,并非平日凡间石阶一般,而是由一百零八块巨石组成。有那成年男子,自是可以凭一把子力气攀登上去,但对于一个手短腿短的女童来讲,却是有些困难的。

    这时,就见女童取出一把匕,插入石缝中,紧接着,此女借着匕的力道一个漂亮的空翻跃上了台阶。她那一手空翻着实漂亮,有一起攀登台阶的人,对她伸出了大拇指。女童对大家微微一笑,遂埋头攀登起来。

    山门中的一众掌权者一直借着四方镜看着今日过来测试灵根者的表现,刚那女娃露的一手也叫他们微微点了点头。

    “此女不错,心志坚定而又不乏聪明,若灵根甚佳,实为修炼的好苗子。”旁边有人开口,其他众人都点了点头,然像他们这样身居高位的掌权者,轻易却是不收徒的,有收徒的收在门下的也都是家族里根基好的苗子,这样无背景的人,却是不收的。虽然不收徒,却不影响他们为家族培植人才,此女,怕是待会儿有的争了。众人心里都想到!

    一路行至山门,女童向登记处的弟子施了一礼,方留下信息朝大殿而去!

    女童行至大殿,已近傍晚,人渐稀少。女童只见有人垂头丧气的离去,也有人欢天喜地的被昆仑弟子带去后峰。

    前面引导的弟子将她引至灵盘处就退了下去,女童走上台前,把手伸了上去,只见五光齐齐亮起,复又灭了下去,众人对这一景象都有些惊奇,有弟子在下面小声议论:“莫不是灵盘坏了?”今日主持测试灵根的是位筑基期的修士,遇见这种情况,他也有些慌乱,额头上冒出密密的汗珠,不知该怎么处理,幸而,过了一会儿,灵盘重新亮了起来,这次确是只亮了一盏赤色的光。那边有昆仑弟子高声道:

    “火系单灵根,年七岁。”

    女童听到他报出的话语,方从灵台上退了下来,默默站到了一旁。

    她本是终南山下,普通农户的女儿,夫妻俩只得了这么一个女儿,从小就是娇养着长大的,却不想,在她五岁时突逢劫难,父母双双被歹人所害,临终前,嘱咐她,让她一定要到昆仑,拜师修炼!年幼的女童少不更事,尚不明白生了什么,身边便只剩下她自己了。村里人可怜她,帮她掩埋了父母的尸,然后凑了些银钱,她就往昆仑来了。却不想,这一走,就是两年!路上幸而与一老爷爷结伴,她才保住了自己的性命。然行至昆仑山门时,那位陪了她一路的老爷爷却突然离去了。女童心里有些不舍,毕竟是陪伴了自己近两年的人,又一路上对她颇为照顾,她从小跟随父母长大,并无爷爷奶奶,这一路,确是将那老人家当做自己的亲爷爷对待的。然女童也知道,此时自己是没有那个能力去寻那个爷爷的,况且天大地大,有缘自会再相见的!想开了,女童就放宽了心,安心等在一旁。

    青云峰上的一众掌权者,将女童刚刚测试灵根的情形看的一清二楚,这下,众人确是没人说话了。只是火系单灵根,纵然她悟性奇佳,心性坚定,怕也难有大作为!这样想着,却是都熄了那份要培养此人的念头。

    女童在旁边站了一会儿,就有昆仑弟子过来问道:

    “这位女修士,可愿留在昆仑?”

    女童点了点头,她自是愿意的,这本就是她的目标。

    “那请跟我来吧。”

    那弟子又说道。然后引导者女童向后峰去了。许是看这女童年岁小,又生的可爱,那昆仑弟子倒是难得的多说了两句

    “我叫余海,是外门弟子,现在是练气五层,水木双灵根,你既已入了昆仑门下,以后我便叫你师妹吧。”

    女童点了点头,学者他的样子也介绍了一下自己

    “师兄好,我叫步归,火系单灵根,尚未练气入体。”

    余海听了她的话,点了点头,复又说道:“师妹别气馁,好好修炼,等你练气四层就可以跟我一样进入外门了,不过你现在却是要到外峰做杂役弟子。”

    步归听了他的话,并不气馁,能留在昆仑就已经是莫大的幸事了,其他的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余海将她领到杂役房,与她匆匆到了一别便离开了,今日山门大开,他这样的外门弟子几乎出动了大半,都被拉来做帮手了。

    进了杂役房,听得传道讲师的讲解后,步归方知道,如她这样的单灵根实是最差的资质,一生都难有进阶,最好的也不过堪堪筑基而已。这样的资质,也不过是比普通凡人略好一些而已。然步归了解之后却并不如其他修士一样垂头丧气。父母皆是普通人,偏自己有了灵根,这就是上天给予自己最大的恩赐了。待得自己修炼的小有所成,一定下山去为父母报仇。小小的步归在心里暗自下了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