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宫闺记事 > 第七十二章 查
    沈二锦避重就轻的只说了送她出宫,对于自己是被配尚方司一概不提。  说完见她眼神似有所波动,半响后燃起了一丝希望。

    “能查出来吗?”

    “不知道,但是你可以说说自昨日它进来都有谁来瞧过它,有没有碰它?”

    沈二锦先从接触它的人着手,然后在一一排除只要是碰过它的都有嫌疑,至于能不能查出来……谁知道?

    “除了咱们几个人,就只有白宁来瞧过,我一只看着从没让她动过。”

    “那……今早你是怎么现它、呃!断气了的。”

    沈二锦稍稍注意了措辞,愣是把将要出口的死字改成了断气,好歹它也是鹦鹉界贵族啊!不能太随意了不是。冬青听闻眼神黯淡下去。

    “今早我本想找些吃食来,含瑶却突然叫我去取一件娘娘的手帕,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在等我回来这鹦哥儿躺在那稍稍扑腾了几下翅膀便在无动静了。”

    “含瑶当时在哪里?可还有别人来瞧过?”

    如今含瑶的做法的确值得怀疑,问完便瞧见冬青眼神闪烁、对着门口张望一眼,看着沈二锦的眼神有些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就直说,当然、如果你想被赶出宫去不想说我也不会强迫你。”

    这话果然奏效,说完就见她不在犹豫微微前倾声音极小的说道:

    “我怀疑有人对它动了手脚,当时的状况就像我家鸡仔被老鹰捉住挣扎的时候掉落的羽毛、若是病死的怎么会掉毛儿呢!”

    说的如此明显,她就是在怀疑含瑶,看来不管正主儿是谁,含瑶都脱不了关系了。

    稍做思考沈二锦便提着笼子出了毓秀宫,直奔尚食局而去。到了尚食局寻了正在择菜的甄玲珑,想要请她帮帮忙。

    “玲珑,我来找你帮个忙。”

    甄玲珑眼也不抬的继续着手里的动作,隔了一会儿才听到她的声音。

    “你竟然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还挺稀奇。”

    沈二锦知道对于昨天到的事儿她心里不痛快,今日来正好谈谈此事。

    “我今日来就是要和你说昨日的事儿。”

    说罢随手放下手里的东西,抓了一把绿油油的韭菜跟着择了起来。

    “昨日我听人说了乐坊的歌姬,晚上仔细想了想,若想让皇上赦免张家,最好的法子不是说咱们去求情,而是、皇上自己张口。而乐坊作为时常能跟皇上见面的特殊存在…………”

    意思说出来就好,只是这样的法子若说白了,就是让张姑娘去以色侍君,说了到不如不说。说完却有些后悔,有些紧张的瞧过去着实怕她生气。甄玲珑专注手上的东西,越是不说话沈二锦便越紧张。

    “乐坊那个地方,你觉得张小姐会去吗?这个法子确实比找春柳有效,昨日我也是乱了方寸,现下春柳都自身难保,怎么还有能力去替她说情。”

    忽闻这句沈二锦终松了口气,不责怪她便好。

    “刚刚的话就当我没说,我会在另外想法子。”

    甄玲珑闻言终转头忘过来,脸色比之刚刚明显有所好转。

    “你说的也不失为一个法子,只是依着她的性子大概是不会答应的。”

    说罢展颜一笑,瞧在沈二锦眼里却是苦涩居多。

    “不说谢谢了,对于昨天的事儿我也不会道歉。”

    沈二锦微怔片刻后明了她的意思,瞬间心情大好。或许只有朋友间不用道歉与感谢。

    甄玲珑说完才记起她来的目的,当下问道:

    “你来这要我做什么?”

    沈二锦把笼子拿到她面前,指了指这个就见甄玲珑一脸茫然。

    “这只鹦鹉是黄美人的宝贝,现在离奇死了要我查出它死因,所以要你帮忙找一位大厨,看能不能瞧出它的死因。”

    甄玲珑闻言眼中的茫然立时被惊讶所代替,瞅着那笼子声音都带了质疑。

    “你、这个能瞧出来吗?”

    “看看吧!有个结果总比没有好。”

    甄玲珑点点头转而扔了手里的东西进了屋子,没一会便跟着一位四十来岁的妇人出来,那夫人一双袖口都挽到了胳膊肘上,身体微微臃肿,脸上略有些不耐。

    “看什么?赶紧拿过来我还忙着呢?”

    甄玲珑赶紧上前接过鹦鹉送到她面前。

    “就是这个,劳烦妈妈给瞧瞧。”

    妇人只撇了一眼便肯定的下了论断。

    “掐死的,那脖子上的毛掉的那样多一看就是掐死的,好了我回了。”

    这样度,甄玲珑赶紧低头道谢:

    “谢谢妈妈。”

    “谢谢妈妈。”

    沈二锦在后边儿紧跟着道谢,心下却很是佩服。

    “这妈妈太厉害了,一眼便瞧出来了。”

    甄玲珑到觉得没什么可稀奇,瞧着她两眼放着崇敬的光芒出声提点着:

    “赶紧的收起你那目光。”

    “好,那我先回去了,改日再来找你。”

    甄玲珑挥挥手意思是赶紧走吧!

    自尚食局出来远远便瞧见明皇色鸾凤椅,由四人抬着缓缓驶来,两边儿各跟了两名桃色宫装婢女,只瞧了一眼沈二锦便跟着周边儿路过的宫女太监跪了下去。轿椅在离沈二锦三米的距离忽停了下来,少倾便传来一声低柔问好之声。

    “嫔妾给皇后娘娘请安,不知皇后到来故而接驾来迟,还请皇后赎罪。”

    闻言坐在轿椅上身穿绯色宫装的皇后娘娘,眼尾轻挑不屑的望去,及肩的金步揺随之晃了几晃。

    “玉嫔久居宫中,这日子……过的可还好。”

    “回皇后的话,还好。”

    皇后闻言眯眼盯着跪在身前的女子瞧了一会儿,半响这才伸出带着鲜红色丹蔻的手轻轻抚上了轿椅,看似漫不经心。

    “玉嫔过的不错,却不想你那好儿子在外边儿……过的跟不错呢!”

    话音刚落满意的瞧见玉嫔身子颤悠悠的晃了一晃,眉眼微转便瞧向了左手的丹蔻。

    “皇上隆恩,这次的寿辰皇上没准会格外开恩喧他回来,至于在外间儿惹得祸事、回来定少不得要惩戒一番,虽说这样可好歹你们也能见上一面了。对了、六皇子离宫几年了?”

    状似不经意的询问,玉嫔却回的谨小慎微,低着头道:

    “回皇后,八年了。”