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言情 > 宫闺记事 > 正文 第四百一十二章 密谋
    一切心中都有个数,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e  小说wwんw..

    “那,皇上要秦大人押送粮食?”

    又是怎么个情况:

    “一百担,对于汉中来说、太少了,可是对于汉中的官员来说,足够了,就看他们能剩下多少了。命你传令下去,就说朝廷、”

    宣和帝说到此微顿,随后静默了许久,而后有些无奈、又有些叹息的、

    “就说朝廷运送汉中粮食,至于多少?就不要说了。”

    这是要将秦大人的路线、散播出去啊!

    唐广之心中诧异的同时、又只觉是心惊肉跳,只怕是这命令已经传播,秦大人这一路,注定不大好走啊!!

    “皇上,京城到汉中路途遥远,这中间的流民、还有那土匪,可都是数不胜数的呀?”

    唐广之认为,这件差事、秦大人必败无疑啊!

    而宣和帝转了两圈后、终是绕回了书案后,落了坐。

    “所以,朕不放心呐!”

    宣和帝的这一百担、不过是一支先锋罢了,由他去扫平那一路的荆棘,而太子征集的、那三百担,才是最为重要的。

    唐广之大概也猜测出了他的意思,当即试探的出生道:

    “那、皇上的意思是?”

    听罢,宣和帝的视线、又重新投放在了手中那支金钗上,含苞待放的花蕊、如同她那年出嫁时的娇羞、那一抹绝色的红、至今,

    让人、记忆深刻

    “朕不放心,朕要防着,倘若这一百担粮食到不了、就连太子的也难以到位,朕、不能让老六难做,银子,是一定要送到他手上的。”

    “皇上,是要怎么去送这银子?”

    许是盯的手里的东西时间长了,宣和帝只觉,就连眼睛都有些模糊不清了。

    “派宋湳去一趟吧!”

    宋湳?

    唐广之心下一震、随既赶忙出声道:

    “皇上此事万万不可啊!宋湳切不可离开您半步啊!”

    宣和帝的势力本就不大,而这些暗卫做为暗黑中唯一效终于皇上的,更是要时时刻刻护在他的周边儿,以确保他的安全。

    “不用,还没有人敢对朕动手。”

    宣和帝这是,已经决定好了的,他可以冒这个险,可是伺候在他身旁的唐广之、却不敢冒这个险,

    唐广之捏紧了手中的浮尘,就是因着自己是个奴才,所以,想要保住自己的这颗脑袋,就更加的不容易。

    “皇上诶!您是天下的皇上啊!切不可因着这件事情、便让自己身处险境啊!这送银子的谁都可以、偏偏要找宋湳吗?即是要偷偷的送去,找个不起眼去了也就是了,谁会注意着啊!没准,还能更好行事呢!”

    唐广之刚刚说完、随后就听一门外的小太监轻声来报、

    “皇上,皇后娘娘来了,现下已经到了宫门口了。”

    手中的动作一滞,而后默默的将定西收了、出声唤道:

    “迎她进来。”

    宣和帝出声吩咐了,唐广之便赶忙恭身、候在门口迎接皇后娘娘,

    皇后今日的心情甚是不错、一进门、便春光满面的笑的一脸的和蔼、

    “臣妾给皇上报喜了、”

    一进门就来了这样一句,竟是连礼仪都忘了去,宣和帝瞧着并无多少言语,看不出喜怒的张口道:

    “最近并无什么大事儿,也没有要庆贺的好节日,皇后一进门便说着这样的话,朕倒是有何喜可贺?”

    “皇上,臣妾今日来就是来给皇上道喜的,文嫔、今早没有胃口,闻到那掺了肉的糯米丸子、隐隐的有些恶心、找来太医一瞧、竟是有了一个月的身孕了。”

    皇后笑眯眯的一席话说完,随后就见宣和帝平静无波的脸上、随即便露出几分惊讶,而后又转变成了惊喜,紧接着便见他腾的起身、背着手在书案前、来回转着、

    “好啊!好啊,这媛儿真不枉朕白疼她一场啊!好好好好啊!唐广之、”

    瞧着宣和帝高兴的打着转儿,唐广之哪里敢迟疑、当即上前高声回着:

    “奴才在、”

    “你、即刻去内务府,赏十匹织云锦,一对南海夜明珠,一对赤金鹤型小香炉,并叮嘱她一定要好生休息,切不可劳累了去,朕稍后就去看她。”

    得了宣和帝的旨意、唐广之哪里敢有半丝的迟疑,当即低声回着:

    “奴才这就去办。”

    吩咐完唐广之,宣和帝的心情依旧无法平静的、甚至是嘴角都少有的带了些许来自真心的笑意,皇后也跟着笑意连连的张口道:

    “就知道皇上听了这个是高兴的,文嫔本是要亲自来将这个好消息告诉皇上的,可是太医说、她这才一个月不宜大肆动作,还是好生静养对我好,所以,臣妾便提她来给皇上送信儿来了。”

    “好,这个信儿皇后送的好啊!前些两日朕才刚刚册封了文嫔,不想今日她就带给朕这样的喜讯,好好好,这、真是双喜临门啊!哈哈哈哈哈、”

    宣和帝说着、便又绕了回、去重新坐在那赤金的龙纹椅上,心情大好的吩咐道:

    “皇后也坐。”

    “谢皇上、”

    因着宣和帝高兴,皇后也跟着高兴,至少从面儿来看确实如此、

    “怎的不见有人上茶?莫不是这承乾殿的奴才,竟然还学会了偷懒?”

    初听这话宣和帝并未在意,倒是立时杨声对着殿外吩咐着、

    “上茶、”

    皇后一听立时温和的笑了两声,而后出声解释着、

    “皇上这是误会臣妾了,哪里是臣妾渴了,臣妾这是怕她们伺候皇上不周啊!”

    话落,便瞧掀帘进来的是唐广之的手下,小春,这茶竟是他亲自端进来的,

    这刚刚晋升不久的御前女官,果真是偷懒去了。

    皇后说完并没有得到宣和帝的回答,或许是此时的宣和帝心底、还停留在文嫔有孕的喜悦中,对于皇后的话、就如那一缕秋风吹过则散、并没有惊起多大波澜。

    皇后接了茶、瞧着宣和帝随手接了茶、依旧是满脸笑眯眯的神色,皇后垂眼、双手漫不经心的掀动着手里的茶盖、在抬眼的时候、面上神色到是暗淡了不少、只是瞧着到还是一片的温和之色、

    “皇上、今日一早臣妾来程乾殿的时候、您与安国公正在商议要事,故而便没敢竟来打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